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云蓝】水到渠成 [Fin.]

·  @玄三。网近冷地刨瓜猹 的入群福利~稍微修改了一两处

· 有肉渣

· 爆肝产物,2000短打

· 写完后我从骂街学院毕业了


《水到渠成》

  早期平行世界的论坛上曾经出现过这么一篇贴子,点击率长期高居不下。

  贴名为——【闲聊】论前尘行会的智商排行榜。

  排名如下:第一位,银月;第二位,茫茫的莽莽;第三位,蓝易。

  众玩家嗤之以鼻:你这不就是实力排行榜么,有啥新鲜的。此楼就此消沉了一段时间。

  然则不久之后,千里一醉大闹月夜城,以势如破竹的气势推倒了前尘行会,银月凭着求生的顽强意志抛弃行会独自远逃的行为终于引发了众怒,导致众叛亲离。这个贴子这才重见天日——而且是被很多明显是月夜城的家伙们顶上来的。

  “第一名,银月。智商如猪,情商如狗,逆商如鼠。月夜为你,夜夜笙歌,君不见追杀大队滚滚东来。裆下之剑如撕开黑暗的第一缕阳光耀耀生辉,此剑一出,油光乍现,肉团翻滚,香料四溢……谁人可挡?挡不住千里一醉神一般的步伐!此等奇人,平行世界,绝无二号,特封‘第一贱人’荣誉称号。

  “第二名,茫茫的莽莽。貌美如蝎,行事狠如蛇,歹毒心肠。白瞎眼跟了银月,恶有恶报,自食其果。特封‘乱世佳人’荣誉称号。

  “第三名,蓝易。三商待定,人品如猹。状如小狗迅猛如鼠,伶牙俐齿,皮毛上油,见缝插针处事圆滑。明恋会长夫人,脸皮厚如月夜城墙。狗腿如厮,特封‘第一走狗’荣誉称号。

  “第四名……”

  ……

  云中暮无意中在论坛看到这篇贴子时,就连他也是大开眼界。

  以上这还是客气的,对茫茫的莽莽这位女士进行批判时还是稍稍收敛了一下,至于针对银月和蓝易那部分,真是看得云中暮直呼过瘾,心道有文化就是不一样,骂人都不带重样的。往下拉还有很多入不得眼的污言秽语,显然都是在前尘手上直接吃过亏的,不过那些不当言论很快都被管理员删了,反而是这个用词委婉但言辞依然犀利的评论被加了精,傲然挺立在楼层中间。

  可怜那楼主还是个前尘行会成员……曾经。

  云中暮看爽了之后,也没忘了让弟兄们也爽爽,把网址复制到了他那帮兄弟的群里面。这还没完,他灵光一闪,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出某个名字,然后干脆利落地把网址短信了过去。

  啧,看不到那家伙的表情真可惜。

  蓝易看到短信是四个小时以后的事儿了,当时他还在游戏里逃命。或者说,帮茫茫的莽莽逃命。

  从游戏仓爬出来的蓝易感觉自己快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正不爽着,就看见一个特别恶心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烁。

  这个特别恶心的名字的主人,前一秒还抄着家伙追杀他来着。

  于是蓝易面无表情,非常冷静地,把这条信息。

  丢进了垃圾箱。


  说到为什么这两人会有对方的手机号,得追溯到不是很遥远的以前。

  当欺负普通玩家,尤其不太听话的野蛮玩家成为日常任务时,就会产生一些不可调和的阶级战争,受欺负的家伙们会狠狠武装自己一下然后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这种行为有个非常通俗的叫法,俗称:农民起义。

  当然,缺乏党的红色方针正确领导的农民们很快就被镇压了。

  云中暮是个盗贼,盗贼通常是战斗在第一线的职业,虽然不是最前沿的战士,但也差不了多少。这回他运气不错,一出手就偷袭到了前尘行会里那个横看竖看顺不了眼的傻逼法师。但是对方人多,一下子就把场面稳住了,关键是……对方有牧师。

  连个牧师都没有,起义,起义你大爷。蓝易冷嘲热讽。

  云中暮吐出一口血,牧师这不是还没来吗。

  牧师短腿,天下真理。

  云中暮和几个弟兄一上来就成了炮灰的角色,那叫一个憋屈。尤其是云中暮,这场起义可是他一手策划的,怎么着也得撑到最后啊。幸运的是敌人的指挥,即丫那法师,十分理解他的良苦用心,特意把他留到了最后。

  怎么着,这是想刑讯逼供么。

  云中暮大义凛然。他觉着这时候喊一句“向我开炮”一定特悲壮。

  但是出口的却是你妈炸了。

  蓝易抽了抽嘴角,一个连珠火球下去,白光泛起。云中暮到底还是有话要说的,他在神圣的光芒之中吼道:“妈的蓝易你个孙子,你爷爷我号是136xxxxxxxx有本事你他妈来真人PK。”

  蓝易好像是顿了一顿,但是云中暮至死没能看见蓝易的脸。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吼完过后云中暮怀着满心不甘去了复活点,自己也把这随口喊出的话扔后脑勺去了。比起这个,他得抓紧时间把经验刷回来。

  但是,当他下线之后,拿起手机,看见一个“孙子”时……他不淡定了。

  蓝易,你有种。

  ——你大爷的,敢不敢把住址报上来。

  ——……XX省XX市,有种你就来。

  ——好,你爷爷我来了,去机场等着接驾。

  蓝易嗤之以鼻,把手机扔回口袋,转头点了个北京烤鸭。

  云中暮冷哼一声,把手机丢到一边儿,转头扑到了床上,睡觉。

  让他白跑一趟吧/让他等着去吧。

  两个傻逼。

  十会联盟成立后,云中暮一直致力于搞好行会关系,偶尔杀杀前尘行会的几个人消遣。若干天后他又一次成功把蓝易一个人堵在了小巷。

  无法相信是一个巧合呢,蓝易恨不能用目光杀死被云中暮支走的几个现出身形的盗贼。

  潜行跟踪,假公济私,你玩得不腻啊。

  “哈哈哈,目标是你这个傻逼的话,杀多少次都他妈不腻。”云中暮挺着火树千重焰的伤害冲上来,一把把短腿法师推到了墙上,狠狠吻住。

  “操你娘……”蓝易以法师少得可怜的力量拼死反抗,但过不久就放弃了。

  这是一种看淡尘世、超脱红尘的淡然。

  ……其实是习惯了。

    自从前尘行会倒闭后,这些个农民就咸鱼翻身压头上来了。眼前这个曾经的混账农民领袖,摇身一变成了十会之长,权力之大超乎想象。这段历史,就如同小职员一步步爬上公司总裁一般励志,必将载入网游史记,可歌可泣。

  ……妈蛋,人家是一步一步按剧情来的,你他妈是开了千里一醉牌作弊器了。励志个蛋,可泣你妈。

  从那以后,蓝易就过上了人不如猹……哦不是,暗无天日的生活。天天上线被追杀就算了,尊敬的女人依然把自己当哥们就算了,他妈的从天天被追杀到天天被边追杀边调戏到天天被追着缠着耍流氓……

  多大仇。

  不过,好像,也不是,那么,反感。

  蓝易真想给自己一耳光。自己怎么就这么贱,啊。

  蓝易曾经深切怀疑过云中暮的现实身份是不是混混、痞子,之类的黑道职业。不然耍起流氓怎么这么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这不,这手已经开始不老实地东摸西摸了。

  操你大爷,你还来真?

  操,不然我他妈干嘛来了。

  妈的,进屋。

  蓝易好说以前曾经是前尘行会的三把手,以他那时的资产买下个小屋还是不在话下的。他心里还打着小九九呢,进了屋,主动权在己手,有机会就上没机会就打,不服就踢。

  但是蓝易太小看人这种生物了。

  尤其是男人这种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等他想起来还有踢人这种操作时,都做到一半了。

  算了。他自暴自弃地想,还不如完了事一脚踹出去扔街上让人围观,十会联盟会长声名毁于一旦,一报还一报,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哦,至于上下问题。

  除了某个变态,近战哪个法师干得过盗贼。

  云中暮重重一挺,满意地听到蓝易的一声短促呻吟。他眯起眼打量着法袍被扯得乱七八糟的人。

  丫心里有什么阴谋,爷爷我还不知道么,傻逼。

  那一天的论坛风平浪静,十会联盟会长的脸面当然是保住了。但是某人的内心如有万千草泥马呼啸奔腾。

  自己的,法袍,呢。

  操。

  据不可靠小道消息称,前前尘行会头目之一扬言要找十会联盟总会长进行真人PK。

  至于到底去没去,除了他们自己,没人知道。


Fin.

热度(27)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