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弦飞

  陈奇意一番话使工作室的老板们误会了,连带着非常逆天误会了,再紧接着连顾飞自己都误会了。电话里老爹催命一样的语气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急忙忙就冲回家去了,结果这一冲就没见回。弄清了来龙去脉之后,顾飞也为这结果感到满意,当然也探听清楚顾家没有参与网游生意的打算。正准备给佑哥打个电话说明一下呢,老爹动作更快,直接把他关小黑屋了。

  说是小黑屋,其实就是练功房。里面琳琅满目的兵器挂得满墙都是,随便取一个下来都能耍上个把小时。一日三餐是直接送到练功房来的,连以前的加餐制都恢复了,老爹亲自监督。顾飞连瞄一眼手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甚是无奈。自己什么都没说就消失了,公子精英团的其他人不说,佑哥那个杞人忧天的不知道会不会去失踪人口档案库找自己。

  只有代人传话。可是这个人找谁好呢?顾飞边踩着步法边思考着。其实自己身边就有一个,但他直接排除了。百世经纶也和他一样被关着,而且由于暂无名气,是个潜力股,监禁等级比起顾飞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陈奇意……这会应该也把儿子丢给老婆打太极呢吧!

  “唉……”顾飞思来想去,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最不靠谱的人身上。

  一阵子下来,顾老爹看出顾飞并没有别的心思,监禁也放宽了一点,但也就仅仅是顾家大院范围内。顾飞因此得以在餐桌上用餐。这天桌上,顾弦一而再再而三地接收到某人的暗示,翻了翻白眼,懒懒地起身:“我吃完了。”就往门口挪去,顺势搭上了顾飞。顾飞紧跟着起身一起挪了出去。

  “做什么?”顾弦单刀直入。

  “进游戏,帮我传个话。”顾飞也不含糊。顾弦连白眼都懒得翻了,他就知道没好事。

  “你现在在哪个城呢?”顾飞问。

  “白石城。”

  顾飞无语,合着这么久他就没挪过窝。“传送卷轴吧,隔着两个城呢。”

  “我直接消息不行?”

  “他们都不开好友……”顾飞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结果顾弦当机立断:“拒绝。”

  顾飞急了,自己那一帮哥们还眼巴巴地等着呢!忙道:“你可以去拍卖行买几个传送卷轴啊,问下别人邮箱的坐标,直接传到邮箱。然后随便找个云端城的人给你填下小雷酒馆的坐标,寄回来,飞过去。完了还可以直接飞回原地,多好!”顾飞连路线都替他想好了。

  但是这在别人看来无比快捷便利的办法放顾弦身上,就俩字:“麻烦。”

  顾飞本想说“来回机票报销”,却忽然想到这么一个天天强行下线的人怎么会在乎这个。威逼?顾弦还没被逼,他就先被自家老爹锤死了。利诱?有顾家这背景还有什么东西诱得到他,在床上挺尸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了。顾飞绞尽脑汁地想了半天,终于是败下阵来。

  顾弦看着对方无计可施的模样,心下暗爽,慢悠悠地又蹦出几个字:“不过……”

  顾飞一听果然还是要谈条件,警惕地竖起了耳朵。总不会是什么宵夜归我这样幼稚的玩意儿吧。

  顾弦果然没让他失望:“每天送我回去。按摩。”

  前一个要求不难办到,而那仅有两个字的后半句才是关键。顾飞咬着这诡异的字眼重复了一遍:“按摩?”得到顾弦肯定的答复。

  二人私底下的交易到底还是达成了。顾弦由于天生懒惰,被安排了几个按摩师好保证他的肌肉不要老化得太厉害。顾飞也时常接触到,陌生倒说不上,基本的手法看看也懂,只是感觉怪怪的。尤其当对象是顾弦的时候,那种被坑的感觉挥之不去。

  “那里,对……肩膀……嗯……可以加重一点……”顾弦趴在床上哼哼唧唧,“……靠,你是在擀面么?”

  顾飞被颐指气使早憋了一肚子火,恨不能一巴掌拍得顾弦一个月出不了病房。他黑着脸又狠狠蹂躏了几下顾弦的身板,起身拍手道:“行了吧?赶紧滚去游戏。”

  顾弦呻吟着爬起身。一边抱怨顾飞下手太狠,一边爬进了游戏。一个游戏只限一个账号,顾飞不可能登录他的号去检查工作,只能等比武大会结束后亲自向佑哥打听。如果顾弦这家伙胆敢欺骗自己的话,顾飞发誓自己绝对天天五点半来掀他的被子拖去跑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间断的那种。

  他当然不知道顾弦身上根本没钱买卷轴,两个城的距离一步步愣是给他走完了。

  他也不会知道顾弦数次打开电脑就是为了搜索视频法师的资料。

  他不可能猜到顾弦这样一个嫌麻烦的人怎么会为了帮他跟对方整个行会翻脸。

  他更没听见比武大会结束的一瞬,那一声低低的笑和一句由衷的赞叹。 

  啧,不愧是我弟弟。 



fin.

热度(67)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