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朋我】烁烁烁烁烁你爱我

· 真人真事改编【误】详情请看贰花微博

· 时间线设定为一切结束之后

· 前方逗比秦爷出没,前方逗比秦爷出没,前方逗比秦爷出没

 
 


 
 

  【据说给宠物起个喜欢的人的名字是对对方爱的表现。】

 
 

  ……

 
 

  秦一恒有段时间没上街了。

  虽说他原本就是个半死宅,一般没事不喜欢出门跟人打交道,但这回感觉真的不一样。不仅是因为周围略显陌生的环境,大概还有他与此前截然不同的心态有关。突然闲下来反而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也许连秦一恒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被卷进的这场局。他只知道好像从很久以前开始,自己就没有一天过得安生:赚钱赚得磕磕绊绊,看宅看得鸡飞狗跳,藏个砖老天也不让他顺心。搭上火车铲桃花——不对,铲除威胁。想独自出个门却被迫表演了一场风骚的汽车追逐战。好好一搞方术的愣是把自己搞得像特工一样,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哪门子孽。一定是因为他欠了很多钱……

  对,一定是因为欠了那家伙太多钱,所以才把自己全部家产都赔进去了。

  言归正传。这次他出门是因为马善初又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求他帮帮忙。两人也算老交情了,秦一恒没有拒绝,他只是有些惊讶马善初居然还在做这行,换句话说,他还没脱离单身……

  这次的问题不算大,马善初有了经验后也知道哪些东西该碰,哪些东西是不能碰的。完事时正好是饭点,于是他就极力挽留秦一恒吃顿饭再走,对方答应了。

  地点就在家里,由马善初下厨。菜端上来时秦一恒注意到,马善初特意把菜装进了一个小碟子里,放到角落,叫了几声后,一只灰色的猫钻了出来,卧在了碟子面前。

  “那是你家的猫?名字怎么这么奇怪?”秦一恒随口道。

  “其实,这个名字……不是它的。”马善初笑得有些尴尬,“是一个姑娘的。”

  “人?”秦一恒不由得又看了看那只猫。“你是喜欢人家还是恨人家?”

  “喜欢啊!当然是喜欢!只是一直没敢说……”

  马善初也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像在回忆:“后来实在想得有些过分了,这时正好收到别人送我的这小玩意,就……”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哎,说真的,每天叫叫它,感觉我们的关系都近了很多。大概哪一天我也可以对着真人这么叫了吧……”

  吃完晚饭,秦一恒就离开了马善初家。嘴上没说,心里头一直在琢磨马善初的话,后来想,反正自己也没养宠物,瞎琢磨这些干啥。

  ……惊喜总是在你出其不意的时候到来。

  当秦一恒看到自己家门口写着“望好人收养”的牌子和一个……可疑的摇篮时,心里就有一股相当不妙的预感。

  天灵灵,地灵灵,上帝保佑菩萨保佑不要让我看见一个婴儿……

  他在心底默默地做着祷告,伸出颤抖的手抓住盖在上面的毯子,小心翼翼地掀开……

  是对龙凤胎。

  ——呸,是只小公狗和一只猫,母的。目前都还是小崽子。

  正当秦一恒思考着是送收养所还是送收养所还是送收养所时,两只小崽大概是因为饥饿醒了过来。小猫眼睛都没睁开,两只小爪子软绵绵地扒拉住秦一恒修长的手指,柔软的舌头在指尖磨蹭,让人酥到骨头里。

  我%……#%!…………&……

  秦一恒,完败。

 
 

  ……

 
 

  等到小猫崽和小狗崽长到可以在家中四处乱窜时,秦一恒才想到应该给它们起个名字。同时他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是个起名无能星人……

  脑中纠结名字纠结得头都大了,正打算放弃浪费自己宝贵的脑细胞去百度一下,马善初那所谓的取名理论冷不丁地蹦进脑海里。

  试试呗?反正又不要钱。

  秦一恒把两只乱动的小东西都抓回篮子里,目不转睛地盯着。

  “江烁?”

  ……有点奇怪。

  “小江?”

  猫崽狗崽有志一同地想爬出来,压根不鸟他。秦一恒有些泄气,心想再试最后一次。

  “烁烁?”

  “喵~”

  “汪……”

  两只毛茸茸的崽子忽然就安分下来了,还很配合各自地叫了一声。小猫的瞳色和毛色都是琥珀色,看起来真像小太阳一样烁烁发光。

  秦一恒大喜。从此小猫崽的名字叫烁烁,小狗崽的名字就叫烁烁烁。

 
 

  ……

 
 

  江烁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工作原因吧,挺久没联系他了。不过这对秦一恒来说是好事——他还挺担心该怎么解释用对方的名字给猫狗起名的事。今儿早上江烁给秦一恒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本来打算今天过来找他的,但感冒一直没好,就先等等。反正年他们肯定是要一起过的,跑不了。

  完了江烁还骂了他一句:“咱俩都多久没一起过过年了。”

  秦一恒一直安静地听着。烁烁过来抓他裤脚,喵喵地叫得挺欢,都快盖过电话那头的声音了。秦一恒轻轻用脚把它推开,拿开话筒小声道了句:“烁烁,去那边。”

  电话那边的喷嚏震耳欲聋。

  秦一恒:“……”

 
 

  ……

 
 

  年还没到,秦一恒没等来江烁,倒把白开给等来了。这货除了抓鬼有点能耐其他方面就一扫把星——对秦一恒来说。

  “哪来的?”

  秦一恒看着站在自家门口的一人二狗,面如寒霜。他妈的让他出门帮忙溜下狗,怎么叫他买一送一地溜回来两个?重点是——都是公的!

  “这你可问错人了,”白开耸了耸肩膀,一脸无辜。“它一定要缠着三烁回来,我有什么办法。”

  “三烁……你就不能老实叫它的名字吗?”

  “就你那傻逼名字,也只有你这个傻逼主人敢叫。老子丢不起这个脸。”白开呸了一声。满小区大喊“烁烁烁”?这他妈都赶得上羞耻PLAY了,也不知道秦一恒哪根神经搭错,居然起个这么傻里傻气的名字。白开稍微想象了一下秦一恒遛狗的情景,忽然有种想狂笑的冲动。

  “我说你是思念过度啊,还是谈恋爱情商不够用透支了一点智商过去啊?我看等小缺知道真相后你怎么收场。”白开说。

  “跟你无关。”秦一恒没搭理他,只是低着头与两只狗对峙着。烁烁烁是只拉布拉多,而跟它回来的这只看不出品种,身上有些脏,一看就知道是被人遗弃的,既然如此那也肯定不是什么贵重的品种。两只狗不知道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共鸣,死赖在一起大有you jump I jump的决绝意味。

  “喵……”

  烁烁踱到门口,望着不速之客打了个哈欠。

  秦一恒最终还是收留了那只不知道哪里来的流浪狗,为此他又是洗澡、又是打针的折腾了半宿。白开躺在他家沙发上和烁烁看电视别提多惬意了,呆到晚上十一点接了个电话后才回去。秦一恒又忙了好一会儿,才把新成员安顿好。躺上床后精疲力尽,都没力气思考名字的事了。

  管他的,既然是跟他家烁烁烁回来的,那就叫“你爱我”好了。

  

  ……

 
 

  你爱我在秦一恒家住了一周左右。在它誓死抗拒自己的名字六天无果后,终于在第七天接受了名字的设定。而同样也是在第七天,江烁敲响了秦一恒家的门。

  “烁烁,啊呸……”也许是叫习惯了,秦一恒张口就暴露。

  “靠,一见面就骂我?”江烁极度不爽。

  “没骂你。”秦一恒笑,把他让进了屋。江烁进门就闻到一股不熟悉秦一恒的味道,疑心顿起,在屋里里里外外转了三圈,有以下发现:阳台上,拉布拉多一只;茶几下,黄猫一只;大门边,黑狗一只。各据一角,三分天下。

  秦一恒怀着略显忐忑的心情,沉默地看着江烁转完后一脸困惑地走到自己面前。

  “这些……你养的?”

  “嗯。”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小动物啊?还残害它们来着?”江烁挠头,“都叫啥啊?”

  ——该来的总会来的。

  秦一恒视死如归:“……烁烁。”

  江烁沉默了三秒。

  “那只呢?”他指了指阳台。

  “烁烁烁。”

  江烁沉默了十秒。

  然后他抄起沙发上的靠枕作势要扔:“妈的秦二老子这些年为找你上山下海跑遍全中国你就这么对老子?第三只是叫烁烁烁烁还是江烁啊?!”

  秦一恒连忙按住他的手,“你误会了。”

  江烁瞪着他,等他的解释。

  秦一恒说:“第三只的名字里没有烁,它叫你爱我。”

  刚刚适应自己新名字的狗特别配合地叫了一声。江烁彻底失语。

  ……秦一恒最后还是挨了一靠枕。

 
 

  ……

 
 

  新年将至,江烁来了秦一恒家就没打算回去,直接住那了。甚至连一件衣服都没带。反正衣服他照穿秦一恒的,枕头秦一恒家也随时备着两种,吃的更不用他操心。唯一的,也是最大的麻烦,无疑就是那三只名字稀奇古怪的宠物。

  倒不是说它们多吵闹多难照顾,而是……江烁得负责每天溜它们的任务。原因是每到这个点秦一恒都呆在厨房里,没空。

  没错,那家伙说过年还吃外卖下馆子未免太寒酸了,于是打算自己动手弄一桌家常团圆菜。不过太久没接触这些,未免有些生疏,最近正对着菜谱练手。

  说真的……江烁宁可他把厨房炸了,也不愿接这个掉SAN值的任务——反正也不是他家的厨房。

  自从江烁第一天出门忘记带绳子,三只撒腿儿转眼跑得影子都不见,导致他满小区大喊它们的名字后,他之后就是忘了穿鞋穿衣服出来裸奔,也绝对不会忘了带上狗绳这个至关重要的道具。光是想象一下当初的场景就让他一阵恶寒。

  “烁烁——”

  第一个先喊比较正常的,适应适应。

  “烁烁烁——”

  ……好像有点耻。

  你爱我江烁却是无论如何喊不出口,尝试了N次都以失败告终。后来他想出一个办法:假装站在楼底下,仰头对着秦一恒家的窗口,干脆把所有名字集合到一起喊。

  “烁烁烁烁烁你爱我——”

  ……好像更耻了。

  而且这种告白式经典场景的台词似乎有些不对,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我爱你”么?想到这江烁就忍不住不去想秦一恒遛狗的情景,于是一个诡异的画面跃入脑中:穿着修身西装站在江烁楼底下,秦一恒手捧一束99朵的玫瑰花,地上还用红玫瑰摆了个大大的心的形状,对着楼上江烁窗口大喊,“烁烁我爱你——”

  江烁一个冷战。他果然是因为最近太太平,结果狗血肥皂剧看太多了。

  在进行了一场锲而不舍的捉迷藏后,最终赢家是江烁。他一手抱着猫咪,另一手紧紧抓着狗绳,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让它们跑了。这回就算天皇老子也没法让他再去掉一次SAN值了,让秦一恒自己找去吧!

  江烁一系列诡异的言行举止终于成功引来了警察叔——好奇的居民。这位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男子很感兴趣地问,“兄弟,找狗呢?”

  “嗯?啊……啊。”江烁有点没反应过来,吞吞吐吐。

  “刚听你叫它们名字来着,叫啥?”男子继续好奇。

  于是江烁介绍了一下烁烁和烁烁烁,男子一听,乐了,“第三只是不是叫烁烁烁烁?”

  江烁皮笑肉不笑:“不是,是你爱我。”心里头早把秦一恒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对方正如刚听到这个名字时的江烁一样,沉默了好久才再次开口道:“您的品味……真是独特啊……”

  “不是我取的,是它们的主人……”江烁苦笑。

  “什么样的主人才会给狗起这种名字啊?”那人也笑。

  “是啊,什么样的人呢……”江烁自言自语。在过去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里自己都被他好好地保护着,是一片混沌的黑暗中最最让人信赖的存在,就算口口声声别再跟过来了我要跳河,到了自己遇到危险时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出现……

  也许是江烁嘴角的一抹笑意出卖了他,那人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给我讲讲?”

  江烁狐疑地回望着他。

  “我是个网络自由小说家,最近正在收集材料。”那人解释道。

  “嗯……”江烁打量了一下对方几分钟后,还是信了,可能更主要的原因是往事回忆如洪水猛兽一发不可收拾吧?

  “找个地方坐着吧?看起来会是个很长的故事。”那人提议道,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拿起了笔和小本子。

  江烁深吸一口气,决定从一切的源头开始讲起。

 
 

  “我认识一个朋友,叫秦一恒,他勉强还算是个懂行的人……”

 
 

Fin.

 

热度(65)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