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刘王】画骨 [Fin.]

· 2015大眼生贺,提前发了。王队生快(*^__^*)

· 私设满满

· 夹带大量济柳

 

《画骨》

 

  刘小别站在走廊。

  口袋里除了一张账号卡和几枚硬币几近空空如也,一枚圆形金属片在掌心攥紧又松开。他拾掇下衣领,顺着发型,右手边一扇门打开,袁柏清的脑袋冒出来朝他扬眉毛,带了三分同情七分嘲讽——哥们,还杵着呐?刘小别顺手砸了个硬币过去,袁柏清麻利地接过,又缩了回去。

  重新平复心情,他敲响了面前的门。

  微草战队在联盟以严格著称,其具体表现在其俱乐部的人员表现记录上,在所有战队中是违纪次数最少的一支。而这其中刘小别贡献了相当可观的一部分。

  违纪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只是单单想到微草队长那犀利的大小眼就足够令人压力山大了。

  王杰希打开门,看见刘小别并不意外,侧身示意他进来。刘小别站在房间中央,心跳的声音震得耳膜疼。房间是个人领域,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专属房间,别人没事也不会去打搅。而王杰希的“个人领域”,他无疑是来得最多的一位,没有之一。可不管来多少次,那份紧张就跟第一次来访时候一样,毫无减退。次数多了,连队友都笑他欠虐。梁方说你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呢么,刘小别不答,操纵飞刀剑击杀对手。

  他不是个怕生的人,随便进哪个队员的房间即是方士谦他都没半点后辈自觉,唯独王杰希那儿,无论经过多少次,闯入多少次,始终无法做到平常心待之。其实这毛病不只他一个人有,是全微草共享的DEBUFF,这么想来心里倒平衡了些许。只因那是王杰希,于他,于微草,都是神之领域。

  他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刘小别一进门就看见了。王杰希平心静气地说了他几句。刘小别只顾得点头,不敢直视队长,目光下移到了那人的手上。

  ……这人的手,咋这么好看呢。

  王杰希好像没发现刘小别的出神,他把手机交还给他,像之前每次那样叮嘱道:下回注意。

 

〖中间色〗

 

  有的人紧张皆因陌生的环境,熟悉后方能出入自如。刘小别正式成为微草战队一员那天睡过了头,第一次去找王杰希那天在门外站了五分钟。这么些年过去他不再迟到但其他小错从未间断,这么些年过去他每次依然要固执地站上五分钟——

  不对,有进步,是四分四十七秒。

  袁柏清扬扬手中的秒表,刘小别面无表情一把抄走。

  刘小别进入微草训练营那一年正值第五赛季。他是他们那一届里最出色的学员,原因很简单——因为那超乎常人的手速。

  听到报告的王杰希亲自下来见人,对战中刘小别一如既往地爆着手速。数年后的他在副本里向寒烟柔探寻如此手速的由来,答案果然是钢琴。他的手速和唐柔不同,一是天赋二是游戏——曾有一段时间痴迷于屡屡通关死亡打字员的挑战性与成就感。他打下良好的基础,在荣耀里混得风生水起,被星探挖来微草,踌躇满志满以为自己出师指日可待,不想一分钟内就在王不留行手下扑了街。

  王杰希站起,拍了拍发愣的他的肩膀,说,手速不是荣耀的唯一。

  那之后刘小别开始关注职业圈,开始扩大自己的眼界,开始认真地定位自己,年初时在目标一栏填上了王杰希的名字,没注意只能选择同职业的注意事项。那份表格方士谦看到了,倒是啥也没说。

  加入微草没多久,刘小别已经和队友“打”成一片——真的打,用账号卡。方士谦那时还没退役,身为一个奶无事可干,就跑到刘小别身后使坏。要不是看他是前辈,刘小别真想一口咬死他。那时候王杰希也在旁边,虽然都在训练室,不过是闲暇时间,也就没管,一个人在角落看资料。刘小别极其郁闷地在方士谦的“暗算”下又一次倒在大乾手里,黑白屏幕还没恢复就见使君子的邀战申请跳了出来。刘小别翻了个白眼。

  “刚才的走位不对,”正想拒绝邀请,一只手先他一步抓住鼠标点开回放。“这里,还有这里,如果选择侧绕的话,凭你的手速是可以牵制一下对方的。还有……”

  刘小别整个人有些僵,伸出去的手慢慢落在桌子上悄无声息。王杰希指点完后拍拍他肩,走开前不忘说老方也别玩儿了。

  使君子的邀战申请再一次跳出。刘小别没理,深深吸了一口气——艾叶涩香。

 

〖反光〗

 

  方士谦是袁柏清他师父。

  有人说袁小子技术没学到家他师父那臭脾气倒学了个十成十,还好毒舌技能没点不然十足的方士谦二世。袁柏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形象上接近治疗之神,岂不光荣?虽然这个接近的点有点不对,但这不妨碍他在刘小别面前嘚瑟。

  滚边儿去,心烦。刘小别把他轰出房间。

  嘚瑟归嘚瑟,但袁柏清一直有认真练习。努力在赛场上也现出治疗之神的风采,不然哪还好意思自称弟子?刘小别摘下耳机望着天花板,心想着,要不这个夏休期就不要了吧。

  刘小别是第七赛季选手,刚刚过去的一个赛季正好是微草冷不丁被蓝雨踩了一脚的当口,新赛季的第一件事就是复盘。期间出现频率最多的一个词为:垃圾话。

  联盟早期很多选手都保留了网游里一股子的野路子风,互相开嘲讽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儿,后来才慢慢转了正经风格。王杰希第三赛季出的道,接触荣耀少说也有两三年,赶了个网吧里互喷垃圾话时代的末班车。刘小别琢磨着这人指不定得是整个微草里除方士谦外最熟悉垃圾话的人,免疫力早就练到登峰造极。相比起来他们这些稚嫩的新人面对地图炮型对手真是渣到不行——比如黄少天,再比如黄少天。刘小别看了眼正被批评的梁方,徒生感慨。

  复盘过程气氛严谨但不低迷,俩月过去大家伙儿都能走出失利,准备跟着他们的队长迎战新的赛季。他没说大道理,也没有鼓舞士气,只是站在队伍前面,不亮,然足以让人跟随。

  王杰希坐在大荧幕旁边,光线昏暗只见着人的半个身子。他抬手对屏幕进行遥控,修长的影子拂过帽檐,落在王不留行的眼角。

  刘小别扣起了食指,轻轻划过下唇。

 

〖明暗交界线〗

 

  柳非婚礼那一天微草全员都来报道,甚至包括已退役的治疗之神和魔术师。王杰希退役之后就没再在公共场合露过面,即便微草队员也只是略微知晓这人现在正周游列国当中,跳弹得厉害。现在却也出现在了婚礼现场,下了飞机就直奔这里,一身风尘还未褪尽,换上正装倒显出几分而立之年的成熟。连新娘子都忍不住打眼多瞅了好几眼,转头悄声道,我想换新郎,现在还来得及不?队友笑她颜控没治,李济接受着众人的注目礼调戏,干咳一声,理了理身上新郎官装的领口。方士谦这时倒迤迤然走近,说换谁,我吗?这小子乳臭味干人穷志短的确配不上柳大小姐。

  柳非暗恋过方士谦,这在微草是个公开的秘密。不过这暗恋时间相当短暂,具体长短是从训练营到进入微草后的的两个星期,按她自己的话说是小女生情窦初开时瞎了眼把景仰当感情,对象还是方士谦。可见方士谦的男神形象崩塌得有多么厉害,这位可也是网游里野路子出来的,猥琐玩得相当顺手。柳非笑骂他边儿凉快去,这要换了一般人这么火药味十足的话儿早掐起来了。好在这里都是微草人,自家的方神什么德行他们都门儿清。

  刘小别来得较晚,门都没踏进就被袁柏清埋汰不重视队友,半个夏休期没见刘小别照样一肘子招呼。王杰希立在人群中,不打眼也不平庸,刘小别一眼就瞧见对方。王杰希许久没见队友,正含笑与高英杰寒暄,看见刘小别进门点头招呼了下,刘小别走近,这才发觉两人之间的身高差似乎又缩小了那么一点点。

  婚宴是个正式场合,刘小别当然不好再穿平素那些潮得不行的服装,临时从李济家扒了两件来救急,穿上身的他少了几分锐气,反添了抹稳重的色彩。王杰希多打量了年轻人几眼,忽的笑道:“小别也好久不见了。”

  刘小别回望过去,也弯了嘴角。

  李济和柳非确定关系是在第九赛季,其他人得知队里出了两个“叛徒”也是在那年的圣诞节——没办法,这两人平日练习打配合总是凑在一起别人也没觉出不对,等到发现了人家米都煮到一半了。

  平安夜那天王杰希提早了俩小时结束训练,让队员去放松放松,顺便准备晚上的小派对。刘小别闲来无事经过一个胡同口,正好撞见戴着口罩挑拣东西的王杰希。常年握鼠标的手在一堆小玩意儿间挑挑捡捡,手型优美又不同于女孩儿的柔美,老板可劲儿地在一旁推销手链类饰品。刘小别眼尖,看到那人手上已经拎了几种装饰物了,一想便知是为了今晚的平安夜。他看得出神,反应过来忙往暗处退了退,这儿又是一个小摊。本想只是装装样子,心念一动,买下个小玩意儿。

  王杰希付钱后转身正巧看见自家队员朝这边走来,意外地扬眉。“小别?”

  “队长,巧啊。”

  “买东西么?”

  “是啊,队长也是?”刘小别在心中唾弃自己,装,你可劲儿装。啊。

  “嗯,这些给一帆和英杰的。他俩关系好。”王杰希说。刘小别怔了怔。乔一帆,今年才入微草,从来没有得到过出场机会,存在感一直偏弱。王杰希每次节日都不会落下他,甚至还因他和高英杰的亲密关系在礼物上小做文章。

  这人真是……刘小别忽的笑了。

  “笑什么?”

  “没。”刘小别打哈哈搪塞过去。不小心瞄到队长说要送给队员的礼物有一个小巧的钥匙装饰品,心中突的一跳,攥紧了口袋里的物件。……刘小别,你想什么呢,那可是队长。只有心怀鬼胎的人才会紧张兮兮。刘小别想着,松开了手里的东西——他心里的确有鬼,没辙。反观王杰希,面容平静,显然不觉着自己选的有什么不对,都是日常的小玩意儿,心意到了就行。

  队长要送我什么?刘小别大着胆子问。王杰希也不恼,眯了眼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东西是被包装在礼品盒中送出的,和大家的一起收集起来放进大袜子准备连夜送到队长房门口。刘小别递出小小的礼物盒时手心尽是汗,又是紧张又是惶恐,用袁柏清的话说跟怀春少女没差。妈的,刘小别暗骂了一句。

  他这边再扑腾也暂时得不到答案,东西还跟袜子里躺着呢。派对进行到一半,刘小别忽然惊觉,自己忘了写名字。

  罢了,也好。他倒松了口气。

  柳非和李济互送的礼物不能更俗,一个送巧克力一个送玫瑰,这赤裸裸的闪光弹差点没让没有心理准备的微草众人直接致盲,FFF团成员好一阵混乱的鄙视。

  而后送上最衷心的祝福。

  司仪在场上念着烂大街的台词,俗是俗了点,但也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场合。柳非在忍笑,李济悄悄拉了她一把,这才端正了态度。微草众人占了一张桌子,是巧合是无意,王杰希左右分别是高英杰和刘小别。刘小别偶然瞥见那人的侧脸,看得很认真,眼里有光闪烁。

  以前懵懂的自己分不清感情之间的细微差别,待到能够明白了,对方却离开了身边,而今这个人终于又出现在视线里。刘小别一度想不管不顾地冲动一回,但这勇气转眼又被自己掐灭了火种。男人在面对喜欢的人时总是怂一些,只是他不是不敢,是不能。平安夜的礼物是他做过的最出格的一件事,王杰希的平静令人又忧又喜,他本没指望那人能明白,明白了,他就不是王杰希了。

  那条界线,他一直分得很清。

  ……请问柳非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红色婚服的新娘子笑得很满足,素来大咧的姑娘说出这么直白的台词罕见的有几分羞涩。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柳非轻轻踮起脚。刘小别摸出手机,按下了快门。

 

〖投影〗

 

  再大神的职业选手,终归也只有退役一条路。第三赛季选手王杰希退役是迟早的事儿,大家心里都懂,然而真的到了那一刻,说不膈应不难受又骗得了谁。

  这个赛季高英杰接触王不留行角色账号卡的机会明显增多起来,所有人都知这是一个信号了。高英杰用王不留行练习时那才纠结,欣喜不舍一半一半的,不过到底还是认真完成了训练。王杰希从来没有说什么,队员们却全都自发地加了训练的量。屏幕的光打在脸上,所有人相互打量的目光中透着一股子的默契与坚定。

  刘小别的状态相比较之下竟是最不稳定的那一个。他很矛盾,他刚刚捋清自己对队长的真实感情就被告知对方马上要退出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课间往心仪女生的柜筒里塞一封信约了放学校门口见,下节课就发现桌上多了一张字条上书“你是个好人”。

  但刘小别其实并不了解这种抑郁的心情,因为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十五岁接触网游,十六岁荣耀开服,二十岁进入战队。大半个青春荒废在了网游上,不论刘父如何拍大腿老师如何苦口婆心依然我行我素,少年中二而酷拽的身后也许有芳心暗许,本人总归是毫不在乎的。打也成骂也罢,最后刘父背对着他,滚。

  于是刘小别来了微草。

  很多事儿人过去做得很过瘾,将来各种懊悔。刘小别在训练营也暂时收不住刺人的棱角,心浮动得厉害。他不听老师的规劝也不服父亲的管教,但他服王杰希的批评。

  年轻人的世界总是很简单,强者为尊。王杰希很强,毋庸置疑,而且这又是他深爱的荣耀。理由足够了。他慢慢地理解父亲,但拉不下脸去道歉,尽管他老早认识到自己错得无可救药。可是成为职业选手是必须要身份证的,他忘了这茬,老头子把着呢。王杰希和他去了一趟家里,试图让刘父消除对职业选手的偏见,然而老人一见到逆子就火大,枪口差点没把王杰希也卷进去。刘小别一直没做声,等父亲中场休息喝水的当口忽然说了,他说爸,对不起。

  他看见父亲的手抖了一下。老人仰起头,狠狠灌下嗓子里肿胀的酸涩味儿。

  王杰希平心静气地向对方阐述职业选手的存在,刘小别的身份证放在茶几上,没人去动。刘小别扮演一个沉默的听众,听王杰希介绍荣耀,介绍职业联盟,告诉他你儿子如果出色的话,不仅能养活自己,也能养活家。

  那以后呢?刘父问。

  以后?只能看他自己的了,在俱乐部工作未尝不可。

  一声叹息,刘父把身份证往儿子方向推了推,你走吧,问心无愧呢吧?那就成。

  刘小别阖了门,听见一声咳嗽,忽然红了眼。

  刘小别的发挥一向较飘忽,只是这种时候在一帮子激流勇进的队友中间就显得特别打眼。王杰希找他谈了几次话,刘小别倒清楚得紧问题出在哪,苦于无法言说,很是郁闷。王杰希就场上表现再点了几句,临了拍拍他的肩膀:下回注意。

  他也想尽快解决这事,于是旁侧敲击地探听了一下父亲的口风,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听到话筒那边愈发倦怠的声线和咳嗽,他的心又沉了几分。草草对付了晚餐,刘小别一个人窝回房间,桌上并排放着飞刀剑账号卡与刘小别身份证。暖黄的台灯照得固有色本就似镶金的账号卡越发闪耀。刘小别闭上眼睛静坐好久,钟表走得让人困乏,眼见熄灯时间越来越近,刘小别长长吐出一口气,一把抓过了身份证,攥在掌心。

  被台灯照射得久了,握在手里竟隐隐发烫。

 

〖高光〗

 

  荣耀本就是中国出品,在本国流行得最早,引到国外那都是两年后的事儿了,而那时候联盟都快建起来了,论经验论资历,真个是自家最占优势。中国队旗开得胜的表现很是振奋人心,职业选手群的讨论更是一刻未停过,王杰希的魔术师重现后不少资深选手感慨久违了。年轻选手倒是看过录像,但真真正正地在正式赛场上,绝对是第一次见识到。

  那一年中国赢了,不是靠某个人的力量,而是所有人的努力。霸图粉都懒得去计较私人恩怨了,微草蓝雨两家当然也没去无聊地对喷。相反,看到一向敌对的三个人并肩作战时有种别样的风情,分明从未合作却配合得如鱼得水,像极了当年全明星上的君莫笑和大漠孤烟。

  国家队飞回那天众人纷纷跑去接机,迎接各人的冠军。微草队员把王杰希围在中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王杰希眼角都带着笑意,显然心情也是不错。国家队拍完集体照后柳非提议自家也拍个合照留念,袁柏清当即就拖了徐景熙来客串摄影。徐景熙那叫一个郁闷。袁柏清吆喝一会儿大家都喊小景熙听到没有?自家人还没说话,临时摄影给了他一肘子——喂,我不干了啊?

  徐景熙像模像样地指挥着各人站位,王杰希和刘小别在微草都属于睥睨他人身高的类型,被分到了后一排。镜头有限,各人都向中心靠拢,刘小别冷不丁被挤到王杰希身边,平静了许久的湖面在直接的身体接触面前泛起涟漪。他僵了身子,放轻呼吸。

  袁柏清你给我边儿去别挡后面,柳妹子再往下蹲一点……刘小别哥们知道你兴奋咱表情自然点……好了啊?一、二——

  咔嚓一声,捕捉了太阳。

 

  王杰希离开俱乐部时并没有带很多东西,就拖了个行李箱。众人在宿舍门口逗留,依依不舍。王杰希对每个队员说了几句话,刘小别此刻意外地平静。其他人随王杰希一起向俱乐部门口移动,刘小别正想跟却发现队长房间的门是虚掩,他推门扫了一眼,房间空了大半,像极了他们的心。桌子上有个东西晃眼,他走近一看是串钥匙,挂有月见草的装饰物。

  刘小别关上房门,在楼梯口碰上匆忙往上跑的高英杰,说是队长好像把钥匙落了。刘小别把钥匙交给他,两人风一样向楼下卷去。

  王杰希和叫来的车在门口等候,他本想自己上去拿的,不想高英杰动作如此迅猛,叫都叫不住。两人下了楼,队友让开一条道,高英杰把钥匙递给王杰希。王杰希最后看了一圈队友,说着加油,再见。

  下午大家合力清扫了一下队舍,不过王杰希生活习惯实在好,没太多要清的地儿。得了空,梁方顺便去洗了照片,微草人各一份。多出来的一份包在信封里,这是要给他们十年的队长寄去。

  写地址时一致推出了刘小别,这人字意外得好。刘小别在催促声中提起钢笔,李济一字一顿念着小区名。寄信人署名微草。最后在白色信封的正中央,郑重地写上:王杰希(收)。

  他将那个人的名字,捧持在掌心,停留在舌尖,镌刻在血肉。

  摹画入骨。

 

Fin.

 

生贺本来准备的不是这篇,但目测另一篇我是无论如何赶不上了orz

热度(68)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