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平柯】从寝屋川市到米花町 [Fin.]

· 平柯友情向

· 建议配合bgm V.K克《十亿光年的距离》食用

· 因为手机有要瘫痪的危险……赶紧发了




《从寝屋川市到米花町》



  A0

  第一次乘坐新干线是什么时候?

  ……时间太久,记不清了。

  B1

  “喂,工藤,工藤,工藤?工——藤——!喂,你在听吗,工藤!”

  “……啊,抱歉,听着呢。”

  “你在干什么啊……”平次不满,“问你的事情还记得吗?”

  柯南回忆了一下,“呃,是说世良真纯的事吧,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但怎么都想不起来……服部,你有印象吗?”

  “没,没见过的面孔。我以前可是很少去东京的。”平次说,“要说哪里有点熟悉的话,那家伙倒是跟越水七槻有点相似。”

  越水七槻?那女生好像是冒牌导演拍摄侦探甲子园时的……

  “只是气质相像而已吧。”柯南换了个话题,“所以,你这次打电话又有什么事?该不会只是为了问世良的事吧。”

  平次笑道:“不是不是~我说,你什么时候再来大阪?过几天不是昭和日嘛,有四天的假期*,我不是一直说要带你去吃大阪的什锦煎饼吗,怎么样?”

  柯南死鱼眼道:“什锦煎饼……啊。”似乎想起了什么很不愉快的回忆……

  “……啊。”

  “确定?”

  “哈……哈哈,当、当然啦!”

  “呵呵。”

  “……”平次干笑着打圆场,“那个,和叶那天有事来不了,这次我就用摩托载你去,很快的,我保证。”

  说起来,平次还是在第二天知道某人饿了整整一天的事情,当时柯南正在吃早餐,平次隐约听见电话另一头侦探事务所的那位小姐念叨怎么今天小孩的胃口出奇得好。

  他……他还能说什么呢。

  “我问问大叔他们有没有安排,没有的话我们就买票吧。”

  “好!那工藤,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

  新干线到站后,服部平次走下了月台,长叹一口气。

  结果,到最后。

  买票的人依然是自己……

  A1

  新闻社团的人找上门时,平次刚刚解决完一个密室杀人案——跟外交官杀人事件一个手法嘛,那还真是很久远的事件了。周围看热闹的学弟学妹们还没散去,一个戴眼镜的清秀男生挤开人群凑到了他面前。

  “是八卦访谈啊……”

  “很多您的粉丝对此都很感兴趣呢。”

  “诶,是、是这样吗?”

  一旁的和叶小声哼了一声。

  访谈约在改方高中学院下周的社团活动上,新闻社的人表示只聊日常不谈工作,让大家了解了解“真实的服部君”。顺带一提访谈会刊登在校报上,一开始听到会上报关西名侦探还吓了一跳——上次的所谓寻找初恋情人的事还被臭老爸说教好一通憋了一肚子气,到头来要找的人一直就在自己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喂平次,今天怎么这么快就破案了?”和叶问。

  “白痴,平常也很快的!今天是例外。那个犯罪手法以前碰到过差不多的,答案马上就出来了。”

  “以前?什么时候?”

  平次闻言一顿,“这个啊,好几年前的事了。”

  外交官杀人事件吗……他抬头望着天空。

  有点怀念呢。

  B2

  他不止一次觉得东京的治安乱得有些过分,不然为什么每次两人电话里PK案件数时不是打平就是自己输。所谓的“瘟神”也许不是沉睡的小五郎,而是那个小学生吧?这下可好,在昭和日的前一晚遇上一桩抛尸案被犯人发现,躲避子弹时不幸地滚下山坡摔伤了腿……听到消息时他简直哭笑不得,当然首要关心的是好友的平安。小兰说他已经睡了,医生说这几天不要下地比较好,抱歉啦服部君。他说啊没关系,我们过去就行了。

  柯南还不知道平次过来的事,他是睁眼后才想起要告知大阪的友人一声才行。结果电话拨出四秒后那个友人拿着手机出现在了门口。

  “……咦?”

  “早上好啊,工藤。”平次关上手机,顺手把门带上。

  柯南睡眼惺忪:“你过来了啊……抱歉。”

  “这有什么可道歉的。店子没那么早开门,今早上我特意起了个早,把老妈教我的什锦煎饼从大阪带过来了哦~”

  “……你做的?”

  “那当然。”平次像是炫耀什么一样竖起食指,“虽然可能没有原版那么美味,但有总比没有好,对吧?”

  柯南眨眨眼:“嗯……说起来,和叶呢?”

  “和小兰一起去买菜了。”

  “哦。”柯南小心地站起来。

  “喂喂,能走路吗?还是要我帮忙?”

  “没那么夸张啦。”他一瘸一拐地走到门边,“等等,好香?”

  平次帮忙把负伤的名侦探扶到卫生间,说:“你家那位帮你熬了粥。你先洗吧,我去帮你热煎饼。那个……厨房在哪?”

  “那边。你知道怎么用微波炉吧?”

  “废话,这又不是做饭……”


  A2

  正在整理纸箱的人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发问人。

  “下厨?”

  “你说到时候他们问起服部会不会做饭,他会不会不好意思啊?毕竟伯母和你都很擅长这方面。”

  “怎么会呢~那家伙心里肯定想的是‘做饭这种事果然还是女生比较擅长’之类的。”

  “也是,反正有和叶你在他身边,完全不用担心。”好友揶揄道。

  “哪有……”和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忽又道:“啊,不过平次以前也下过厨的。”

  “真的吗?他做了什么?”

  “这个嘛……”和叶偏头想了想,“糟糕,过了太久,忘记了……”


  B3

  刚出锅的佳肴向外散发着热腾腾的蒸汽,虾仁、明太鱼、以及蟹肉的海鲜味儿和高丽菜的爽口清香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红与绿的极致搭配,色彩缤纷。煎饼金黄色的外皮令人垂涎三尺,入口香脆。覆盖在煎饼表面的土黄色柴鱼片配上少许日式酱油的作料,将视觉效果和口感纷纷衬托到了极限。为腹中空空的人端上这样一盘美食,再配上一碗清淡的白粥,真可谓人间仙境……

  ——虽然很想这么说就是了。柯南苦笑。

  “我说,什锦煎饼这种小吃东京也有啊。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大阪……”

  “什么话,”千里迢迢赶来的客人不满道,“Okonomiyaki(大阪式什锦煎饼)和Monchayaki(东京式什锦煎饼)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既然是特产当然要吃得地道。”

  “……”柯南无言以对,低头继续就餐。

  “这是上个月老妈教我的。呃……怎么样?”平次小心翼翼地问。

  不怎么样,煎饼技术欠缺火候干瘪无味,虾仁上有些微虾皮碎屑,酱油放得过少,不合东京人的口味,再加之冷过又加热使其失去了新鲜口感……

  “工藤……?”

  “还不坏。”他笑着说。


  A3

  改方高中还是老样子,外观看起来并没有多大改变。平次提早了点时间过来,顺道在母校四处转悠。他今天穿的是绿白相间的夹克衫,里面是米黄色的打底衫,搭配常穿的牛仔裤和运动鞋,还有一顶万年不换的棒球帽——这是他个人穿得最舒适的风格,也是学弟建议穿得随意点,不必那么正式。社团活动的这天下午人异常得多,他穿过人群时瞥见了好几个陌生的社团名。

  “空手道……侦探……竟然连料理都有。”他心道,“这些都是我毕业以后成立的吧。”

  那个戴眼镜的学弟在新闻社等着他——没记错的话这也是个新兴社团——平次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一番介绍寒暄后说明了下采访事宜,途中打发了几个签名,采访这就正式开始了。

  新闻社的人不多,但慕名前来瞻仰偶像的学生不少,围观群众不比案发现场少。平次倒是见怪不怪——比这更大的场面都见过了,小意思。

  负责采访的学弟把录音笔摆在桌面上,举手示意大家安静。

  “很高兴我们这次能够邀请到服部前辈,众所周知他也曾是改方高中的一员,并以‘浪花城的高中生侦探’闻名。”他顿了顿,“现在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生活中的服部前辈。”他转向平次,“由于征集的问题比较多,那我们就随机抽取部分来进行回答,可以吗?”

  “行,没问题。”

  “那么第一个是——”他从桌子上抽出一张卡片,“第一次乘坐新干线是什么时候?”


  B4

  小兰和和叶进屋时,正撞见某人把小学生拎在手上就差没摇衣领的一幕。和叶一巴掌拍开平次的手,埋怨你怎么对小孩子的,人家还受伤了呢。

  小兰把购物袋放在一边,问:“发生什么了?”

  柯南瞪着一双死鱼眼不做声。平次立刻揽过前者肩膀打哈哈:“没事没事,只是开玩笑啦,这小鬼突然说了些让人误会的话……”边说边揉乱了柯南的发型,“那我们先回房了,桌上的东西麻烦你收拾一下啦!”

  “哦……”

  平次抱着柯南离开时顺手从桌上拿了个什么东西。随着砰一声门响,留下客厅里两个女孩面面相觑。

  “喂,工藤,解释一下。”门内平次正一脸不爽地举着刚才拿进来的手机。

  “解释什么啊,灰原昨天过来把手机落了而已。”

  “铃声!!把那该死的铃声给我换掉!!!”平次压低了声音吼。

  原来刚才二人在餐桌上聊天时,突然被一阵铃声——确切地说,是被一声怒吼打断了。而最关键的是,那不是别人,正是平次自己的声音。至于内容……大家懂的。

  “行啊,只要你破得了密码。”柯南一脸坏笑,“灰原的密码连我都不知道。而且,你要是真破了……呵呵,后果自负。”

  看着好友忽明忽暗的脸色,柯南又好心提醒了一句:“一会儿我要去博士家把手机还给她,到时候你自己跟她说吧。”

  平次叹了口气。

  “说到底会有现在的情况都是你的错!”

  “光彦的手机自带录音功能,怪我喽?”

  “……”


  A4

  O:第一次乘坐新干线是什么时候?

  H:新干线啊……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有记忆的第一次是在八岁左右吧,也可能更早。

  O:第二个问题……请问您除了推理和剑道还擅长什么呢?

  H:摩托车,潜水,英语,滑雪,国际象棋,装蒜……

  O:(笑)这个也算啊。

  H:那当然,论装蒜我可是日本第一。

  O:对了,听说服部前辈英语很好,来说两句如何?

  H:Therefore, since brevity is the soul of wit, and tediousness the limbs and outward flourishes.(简扼乃机智之魂,而冗言即无用之外饰。)

  O:看来采访结束后我需要查英文词典了(笑)。

  H:其实就是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

  O:下一个……哦,这个有点意思,请问服部君找到初恋情人了吗?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H:这个已经找到了。但是结、结婚这种事……还太早了吧!

  O:哈,前辈意外得纯情呢。嗯,那么……请问您有没有遇到命中注定的宿敌或搭档呢?

  H:宿敌暂时还没有。搭档的话肯定是工藤没跑,那家伙同时也是我认可的对手。

  O:这么说起来,二位常常被拿来相提并论呢,像是“关东的工藤,关西的服部”这样。

  H:应该反过来才对。

  O:第五个问题……呃……

  H:怎么了?

  O:……这个问题可能会有点冒犯,您可以选择不答——听说服部学长很喜欢和小孩打成一片,关于之前报纸上刊登的信息,那个与您交好、姓江户川的小孩在‘那次大事件’中遇难的事……是真的吗?


  B5

  在平次的坚持下,负伤的小侦探被他一路从毛利侦探事务所背到了米花町的博士家。出乎二人意料的是,少年侦探团的剩余三个小鬼也在这里。

  “咦,你们不是要去踏青吗?”柯南问。

  “可是柯南受伤了啊!”步美说,小哀轻轻笑了声。“而且那里刚刚发生那种案件,总觉得有点可怕。”

  “那么,我的手机呢?”小哀伸出手。柯南斜眼看了平次,后者陪着笑凑到小哀身边:“大姐头,跟你商量个事……”

  阿笠博士和小朋友们过来关心了下柯南的伤势,之后小朋友就跑去看假面超人了。正有一搭没一搭跟博士扯着淡,就见关西名侦探耷拉个脑袋回来了。

  “看样子是交涉失败了啊。”

  “唉……”平次懊悔不跌,“一失足成千古恨呐……”别说,他堂堂一个心高气傲的名侦探竟也和工藤一样拿灰原哀没办法。

  失去了踏青这项活动后,孩子们的室内娱乐就只剩下动画片和游戏机了。平次看着不远处在沙发上打闹一团的家伙们,忽然弯下腰。

  “工藤。”

  “嗯?”

  “现在问可能有些突兀……你有没有想过等你恢复身体后,他们怎么办?”

  柯南一愣,“是啊,那个时候,江户川柯南就消失了……我不可能分饰两角啊。”

  “诈死?”平次出馊主意。柯南白他一眼。

  “白痴,怎么可能。”他转头看着那群孩子的背影,“那样对他们来说也太残忍了……那个时候,大概就是‘江户川夫妇把柯南带到很远的地方去留学’这样子吧。”

  “……”

  平次欲言又止。小姑娘的声音恰在此时响起:“柯南!快来看博士的新发明!”

  “嗯,就来。”柯南转向身边的人,低声道:“到时候,记得帮我保密啊。”

  那人顿了一秒,笑了。

  “交给我吧。”


  A5

  采访结束后平次径直回到了家,算上来回路程一共耗去了四小时左右,总计二十个问题。新闻社的人看起来收获颇丰,并欢迎他随时回来母校走动。

  校报每月底发行一版,现在是中旬,有足够的时间为本次采访润色。至于标题他们在采访途中就敲定了:致现在的你——走进浪花名侦探的世界。

  的确,问题大都是些日常琐事,更显真实。但有一两个却唤起了他心底深处的记忆——不是禁忌,但足够久远。

  “大事件”发生在2016年3月,而现在是……他揭开日历。

  2018年5月11日。

  因为想起了一些事情,他的眼神变得柔和,嘴角也弯起弧度。

  那个名叫柯南的小鬼头已经很久没跟自己一起破过案了——今后也不会。


  B6

  除非逼不得已,有些事情他永远自己扛着,工藤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便是对自己,他也总有所保留。

  如果说侦探是一个需要理性的职业,可是担任这一职的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类,那么如何分配理性和感性就是一项技术活了。大部分侦探都是理性居上,比如白马探。而服部平次……他更多时候凭直觉行事,也就是感性多一些。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总是正确的。

  那一段时间柯南和阿笠博士以及FBI正在为对付黑衣组织做各种准备,平次的突然造访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不愿把对方卷入到这一战中来,或者说,还没想好如何在保证对方安全的最大前提下请求他的帮助。然而傍晚时分那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从包里抽出一纸信封,说我不问你就不打算说了是不是?信封的署名赫然是Vermouth。

  柯南一愣,然后释然地笑了。

  双方都是聪明的人,大体计划、人物资料、关键点、需要注意的事项等等,半个小时便已全部说明完毕。比起上回满月之夜不痛不痒的工藤新一cosplay,平次感觉这一刻比任何时候都接近真相。

  将近午夜时分,博士在外面待机已久。临走的时候平次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叫住柯南,从脖子上取下一个东西,好好地给小孩戴上。

  “一定要回来。”他说。

  柯南握着那个装有手铐碎片的护身符,被紧张占据的身躯突然多了一丝安心。

  “——好。你也小心。”


  A6

  ……

  嗡——

  耳边隐隐传来一阵嗡鸣,是高铁进站的声音。和叶靠在出口旁边的墙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校报。

  “浪花名侦探……平次,这是你上次那个采访吧?”她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人。

  “是啊……别乱动,都快破纪录了。”和叶闻言忍不住看了他手机一眼。

  “你啊,不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吗,明明小聪在这里的说。”

  平次稍微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一个身高到他腰部的小男孩正眨着眼睛望他——川口聪,今年十岁,刚升上国小四年级,对和叶姐姐的喜爱不减反增,嗯……而另一方面,没见到柯南是他心中一直存在的遗憾。

  麻烦啊……平次在心中叹了口气,合上手机盖蹲下来:“小聪平时在学校哪门比较好啊?”

  “国文。我也想变得像柯南那么厉害。”

  “哦?是吗,可是要当侦探需要的可不只是国文哦。”平次郁闷,又是一个不把我放眼里的家伙。

  眼见两人慢慢开始聊了起来,和叶微微一笑,继续阅读采访的内容。“话说回来,平次……”她晃晃报纸,“柯南的那个问题你怎么回答的啊?人家只是去国外养伤留学,哪里遇难了?”

  平次白了青梅竹马一眼,“白痴,那个报道是故意的,而且我要是讲得跟报道不一样,肯定又会有更多的麻烦。”

  江户川柯南原本就是不存在的人,还是让他在外界眼里消失吧……这是那家伙的意思。

  只是可能要对他身边的人说些谎了。


  ——从您的同龄人口中,我们可以得知您是个易情绪化的人,那么请问您有没有对自己的冲动感到过后悔呢?


  伴随着又一阵鸣响,新的列车驶进了本站。旅客们纷纷下车,往各自的目的地行去。小兰打开手机,给好友发了封简讯,通知对方他们已经到站了。

  “对了,说起来,你上次偷偷把校报寄给谁了?柯南吗?”


  ——不,从来没有。


  “你干嘛偷看啊,白痴!”

  “谁偷看了!那么明显!”

  “那还需要什么?”川口聪追问。

  “呃……那当然是缜密的逻辑、谨慎的思维、庞大的知识储备量……”


  ——在采访的最后,就请您与大家说一句话作为告别吧。


   刷票,闸门打开。


  ——……我很高兴,与拿着这份报纸的你相遇。


  一份校报轻轻打在棒球帽的前沿,平次扶正帽子错愕地抬起头,一个与小孩非常相似的青年面孔映入眼帘。他一手插袋,略弯着腰,对他露出了熟悉的微笑。

  “……又见面了,服部。”



Fin.


· AB分别对应“After”“Before”

· 昭和日连放四天是因为那四天正好都有节日,但高中生放不放就不清楚了

· 虽然很想让服部拽一句埃勒里·奎因的名句,但搜遍全网都没有他的英文原句。只好上了莎士比亚……

· 查资料时意外发现,新干线的第一条路线就是连接东京与新大阪之间的东海道w

热度(55)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