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王黄】逆时光 [Fin.]

· 23王x14黄

· 原著向


 

《逆时光》

 

  “嘿,请多指教啊。”

  过分自信的语气,张扬的笑容,没大没小的态度引人侧目。王杰希只是很平常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有股异样,但并未在意。

  双方熟练地刷卡,登入。紧接着王杰希僵住了。

  夜雨声烦。

 

  俱乐部的工作一年到头少有几天休息的时候,职业选手的夏休期开始,技术部、网游部依然在轮班执勤,而青训营也只有这个时间段最热闹了。往往青训营暑假开班时都会开个或大或小的会议,主要是关于住宿和训练问题,若有战队职业选手来指导也会象征性地亮个相,借以激发小年轻们训练的热情。

  第十赛季结束后,新科冠军、叶修退役、世邀赛,诸多事情让人忙前忙后,世邀赛更是直接把职业选手的夏休期压缩了大半个月。青训营却是整个夏休期都开放的,于是本来预定作为青训营指导员的王杰希,回国后转眼又投身到了战队之中。

  见面、对练、指导,这都是必要的流程。个别有天赋的新人会得到格外关照。

  然而才刚刚踏上第二步试探阶段的流程就撞见了这个让人一看就烦的ID。

  夜雨声烦。

  没有错字,没有字母,没有符号。

  蓝雨对账号卡的看管也太……随便了。王杰希很无语地想着。

 

  毫无悬念地赢下一场,然后王杰希才有心思认真琢磨起这个问题。可不管从哪个角度哪个方面想——比如系统出错亦或是账号卡遗失——似乎都有悖科学。

  更何况这个夜雨声烦手里的还是个橙武,浑身上下一件银装都没有,网游中的顶尖装备扔职业圈里凄凉得让人想哭。剩下的那个答案似乎是最不科学的一个,然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你排除掉了所有的不可能性,不管剩下的是什么,无论多么难以置信,那都是真相。

  败者默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王杰希,王杰希也毫不避讳地看向对方。那人沉默了两秒……

  “哎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看不出来呀,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再来一场?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从来没听他们说起过?蓝雨没出现过魔道学者的职业啊,你说……”

  周围一圈人都捂上了耳朵。

  居然不认识王杰希?早上的会都白开了么?你是不是微草粉?等等,这家伙说什么?蓝雨?

  王杰希镇定依旧。

  “王杰希。”

 

  当晚王杰希找青训营负责人员要来了名单,理所当然地没有找到那个名字,连黄字都没出现过。可是那家伙偏说自己叫黄少天,如果真是存心捣乱,那倒好了。

  晚上点名时王杰希一直在留意,看看是哪个倒霉催的被替出去了,又或者是哪个胆大包天的敢玩掉包。

  结果一圈下来,魔术师扶额。

  这哪里是替身术,这明明是瞬间移动。

  还移错了副本。

 

  青训营在俱乐部的地位比较飘忽,有时候战队大转会急缺人手不得不从青训营调人,也有的战队阵容稳定几年都用不到青训营,这些学员就比较尴尬了。但不管怎么说青训营都是俱乐部的一部分,住宿管理上没有学校那么严格,最基本的床位数啊睡前巡查啊都是不会少的。没有学籍的人想混到一个床位,那绝对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不可能。

  “不对啊我记得我是住这间房的呀为什么不让我进?我要投诉你们信不信信不信我可是有魏老大电话的——”

  “你哪个组的?”管理人员不耐烦了。

  “我——”

  “E组。”

  王杰希出现在走廊一头,出声接道:“E组18号。”

  “王队,这……您家……?”这位倒是很会察言观色。

  “不是。”不料对方回得那叫一个干脆,然后王杰希对着小年轻招呼了一声:“跟我来。”

  “为什么要跟你走啊我不是204的么,喂喂那个叫王杰希的你说个话——”

  直到到了微草队长的房间,那家伙还在喋喋不休着。

  “你哪个战队的?”王杰希明知故问。

  “蓝雨啊。”

  “这里是微草。”

  “微草?”黄少天愣了一愣,“为什么我会在微草?微草队长换人了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什么时候的事?魏老大呢他还在G市呢吧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显然王杰希在十四岁的黄少天眼里一点都没威压感——虽然他二十二岁时也没有,这家伙自顾自说着竟然真开始摸兜大有给自家前辈来通夺命连环CALL的架势,好在王杰希意识到了什么及时拦下了他:天知道这跨时空的电话能不能打通,以及会不会造成什么不良影响。

  “现在是第几赛季?”

  王杰希冷不丁问道。黄少天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疑惑。

  “……第二啊。”

 

  出乎王杰希意料的是黄少天睡着与醒着完全是静默之阵与混乱之雨的天差地别,这让他忍不住想起世邀赛的某一天黄少天顶着一双熊猫眼和孙翔走进会议室,起床气看起来倒是比宿友还要大——话唠也是有冷却CD的,楚云秀如此评价。

  困扰他的不是黄少天本身,而是他的出现可能造成的一系列影响,首先要确定的是本体的安危。王杰希没有过多纠结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是迅速进入了善后阶段,微草向来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实干派。

  ……无人接听。

  想知道黄少天的消息,第一个选择是打他本人手机,第二个是CALL喻文州,第三个还是CALL喻文州。呼叫黄少天无果后王杰希果断采取第二方案,结果一打听,得,人家压根没回国,还在苏黎世处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对黄少天的事一无所知。

  完了很关切地问了一句王队少天怎么了。

  王杰希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问问剑圣大人的好。”

 

  喻文州哪能信他。

  王杰希心知对方没那么好糊弄,扯皮也没用,于是很干脆地拍了张照片发过去,就看他能把这个超自然事件理解到什么程度了。照片发过去数分钟,王杰希收到了喻文州的一串省略号。

  接下来两人就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进行了深入探讨。王杰希半开玩笑地猜想这是时间之主的BUG,喻文州无奈地表示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如果有少天消息我会转告王队。”这是最终答复。

  瞧,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

 

  “我想回蓝雨。”

  十四岁的黄少天咬着王杰希从食堂买回来的包子表达了归乡的意愿。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又接着干手上的事去了。

  “行不行啊行不行啊其实你不送我也成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你有票吗?”

  “你帮我买啊。”黄少天理直气壮。

  “……”

  别说黄少天现在未成年,他就是成年了王杰希也不放心把这么个祸害扔街上到处跑。

  “过几天吧,”王杰希敲着键盘,“等过几天青训营放月假。”他耗费在这个黄少天身上的时间和精力已经要超越青训营了——好在他还没有忘记自己原本的职责。

  王杰希一挪开位置,黄少天就抓着他的账号卡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王杰希无奈,顺势给他打开了荣耀登录界面。他到底是青训营指导员,总是得去那边转转的,临走前叮嘱黄少天不要打电话。对方胡乱应了几声视线都没转一下,已经完全投入进了荣耀,见状王杰希也不再多言,但愿他真的听进去了。

  ……赶紧来哪路大仙把这妖孽收了吧。

  好容易挨到中午,王杰希目标明确,直奔向宿舍。结果一进门就看到黄少天对着手机发呆。王杰希一惊,快步走过来。

  手机屏幕上是微博界面,黄少天正盯着个人主页发愣。

  “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粉丝了?”他茫然道。

  王杰希沉默,这个嘛……不好解释啊!

  “给我看看。”他伸手示意,黄少天顺从地把手机交到他手上。王杰希点开发微博一栏,果然那家伙正准备发微博来着……还唯恐天下不乱地附上了自己房间的照片。手指轻点,删掉了照片。转而迅速浏览了一遍微博,还好,没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怎么样怎么样?为什么会这样啊?”黄少天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把手机递回去,“大概是有人给你买了粉丝吧。”

  “是这样?那我这些微博是怎么回事?是我发的?我怎么不记得了?什么时——”

  “午饭想吃什么?”

  “唔……M记!”

 

  身为一个年轻人,王杰希并不像那些更为成熟的年长者如此反感这些东西。不过他是一名职业选手,不管是在食堂还是在外吃饭都比较注重营养均衡。麦当劳——还真是有相当长时间没光顾了。当然,人多,曝光率高,也是一大原因。

  王杰希看了看明显未成年的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点了个儿童套餐。

  黄少天老早选了个靠窗的位置霸着了,一手托腮望着窗外车水马龙出神,也不知脑子里天马行空地想些什么。王杰希端着餐盘走近时立马把脑袋转了回来,一见到盘子里的东西立刻大惊小怪起来。

  “怎么不是全家桶?”

  “你吃得了那么多吗?”王杰希说。

  “你吃呗。”

  “……”王杰希无语,合着他是个移动垃圾箱。

  “你就点了一份?”黄少天咬着汉堡包含糊不清地说。王杰希指了指自己的口罩没说话。“摘了呗,你又没感冒。”

  炎炎盛夏的B市,没有40℃也有个35℃,没办法像冬天一样裹个高领卷条围巾墨镜一戴就出门,王杰希只得戴了口罩和帽子,总比室内不摘墨镜正常些。可这一路走来也热得够呛,真称得上是舍命陪君子的典范。

  面对黄少天的危险要求,王杰希十分镇定地扔出俩字:“雾霾。”

  “……”绕是黄少天也难得无语一次,“我说你啊你家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年纪的衣服啊?男装?”

  “怎么可能。”

  “靠靠靠,那我穿什么?”

  王杰希一怔,他还真忽略了这个问题。

 

  “哎这件衣服不错啊可惜太小了……那边那个你磨蹭什么呢?”

  王杰希发现,自从第六赛季以后,碰上欢喜冤家蓝雨的人,都没什么好事。就如眼下他为了对付这个不知道从哪个时空裂缝蹦出来的黄少天,又供宿舍又供饭,现在衣服也供上了。这还没完,向来工作认真负责的王队长打电话给经理请假时,甚至被小心翼翼地询问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没关系的放心俱乐部会体谅的……

  王杰希哭笑不得。

  “喂喂喂喂喂说你呢走什么神走什么神?”小家伙又扑过来闹腾了,“叫你来看呢这件衣服怎么样啊?啊啊?”

  “挺好……”王杰希挂上电话回头看了一眼,暖色调的一件套装。里衫以白为主色,胸前画黑色的抽象图案。外套一件休闲桔黄马甲,呢绒布料摸起来很是舒适。下身配一条褐色短裤,侧边口袋精致地点缀着整体,淡淡纹理对称分布,怎么看怎么清爽。小孩的眼光倒是不错,王杰希暗道,“多少钱?”钱包都已经摸出来了。

  “七百七十九。”少年清亮的嗓音无比爽快地报了出来。王杰希一顿,伸手索要标签,一瞧,果然,779.00,五数字一标点不多不少。

  这家伙还真是头狮子啊,这口开得一点都不带跟自己客气。王杰希面无表情。身为一个身家过千万的顶尖职业选手他王杰希当然不至于心疼这钱,但良好的教养告诉他钱来之不易用之谨慎,这钱花得有意义才有意思。

  最重要的是——他没带那么多钱。

  出来吃个饭而已嘛,谁想得到那么多。

  黄少天见他不动作嘴又闲不下来了,“杵在那儿干嘛呢你?是不是为如此帅气的本小爷而震惊了?哈哈哈……”转而奔着收银台去,“姐姐,这件要了谢谢!”嘴巴那叫一个甜。

  王杰希不慌不忙地走近,果然见收银员小姐正在给另外一件衣服打包——柠檬黄。那件三位数价的套装被某人拎在手上装模作样,见似乎没吓着自己,失望的神色一览无余。

  叛逆的青春啊,王杰希感慨。黄少天这个人,看上去又话唠又跳脱一点都不靠谱,其实心中啊跟明镜似的,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他一清二楚。第四赛季刚刚出道时凭着这般无比纠结的作风出其不意地不知撂倒多少人,新秀墙生生被劈出一个缺口。

  收银员在键盘上敲下价码,王杰希一瞅,加起来刚刚七十出头。黄少天把套装挂回原位,一脸遗憾。王杰希看着好笑,真不知这份叛逆心理是正常现象还是跨越了半个生肖轮回来自蓝雨永不熄灭的斗志凛然。

  黄少天趁着没人独霸供顾客休息的凳子,舒服地躺在软垫上双手枕脑两眼放空。直到一个人影挡住了自上而下的灯光,冲他示意了下手里的袋子。

  “眼光不错。”

  愣了一下,小孩翻身而起一把接过:“嘿嘿,那是。”

 

  听着隔着一扇门传来的哗哗水声,王杰希打开手机打算联系一下经理。这无缘无故突然队里多了这么一号人,总得告知上面一声才是,人家可不瞎,只是装哑罢。一亮屏幕,这才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喻文州。

  “喻队?……果然不通……给他买衣服,刚回来……过几天送G市……回国?……好,再联系。”挂上电话王杰希一声长叹,这保父的日子也不知啥时候是个头——嗯,蓝雨最好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话又说回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微草在赛场上的便宜——赚大了。

  还是赶紧把他弄走吧!王杰希心下思量。刘小别他们快回来了,这要是不小心暴露了身份,甭管信不信,先给他抽筋拔骨从里到外地拆一遍再重新拼回去才是真的。十个王杰希都拦不住。

  听见身后门帘拽动的声音,王杰希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半大不小的青涩少年穿着下午才采购来的衣服顶着满脑袋水蒸气走出。王杰希忽然有种不真实感。

  联盟最早期的时候设备简陋,一体育馆十二比赛台加几个大屏幕就可以开赛了,保安,有,寥寥无几。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可能混进来。第三赛季初治安好了一点,选手拥有了后门特权。王杰希独自在备战室操纵账号卡进行适当练习,直到队友来喊人才起身,离去前顺手关灯掩门。房门轻轻一带却发出动静不小的一声,密集的水滴声擂鼓般直接冲击耳膜。王杰希转头一看,通道尽头的后门方才大敞,那闯入者抢在下一记震雷咆哮之前关上了门,借着一瞬的白色光亮王杰希瞧见那个人浑身淌水,身材单薄得随时都像倒下。

  然而事实上他只是喘了几口气,然后大步流星地朝另一头走去。经过新出道的魔道学者身边时喊了一声“借过”,吐出的气息有肺部的负担也有少年的明快——还没王杰希高呢。所经过的路面留下无比鲜明的痕迹。王杰希朝着会议室前行,发现水痕绕了一个弯后往观众席去了。他踩着人家的路径过来,也湿了鞋底,于是又有一道浅浅的脚印拐向会议室,很快就风干了。

  王杰希想,他们大概是见过的。

  鼻尖萦绕温和有质的薄荷香,直让人闻得毛孔舒张,从皮肤钻进来浸入骨骼的清爽舒凉。黄少天趿拉着拖鞋头顶毛巾给吹风机插上插头,忽然毫无征兆地扭头看了过来,正对上两道分布不均的探究意味的目光。他挑挑眉,斜斜头,手指摁响了开关。

 

  王杰希在月假的前一天订好了飞往G市的机票,上午七点三个字。杀时间的两天里黄少天大部分时间都霸占了王杰希房间里的电脑,但对方若是真有办公需要也会安安分分地在一边呆着,看些或深奥或浅显的书籍——如果王杰希能多买几本《读者》就更好了。

  有天夜里黄少天偷摸来了微草技术部——天地良心,他是真迷路了,没找到青训营的正确坐标。被逮住后二话不说押到了微草队长那儿,知道这人貌似和王杰希有点关系,好歹还算客气。正巧青训营到了学员们回去休息的时间,乱哄哄一片,但还是非常有眼色地绕开两个在对峙的人。黄少天等人走得差不多,啪的一声,干脆利落地把账号卡拍在桌子上。王杰希挑眉,二话不说也抽出了王不留行。

  邀战过程过于直白,因此双方状态都进入得飞快,上来就是夜雨声烦的垃圾话暴击。王杰希那是什么人?当下如日中天的剑圣的垃圾话都没能干扰到他,更何况现在这个各方面还不成熟的小鬼——没错,各方面,技术、装备、意识——甚至垃圾话。王不留行即使只出五分力也足以完虐这时候的夜雨声烦。尽管还没经过职业培训,机会主义的犀利作战风格也已初见端倪。

  这作风,网游里拾荒抢怪倒是一把好手。王杰希感慨,浑不知自己又一次参透了真理。

  黄少天难得老实地坐在候机室呵欠连天,两人前晚斗志上来——是小鬼单方面的斗志——连着PK了好几把,看着时间差不多最后被挑战者强行终止了比赛驱逐着人回去洗洗睡……不过王杰希还是忽略了一点:青春期的人儿啊,普遍嗜睡。这一大早起来,黄少天就耷拉个脑袋没精打采,东倒西歪活像是在梦游,好像运转了许久的八音盒突然一个错位,发条苟延残喘却是怎么都跑不起来了。王杰希看着都忧心,首先内心检讨了一下自己,然后在车上时让小孩短暂地眯了一觉,醒来精神头好不少,至少不会挨座便睡了。

  一向话唠的人突然恹恹了下来,难免让人心疼,竟开始怀念那些没意义的废话来。王杰希虽不至于怀念,但也知道这是个DEBUFF状态,可惜魔道学者不属于圣职系,只能等状态时间过去。

  王杰希早准备了面包和早餐奶,本打算让他路上吃的,结果人睡了一路。现在窝在座位里慢慢啃着,眼睛望着天空放空,铁翼大鸟的影子笼罩在长长的跑道上,由远及近,却不知是哪一架将登上G市的土地。

  “魏老大在蓝雨吗?”黄少天扔完垃圾返回,劈头问道。王杰希摇头。

  黄少天沉默了几秒,又问了几个名字,无一不是当值第二赛季蓝雨的职业选手,然而现在退役的退役、转会的转会,新老交替,如今已是年轻人的天下。而新一轮的新老交替也即将到来,竞技圈从来就是这样残酷而无奈的地方。

  胜利,唯有竞技的主题永恒不变。

  黄少天定定看了他几秒,破天荒没说一个字,抄起自己的外套和机票就朝开放的检票处走去。王杰希紧随在后。

  这小子……怕是察觉什么了。

 

  说来也奇,微草和蓝雨这两家梁子是在第六赛季结下的,然而微草当打队长认识这对闻名职业圈的组合却是在第三赛季的场下。跟在那时的蓝雨队长后面,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蓝雨主场,远远看着微草众人熟悉场地。直到一年后一个少年微笑地握自己手说“请王队指教”,另一个直接就是“让你看看我们的厉害”。

  惨败——在配合还不成熟的最初阶段。然而第六赛季却有相匹配的实力与微草站在总决赛的舞台上一决胜负。

  蓝雨太有特色,选手特点无比鲜明,战术围绕着两个核心转;严格说起来,微草也是传说中的一人战队,直到第十赛季末期才隐隐有双核心的风采——真正的核心。

  这样的队伍无疑是幸运的,选手而言又是残酷的,当他们离去,人卡分离的痛苦远不是粉丝能够理解。

  所幸他们还有时间。

  恍惚中好像陷入了泥泞沉默的沼泽,过了一会儿才将自己从中拔出来,视网膜上透出几丝光亮。王杰希难耐地皱皱眉,坐着睡着这种睡姿让人十分难受。他感觉身边有什么不对劲,反应了一会儿忽然跳起来看向靠窗子的空座位,瞬间清醒了。

  人呢?

  王杰希冲去厕所找人,无果,漫无目的地搜寻了一会后只得返回座位,心急如焚,但再不坐回去乘务员小姐就来请他了。

  去哪里了?坐在座位上思索这个问题。乘务员推着餐车路过,王杰希摆手谢绝,心乱如麻。正这时喻文州发来短信。

  “现在什么情况?”

  “照片消失了。”

  两条消息接踵而至,王杰希一愣,连忙翻文件,发现果然有一张格式不正确,无法打开。

  “BUG修复了。”王杰希怔了一会,缓缓打下一行字。

  负担骤然消失,消失得让人毫无心理准备,根本没有松一口气的如释负重感。王杰希长叹,靠着后座扭头看窗,忽然看见玻璃不知是眼花还是其他原因,有点模糊。

  水汽消失得差不多了,王杰希努力辨认半晌,总算认出了几个字母。

  ——“THX”。

 

  G市某街。

  “真的不用我送你吗?”徐景熙想想又补充,“我有驾照哦。”

  “哎呀不用不用,你有这功夫还不如赶紧回去收拾收拾,队长回来唠不死你。”黄少天把行李箱拖出门口,鬼鬼祟祟地摘下帽子扇风。

  “哦,怪不得你溜号得这么快。”徐景熙撇嘴,换来对方的瞪视。“我说啊,你什么时候回俱乐部的?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我……”黄少天语塞,我也不知道啊,一醒来就从苏黎世空降到了G市……这跨国梦游也太离谱了,他自己都不信。“行了行了不说了车子等着呢,你也趁早回去看看家里吧,我先撤了哎!”

  “我都看完回来了!”徐景熙没好气地喊。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黄少天跟司机也是老熟人,闭着眼睛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鼓膜微弱地振动,他睁开眼睛,清澈的蓝空留下一道白色的喷雾,远远地朝北边延伸开去。白色的轨迹仍在刷新,没入强烈的日光。

  黄少天勾起嘴角,手圈成一个圆在玻璃上吐出一口热气。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小黄啊你多大了,交女朋友没?你妈不急我都急。”

  “没呢。”

  黄少天微笑回应,指尖玻璃上一个五角十边形若隐若现。



 

Fin. 

 

热度(92)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