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凶宅笔记】E区57号

· bgm:<Mr.M>


  新春的气氛很浓烈。

  花市刚刚开放两天左右,每个人的摊前都是络绎不绝,不断有花、草,或是一些新春的饰物被售出。花市发展了这么多年,早已不仅限于最初的形式了,像我现在正处于的这个花市,连一些动漫产品都看得到。

  花市有点大,被分成了好几个区。我所在的是E区57号,挥春区。这一个区基本上都是卖对联的,摊主有老人,也有年轻人,最夸张的是连十岁小孩都有——当然,那个摊子的生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中午一般是人流较为稀少的时候,可以稍微放松一下。我有午睡的习惯,这个时候便有点撑不住,坐在摊后头一点一点的,眼皮似有千斤重一般。

  “老板,请问您是写对联的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我打了个激灵,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嗯,没错。”我应了一声,这才抬起头打量眼前的人。

  灰色的夹克,里面似乎是件白T恤,配上牛仔裤——非常普遍的路人打扮。碎发,五官不怎么美也不特别丑,顶多只能算清秀。

  一个普通人而已。

  “客人要写对联吗?这里有些对联,您看看要写哪个?”我把小册子推到他面前。

  那人“嗯”了一声,接过去沉默地开始翻看。我等了好久,这期间一直没有新的客人来访,那个人也始终没有决定好到底要哪个,我开始担心,这生意怕是要黄了。

  沉默中,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所幸这时候又有新的客人到来。那个人见人多了起来,自动让开了位置。新来的客人倒是很快决定好了要写什么,有生意总是让人激动的,我暂时没了睡意,动作迅速地就给他们写好了字。

  期间我注意了那位最开始的客人几次,毕竟嘴上说是迅速,但实际操作起来最起码也要十分钟。还好,那个客人并没有不耐烦或是走人的意思,他又看了几分钟后,便把册子放回原处,退到了人群外。

  我以为他是要离开,心下正遗憾,没成想他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这边等待。见状我也连忙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工作上,免得分心引起失误。

  换纸的间隙,我无意中注意到他的手不安地放进口袋又拿出,再放进好几次。我几乎没废什么功夫就知道这个动作隐含的信息了——这还是多亏了我爸那个老烟枪的福。

  这人看起来年纪轻轻,就懂得克制了。要是我爸能早点明白这个道理,也不至于吃那么多苦。

  其实写字的时候是非常忌讳分心的,书法尤甚。以上这些心理活动都是我后来休息的空当自己琢磨的。十分钟过去,一副对联已经完成了,那些客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摊位。直到这时,那个普通的男子才走了过来。

  “客人看好了吗?”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某个位置。

  “就这个吧。”

  我接过来看了下,是个很平常的求平安的对联,对我没什么难度。点点头,又问了句:“横批呢?”

  “呃……”他愣了愣,似乎一时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我把另一个册子递给他,这回他倒是选得很快,只看了几眼立刻道。

  “那就这个吧,‘三阳开泰’。”

  “yang?哪个yang?”

  “阴阳的阳。”

  基本上每个挥春摊都会挂上几副对联作为背景,一是为了向顾客推销自己小摊,二是装点一下好不显得那么苍白。那人打量了几眼墙上的对联,问道:“你是用黑色的笔写还是金色?”

  “都有,看客人您要什么。其实黑色写好看些,但是黑色干得太慢了——喏,您看那副,吃饭前晒的,都两个小时了,现在还没干透。金色的相对来说干得很快,金粉嘛。”我边裁纸边答道,裁纸也是他的要求,似乎是因为他家门的两边空间不够。

  “……”

  那人沉思了几秒后,道:“还是写黑色的吧。”

  黑色对联等待干透所需要的时间是金色对联的几十倍,这点我最清楚不过。不过既然客人如此要求我也不可能拒绝,应了声后就开始干活了。

  那个人也不急着走,在旁边看着我写字。毛笔沾着墨水勾勒出每一笔的轮廓,不同的笔画构成不同的汉字,不同的汉字又构成不同的语句。这就是书法独一无二的魅力。

  在我写对联的时候,他手机响了一次。他刻意退了一些距离才接起,但我还是能听到一些零碎的对话。

  “……还好……你们那边?……花市……需要我带些种子过去吗?……呵,开玩笑……袁阮呢?……小心……嗯……新年快乐。”

  挂上电话后他就离开了,离开前说他三个小时后会回来取。

  “E区57号……”他抬头看着牌号,默默念叨了一句后转身走了。

  那个下午花市依旧是人满为患,各个摊子都闲不下来,我也是如此。他和所有造访过我的小摊的普通客人一样,来了又走,我心底里感激他们,但没办法全部记住。如果不是过道对面那三张正在晾晒的耀眼红纸,我几乎已经忘了他的存在了。

  下午五点左右,他来取回了对联。交钱的一刹,我无意中瞥见他腕上有个什么金属片闪了一下。

  他来的时候是中午,离开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


  和顺一门有百福,平安二字值千金。

  横批:三阳开泰。


  今年……是羊年呢。



Fin.


大家新年快乐~

说说这篇文吧,挺短的,今天逛花市产生的脑洞,没标CPtag是因为不想破坏了阅读感受,当原著向看也无妨。

强调几个地方,帮助理解。

· “一个普通人而已”——在我的理解里,江烁没有其他小说主角那种独特的人格魅力,他没有白开牛逼的体术,也没有秦爷无私的奉献精神,很多时候都被人牵着鼻子走,没有自己的主见,缺少一种主角气质,因此我眼里他就是个普通人【当然大家理不理解就……

· “家门前两旁墙壁的空间不够”

· “要带些种子过去吗?”——时间线:种子界。

· “平安二字值千金”

· “三阳开泰”——今年是羊年,今天看的很多摊子都把这个“阳”改成了“羊”。可江烁没有这么做,至于原因……少年篇时秦爷有个“三”字开头的四字方术局,还记得吗?

热度(9)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