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喻王】Doutor Coffee Shop [Fin.]

· 灵感来自BGM,BGM同文名

· 建议配合BGM食用→【点我】

· 原著向

· 感谢基友森罗和好时提供的逼格指导技术指导常识指导

 


 

《Doutor Coffee Shop》




 

  雨落下的时候,喻文州刚好踏进咖啡店。

  雨势来得很突然,让人措手不及,阴影覆盖了这座城市,大雨转眼间倾盆而下。尽管他的动作已算是很快,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淋湿了肩膀和发梢。他的身后陆续有人冲进来避雨,眼见占着人家的地儿又不消费,有些不好意思,拉着同伴找了个位置坐下了。喻文州本就是要来这的,倒没觉得不妥,只是这一下却把唯一一个空位给霸了。

  喻文州无奈,只得退到门口等待,不过看外面这雨势估计里边的人一时半会儿是不肯挪位的。正没辙,忽然感到有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喻文州扫了一圈,正对上那个人投来的视线,双方都是一愣。喻文州先回过神来,嘴角带起一个礼貌的微笑,向那人走去。

  “真巧。”他来到人面前笑道。

  “没想到真的是你。”那人的回答。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喻文州指了指对面的空位。那人不置可否地微微侧过脑袋,“当然。”

  王杰希。曾经荣耀圈中名震一时的大神选手,退役前拿下了职业联盟三个总冠军,仅次于叶修的辉煌战绩。

  “好久不见了。”喻文州把包安置在身边,王杰希的视线似乎在他肩上的水渍上停顿了一会。服务员发现多了一名客人连忙过来,多亏了这场大雨,让她也跟着忙了起来。喻文州看了单,点了个卡布奇诺。王杰希虽一直在打字,但注意力还是明显在那边的,等到服务员走后一句评价才姗姗来迟:“……咖啡喝多了不好。”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接这句的话头:“距离魔术师退役……大概有好几年了吧?”

  “四年。”王杰希自己倒是很清楚。

  “可惜了。”喻文州说,看起来像是随口而出的一句感慨。王杰希本人却是不甚在意。

  “该拿的都拿了,该教的也都教了,没什么遗憾就成。”王杰希敲击着键盘。

  “也是,微草的新队长早也能够独当一面了。”

  “倒是你,在忙什么?还在联盟工作?”王杰希问。

  喻文州是典型的靠脑子比赛的选手,因此在王杰希黄少天等人都退役的情况下又坚持了三年,直到把接手夜雨声烦账号卡的卢瀚文扶正之后才姗姗退出舞台,就像他一贯的行事作风一样,不急不躁,张弛有度。

  “瀚文有能力带好整支蓝雨,”喻文州在记者发布会上笃定地说,“我们相信他。”

  索克萨尔的账号卡没有如大家所担忧的那样转会,蓝雨提拔了一个新的术士选手来填补喻文州的位置。新的操纵者让剑与诅咒的组合不复旧日风采,那两人的风格是无法复制的,复制也未必是最好的。然而蓝雨粉对选手偶尔不佳的表现表示了万分宽容,对他们来说,只要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还能一起并肩作战就是最大的慰藉,相比百花,他们何其幸运。

  王杰希虽早已退役,荣耀却还是偶有关注的,特别是那些比较熟悉的选手,谁退役了他都一清二楚。喻文州的发布会他也看了,那时他正在饭店,大电视里传出喻文州特有的平缓语调。王杰希耳边听着喻文州表示对蓝雨的信心和祝福,恍惚间看见了自己坐在上面时的情景,不止自己,还有林敬言、韩文清、田森……大家都是一样的。每一支战队都有新老更替,战队承载了老选手们的祝福和努力,他们推着行舟一路入海远航;新人各方面都不成熟,但是没关系。

  “……他们的路还有很长。”喻文州用这一句话,结束了发布会。

 

 

  服务员端上咖啡,坐在对面的人点头致谢,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动了动电脑空出位置。喻文州撕开包装,往咖啡里倒着白糖。

  “冯主席一直很想让我到联盟工作,”他慢条斯理地说,“十二赛季就暗示过了,不过,”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那时还没退出的想法。”

  王杰希想了想,十二赛季,正是他退役的那个时期。虽然没得到联盟人士的青睐,但显然微草内部是极其希望他能留下来的。欢送会上邓复升也跑来凑热闹,听见这事儿直接嗤之以鼻:“不用,你走。”

  王杰希笑,他也是这么想的。更何况,他也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青春,长着呢。

 

 

  “联盟不比战队,经常熬夜吧?”王杰希问。喻文州点了点头。

  “嗯,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跟以前半斤八两吧,但身体真有些吃不消。”冯宪君真是相当看好这株好苗,一上来就恨不能委以重任。喻文州也不负厚望,能把手头的每一件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

  但,说没压力,那是扯淡。

  “你注意一下吧,别熬太多夜了。”

  王杰希瞄了眼咖啡。喻文州刚刚把乳白色的奶倒进去,特有艺术性地扭了个抽离唯物主义具象派别的图案出来——简称抽象派。

  “我尽量。”喻文州好脾气地笑应道,“倒是王队,近年在忙些什么?”

  “我……”

  “别急,让我猜猜看?”喻文州说。说话的人也就顺势闭了嘴,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可是喻文州不买账,自己提出的建议愣是半天没给出答案来,王杰希等得思绪都开始往外飘了,视线时不时转回自己电脑屏幕上看看,顺手敲几下,然后再瞥瞥对面那个玩脱了的人。

  嗯,玩脱。喻文州。

  王杰希扯了扯嘴角。

  “你是个作家,”一片沉默中喻文州忽然开口,不顾王杰希投来的讶异目光,“打字的时候想的比写的多,经常停顿。从服务员刚才的态度可以猜出你经常来这里。喜欢带着笔记本来咖啡店大概只有写作、办公两种人——我姑且大胆推测一下是前者吧。”

  “……为什么?”

  “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左下角有个音乐播放器,根据我的了解……王队,你办公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放音乐的吧?”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

  “你赢了。”

  喻文州恢复了平常的语气,笑着:“还好。”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应该开个侦探事务所?”王杰希忍不住问。

  喻文州点头,还真有。“不过那不适合我,”他很快又接道。王杰希不得不认同,那种工作的确不符合这个人的个性。他只是看的比别人多了一点,但是也很懂得如何处理这些信息,就像筛选黄少天的垃圾话一样,从里面筛选出有用的信息并合理利用。

  侦探骨子里是个让人或局促或不安的职业,他则不然。

  “我的确在写小说,”王杰希坦言道,“大都是在杂志上连载的。”

  “嗯?”

  “《离离》。”

  “是你?”喻文州讶异了。

  “你看过?”王杰希也讶异。喻文州点头,“看着主编名字有点眼熟,就多留意了一下。”

  王杰希挑眉,这笔名跟微草息息相关,这点小心思倒是没瞒得了眼前这人。

  “看过,觉得怎么样?”

  “故事不错。”喻文州不吝赞扬,“人物刻画有点简单了,主角身边几个太过丰富,压住了配角的光芒。

  “一个完整的故事可并不只有主角那几人啊,王队。”

  王杰希看他半晌,忽地笑了。

  “……你说得对。”

 

 

  聊到一半,喻文州抬头看了看时间,正巧雨势稍停,坐在附近的一伙客人立马有要离去的意向,怕是等了很久了。喻文州向王杰希打了个招呼后起身离开了座位,转移到了新腾出的地方——他本是约了人的。王杰希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杯子里的冰块融了不知多久,他浑然未觉。

  左下角的播放器的图标一直停留在一个侧三角的状态,鼠标点下去进度条开始缓慢滑动,王杰希把音量调到一个合适的大小。播放的是一首小提琴曲,悠扬长远是这种乐器的最大特色,音调时高时低,哀而不伤。王杰希是个很讲究的人,即使音乐也要放和剧情发展较符合的调调,有味儿在里面。

  王杰希退役后自创自办了一个文学杂志,名为《离离》,取的是诗的再生之意。刚开始只有几个人苦苦支撑,到后来慢慢吸纳了新鲜血液,杂志变得有模有样起来。他的生活依然被工作塞满,同别人不一样,他做的从来都是他喜欢的事。就这一点来说,他比太多人,都强。

  小店的门铃响了又响,雨声忽大忽小。现在他有时间做些别的事,有时间暂离岗位去四处云游,有时间坐在咖啡店里和老熟人聊天。甭管别人眼里他是个什么样,骨子里的洒脱随性硬是被完完整整地保留了下来。

  挺好。

 

 

 

  喻文州重新回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王杰希并不意外。他老早就瞅见这人接连打电话的模样了,好容易通了吧,王杰希只看他叹气,就猜到了七八分。

  “被放鸽子了?”单刀直入。

  喻文州无奈耸肩:“雨大,没辙儿。”没错,雨才缓了没几秒就又开始往下泼了,同被困在建筑物里的对方左等右等等不到老天爷给面子,就非常干脆地也没给喻文州面子,说——欸,改天吧。

  转了一圈回来,桌上的人和事几乎没变,连饮料都没怎么动过。喻文州咳了一声,拣起之前的话题:“王队有出过书吗?”

  王杰希静了几秒,“还没考虑过,过几年可能会吧。”完了,补充道:“别这么叫了,别扭。”

  “那叫什么?”喻文州顿了顿,“……王主编?”

  “……”

  王杰希干咳了一声。“别玩儿了。”

  “是。”

  喻文州没绷住,笑着点头。后边座位的女人探出脑袋,出声请求喻文州他们帮忙照看一下小孩,待人应下后,噔噔噔,踩着高跟鞋就快步往洗手间去了。喻文州回头看了看,小孩一两岁左右的样子,刚刚学会走路,闹腾得紧。喻文州伸出手指去逗他,人不理,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喻文州连忙跟着起身,一眨眼的功夫小屁孩儿就噔噔噔,晃到了座椅最里面,走道里还有个婴儿车拦在喻文州身前,想够也够不到。王杰希都不看屏幕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喻文州和一个屁大点的小孩儿老鹰捉小鸡:老鹰是喻文州,小鸡是小孩儿,母鸡是那婴儿车。

  扑哧。

  心说,完了。你王杰希也没绷住。

 

 

 

  “见笑了。”

  喻文州一脸无奈,对面那人明显还没笑够,大眼都弯了。母亲回来得快,道完谢很快就接手了,不然不知这人要笑多久。

  “抱歉,”王杰希咳了一声,收拾了一下莫名雀跃的心情。“看不出来你带孩子的经验挺……丰富的。”

  “哦,这个,”喻文州不以为意,“我有个弟弟。小六岁。”

  王杰希了然,“难怪。”

  “你呢?相传微草队长如果有孩子一定是一位极其称职的父亲。”

  “……你哪里听来的?”

  “论坛。”上面可精彩了。

  “……”你老人家退役后真是越来越无聊了。

  “别这样看我啊,其实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有打算了吗?”

  王杰希按了下回车键。

  “你怎么比我妈还急?”

  “你现在,要事业有事业,你妈可不得指望着你家庭的着落吗?”看到王杰希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又道,“不过我也猜得到,你是不想被家庭束缚吧?”王杰希轻叹了一口气,这问题真没法调和。“再拖几年吧,现在——”

  电话突然响起来,喻文州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翻出手机接通。音量似乎被放得挺大,不用扬声器,离得稍近点都能听到两人对话。王杰希当然没那个兴趣,从这个距离只能听到一点模糊的词语——不过单凭喻文州只听不说的表现,就足以猜出电路对面的是哪位神仙了。喻文州直到最后才有机会发言,说了几句话进行确认之后就挂了。

  “黄少天?”王杰希说。

  “嗯,”喻文州点头,“去考研了呢,很厉害。”王杰希轻笑。

  “少天说他们想搞个退役选手聚会,邀请了一些比较早期的选手,现在确定的有我、他、苏队、张副队、楚队和杨队,不过很多都还联系不上,我说,既然这么巧在这儿遇见了,就顺手替他邀请一下呗?”喻文州说。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时间?”

  “月底吧。”

  “不行,”立刻回绝,“那时我不在国内。”

  “那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喻文州竟是笑了出来,由衷地感叹——魔术师啊。

  “也好,今儿也算和你聚了一遭,回去跟他们交代一声就行了。”

 

 

  喻文州说打搅王杰希工作感到抱歉,当事人不以为意,你接着坐吧,反正雨也没停。顺便告诉了他其实自己现在写的并不是稿子,而是游戏企划。喻文州略惊讶,老本行啦。

  王杰希认真地说,自己写游戏和打游戏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自己编出来的剧情,没悬念了,没有玩下去的欲望了。可是话又说回来,玩游戏没几个是冲着剧情去的,单从这一点来说,荣耀能做到操作性和观赏性兼备,也是了不起的成就。

  随着指针的转动,角落里倒放的雨伞数量也在不断变化,维持在一个较稳定的数字。店门外面避雨的人有增无减。透过玻璃看到两个年轻女孩背着包聊天,时不时朝远处眺望几下;有工人坐在干燥的台阶上歇脚,烟头转眼被雨水打湿;抱着小孩的妇女哄着睡着的孩子在原地逗留,有男子主动让出一个位置好让他们进来些避免雨淋。

  中学生举着透明伞快步穿行,摩的上的遮伞早早撑起招揽生意。

  几滴雨水啪嗒啪嗒打在玻璃上,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脑袋靠在玻璃上的人。

  ——那沓文件拿出来,才十分钟没到吧。

 

 

 

  喻文州睁眼后,看到王杰希把耳机都戴上了,白色的线一直接到电脑插口。注意到他的动静,那人二话不说扔过来一记略责备的眼神,“你太累了。”

  他眨了眨眼睛,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听到这四个字总算明白状况。看了下时间,嗯,还好,才半个钟。额头有点难受,喻文州伸手揉了揉。王杰希默默看着他左侧额头压出来的一个红印,早知道就把他掰个正确的睡姿的。

  不,这地方,哪儿有地方给你摆。说到底这人太不讲究了,世邀赛都没见人这么累过——虽然那时候忙的其实大多都是叶修。

  “谢谢。”喻文州把身上多出来的一件外套递回去,王杰希接过,很自然地直接就穿上了。喻文州又是一阵微笑。

  “咖啡,根本不管用啊?”王杰希皱眉,“你是不是喝太多了。”

  “可能吧。”

  “你——”

  “放心吧,以后注意。”这人好脾气地应下来,这种态度在往常的记者发布会上无往不利,总能让人无法忍心再苛责半句,然而他面前偏偏坐了个不买他账的家伙。

  “工作不行,趁早辞了。”王杰希说。

  “的确有这个意愿,等再干一两年吧。”

  “还两年?”

  喻文州似乎被噎着了,半晌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地说:“……你急什么?”

  我急?我替你妈急。

  王杰希扔眼刀,“至少顾着点自己身体。”人的自制力都哪儿去了。喻文州用小勺子搅动杯子里的深棕色饮品,垂了个眉眼。

  “谢谢。”他重复了一遍。

 

  不论是喻文州还是王杰希,正经说起来本质上都是工作狂,只是王杰希偶尔总有些跳脱的表现,喻文州是真的兢兢业业忘我投入。王杰希好歹可以说得上自由,有资本、有条件,就把想干的事儿干了个遍。喻文州呢?王杰希心想,他一直以来做的就是他所喜欢的吗?蓝雨那没得说,联盟方面可是冯宪君的一厢情愿。

  王杰希突然想起,自己退役的那天晚上被QQ和微信炸得体无完肤,来不了欢送会的选手纷纷在QQ上敲他。有言辞犀利不甚亲切型如黄少天,有坦诚祝福型如李轩,甚至还意外接到了久未出现的方士谦的消息。而喻文州的问候在一堆祝福中间显得不伦不类。

  “以后有什么打算,考虑来联盟工作如何?”

  这人是给冯宪君来当说客的吗?人家都是来怀念过去、珍惜当下,你倒好,直接进入了未来。

  “再说吧。”他当时的回复。喻文州随后总算也正经地补上了祝福寄语,王杰希敲了个礼貌的谢谢上去,这个头像随后就再也没有跳起过。

  参照喻文州现在的状态,王杰希觉得自己不进联盟实是明智之举,即使真进了,要不了俩月也得罢工。联盟和微草一比那真是棵草。没爱,一切白搭。

  塞着耳机的耳朵还是能听见笔尖在纸上划出的沙沙声,喻文州的字很好看,同大多数职业选手签名酷炫写字怂包的表现相比,真称得上联盟一笔花。王杰希自认没糟糕到哪去,但也是龙飞凤舞非常人所能辨识也。喻文州是有他的签名的,王杰希还记得第四赛季时被个手残术士堵在通道里的情景,嘴上要签名,行动上却没粉丝半点的样儿,后辈范儿倒是足。身为对手要签名有何用?还是个一分钟前把己队完虐出局的对手。依照王杰希对蓝雨初代队长的了解拿过签名扔地上踩几脚真真是极有可能的。但他还是签了,方士谦在旁边啧道,孩子太老实。

  后来他才知道,喻文州有收集签名的癖好。

  不知道是天生对字的敏感还是想留作纪念,基本上大多数职业选手都被他索求过签名,名额队也不例外。好在很多都是在第四赛季还不那么大神时要来的,不然某些人可能抖得连笔都拿不稳——甭管是紧张还是激动。某段时间群里热议此事,纷纷表示大开眼界,黄少天热情洋溢,队长队长你喜欢我给你签一百个。王杰希看着群里热闹也没去插话。

  魏琛的签名当然是第一个拿到的,无可争议,第二个是黄少天,接下来数十个都是蓝雨队员。接下来的第一人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

  唷,翻到了,王队呢。

  王杰希看着屏幕,硬生生从这句话里看到了那个人当晚谦逊得体的微笑。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又有了光。

  那么是哪个吃饱撑的神仙说要有雨的呢?

  喻文州是出来谈事情的,工作自然没带很多,完成得较快。王杰希就甭提了,没看人家都坐一天了吗。

  “王队也要注意锻炼身体啊。”

  王杰希看他,好气又好笑:“你以为我像你?”健身房的刷卡次数顶你两倍信么。

  喻文州闲下来后一直在摆弄微信,用粤语和另一头的人语音。粤语不是最难听懂的方言,但绝对是脏话来得最顺口的方言,王杰希听得不是太懂,但他对联盟发誓从头到尾都没听见一个脏字儿。

  能把粤语说出一股子温文儒雅的书生味儿,服。

  说话的时候,喻文州刻意把声音压得较低,语气自然而然也变得柔和起来。王杰希隐约听见和他对话的似乎是个女声。

  “家里介绍的。”瞧见王杰希投来的询问目光,喻文州很自然地回应了,对方颔首表示了解。“南方人,性格好。”

  “玩荣耀吗?”

  “正在学。”

  “你教?”

  “我教。”

  “挺好的。”他说。

 

  眼见着时间快到饭点,即使雨没停喻文州也不得不走了,王杰希依然没有挪窝的打算。

  “你就这坐了一天?”喻文州不可思议。

  “中间去了趟洗手间。”

  “……”喻文州无语,“悠着点儿。”

  “你也一样。”

  简单告别后,喻文州在咖啡店借了把伞。这是一场难得的暴雨,下到现在雨势下了不少,却断断续续地不肯停。门铃又响起的时候喻文州正好把伞撑开,迈过人群朝对面街道行去。王杰希收回目光,换了首曲子收拾心情,打开故事纲要的文档。这策划他参与了挺久,目前终于也快要收官了。

 

 

   ……

 

  亚尔兰斯和舒利亚再次相遇在了圣蒂斯大教堂外。

  黑暗元素在空中大陆上已经被清除得差不多,光明正在重回世界。大陆中心的女神像保持着颔首祈祷的姿势,一千年来未曾改变。暗骑士加迪尔十年前失踪,两年前重现,反叛军五年前政变,如今被红色骑军和龙骑士们逼到了西海口。

  圣蒂斯教堂六年前焚毁,唯独后庄园的墓地没遭破坏。一身狼狈的舒利亚和退出红色骑军的亚尔兰斯在导师的墓前再次见面,他们曾经一个是天才,一个是庸才。天才误入魔道,庸才自成一雄。

  舒利亚断了一条腿。两人卸下各自的身份和防备,一起祭拜了导师。亚尔兰斯要先行离开,行动不便的舒利亚问,你不打算抓我吗。

  亚尔兰斯说,那是红色骑军的工作。

  残余势力不成气候,骑军很快会追到这里。一朝挚友,何须做绝。

  至少眼下,我们都还好。

 

   ……

 

 

  天边泻出一丝金光。喻文州抬起头,慢慢露出一个微笑。

 


Fin.

结尾的一小段西方魔法卡了整整三个小时……ORZ

“虽然他们并没有在一起,但是他们知道对方过得很好。”

【Ps.昨天面基时正巧去了家咖啡店,同样很巧的是,外面正好下起了大雨~

热度(41)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