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朋我】不良夜

· 时间线是诡事录的《桃树》 

 — 

  慵懒的季节总是容易让人犯困,提不起劲,在所有人尚未察觉的情况下春天已经悄悄地从指缝溜走。和六月份日益攀升的温度一样,压在学生们肩上的负担也随着期末的来临日益增大,重点学校尤甚。江烁是通过自己实力考进来的,成绩维持得还不错,但是物理方面还有些薄弱,于是逮着张凡给他恶补了一段时间。 

   那两个星期都被期末考试压得完全没心思想别的,等到走出考场,神经彻底放松下来的那一刻,江烁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跟秦一恒联系了。 

  考试成绩出来后,总算不负众望地拿到了个让家长老师都满意的成绩。江烁和张凡商量了一下,准备趁这个暑假去外面好好玩玩。张凡怂恿江烁把秦一恒也叫上,后者考虑了没两秒就答应了。 

  “……旅游?不去。”秦一恒在电话那头非常干脆。江烁冲一旁等结果的张凡吐吐舌头,他就知道没这么容易搞定。

   “秦一恒,你就跟我们去看看呗,老闷在家里有什么意思?看风水也不能纸上谈兵啊,多出来实践实践。”江烁张口就胡扯。 

  那边的人无奈地摇头,笑道:“风水哪有教材这种东西,都是我跟爷爷学的。” 

  “秦一恒……”江烁不死心地又劝了几句,期间张凡也过来帮腔。软磨硬泡下秦一恒最终还是答应了,他怀疑自己要是一直不答应的话那两个家伙能生生“煲”光他们家的电话费。 

  张凡和他的初中同学取得联系后,三人很快便动身了。A市是一座南方小城市,气候宜人,很适合假期游玩。那初中哥们的家长对重点学校出身的江烁和张凡,以及看起来十分乖巧懂事的秦一恒赞不绝口。江烁一边不好意思地客套着,一边偷瞄了秦一恒几眼。这场景太熟悉了,这不是每次秦一恒上他家来必须上演的戏码吗?看来“别人家的孩子”理论不论在哪家都是适用的。 

  那哥们家还算富裕,家中面积挺大,客房里三个男生挤一挤也勉强睡得下。借住在他家这段时间里几人玩得很尽兴,江烁带了个相机扔包里却没怎么用,男孩子一旦嗨起来什么都不记得。倒是秦一恒细心地用它拍了不少照,后来这相机干脆就由他保管了。 

  有一天哥们的父母因为单位临时有事出去了。没了大人在场,四个小孩在家里疯了一天,好在最后还是保有一丝理智,知道要收拾干净,做好表面工作。

   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张凡心血来潮,和他们招呼了一声就拉着他那哥们去初中母校参观了。人走了大半,屋里一下清净不少。江烁趴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漫画书,思绪总是跳到别处,东想西想的,根本没看进去多少,干脆把书一合,盖在脸上。 

  夜晚将近,一个白日又将走到尽头,无论是忙碌的还是兴奋的人们,到了这个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感到疲乏。倦怠的意味在空气中滋长,被金色的风吹乱,送到每家每户。杂志的封面异常光滑平整,没几秒就从脸上滑了下来。黄昏的阳光突然刺进眼睛里,不疼,还有点温度。江烁眯起眼去看另一边的秦一恒,模糊的视线里,那个人大部分隐匿在阴影之中,柔和的光线为他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像是没来得及聚焦完毕的镜头迫不及待地按下了快门,只留下一个模糊的感觉。恬静,安详。

   秦一恒低着头在看一本书,是他从家里带过来的,此时正微蹙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江烁好奇心起,蹑手蹑脚地想靠近,遗憾的是对方并没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很快就发现了他鬼祟的举动。江烁干脆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

  “在看什么?” 

  “方术。”秦一恒笑了笑,任他把书拿走研究。“只是上面有个地方提到了烟……我不知道烟会有什么用。”秦一恒有些茫然。 

  “上面没说吗?”江烁翻来覆去地看。他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新世界:书上的文字毫无疑问是他学了十几年的中文,可是当它们组合起来的时候,他发现他一点都看不懂! 

  秦一恒摇头,“只是提到了这个道具,但没提有什么用。后面应该有记载吧。” 

  “你知道它的作用又有什么用,你也不会抽啊。”江烁半开玩笑道。 

  “……还真是。”秦一恒表现得有些无奈。 

  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偶尔响起的沙沙书页声。江烁去厨房逛了一圈,发现零食早已被扫荡一空,别的东西出于礼貌他也不敢动,跟秦一恒打了声招呼后就下楼买小吃去了。 

  秦一恒再次一个人陷入了方术的世界。十分钟后,大门咣的一声打开,江烁风风火火地抱着一袋东西冲了进来。 

  “秦一恒!你看!”江烁左掏右掏,兴奋地从袋子里捞出一个盒状物举到秦一恒眼前。 

  “烟?”秦一恒发怔,反应过来后哭笑不得。 

  “我在小卖部看到的,顺手就……”江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买的时候也没多想。听见他说要烟后那老板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八成是把他当小区里的不良少年了。 

  江烁张口正想说些什么,大门处传来开锁的声音,紧接着客厅里出现了热闹的人声,显然是有人回来了。江烁慌忙把烟盒塞到口袋里藏起来,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紧张。他给秦一恒比划了一下手势,叫他不要说出去。另一个少年只能无奈地点头答应。 

  他们还需要借住一阵子,目前还得继续扮演“好孩子”、“好学生”的身份,现在暴露“本性”有点得不偿失。

   …… 

  餐桌上,心怀鬼胎的某人有点坐立难安,填饱肚子之后就开始不停地给秦一恒使眼色。 

  “……咳,阿姨,我们吃完了。想下去散散步。”秦一恒站起来很有礼貌地说。 

  另一边江烁和张凡打了声招呼,那家伙本来也想跟的,可是饭没吃完,只能放他们走了。 

  “快走快走。” 

  甩掉所有人后,江烁马不停蹄地拉着秦一恒下楼。这种心情就和他小时候想瞒着家长干个小恶作剧时的感觉如出一辙:心跳加速,带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紧张,混合成了一种名为肾上腺素的东西,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兴奋和刺激。 

  夜晚六七点的小区是一天中较不那么冷清的时期,上了年纪的老人们秉承着“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的理念,大多习惯于晚饭后出来四下散步。两人一路走来已经遇到过不下五个老人了,江烁看起来有些犯愁,他对这里不熟啊!早知道下午来踩下点就好了。 

  秦一恒一直很被动地被江烁拉着走,忽然他扯了扯江烁的衣袖,指指一旁的灌木。江烁心领神会,确认周围没有人后迅速藏到了掩体后面。 

  “现在试?”江烁掏出打火机,眼睛亮亮的。 

  “不然呢?” 

  江烁“嘿嘿”地笑了两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递给秦一恒,学着电视里那些人的动作有些笨拙地点燃了它。

   一点火星在黑暗中尤为醒目,袅袅白烟从一端不停冒出。秦一恒犹豫着掂量了下手中的小玩意儿,又抬头看了看江烁满怀期待的眼神,小心翼翼地挪到唇边,尝试性地吸了一小口。 

  “……” 

  微凉的气体吸入体内,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口腔,苦涩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起眉。 

  “怎么样?”江烁见秦一恒的表情忽明忽暗,略显着急地问。 

  秦一恒看着他笑了笑:“要不你试试?” 

  “我?”

   迟疑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烟。空气中的烟味开始加大,只是身处其中的两人浑然不觉。江烁犹豫了几秒后,下定决心般地狠吸了一口。 

  “——咳!咳咳……” 

  俗话说一口吃不成胖子,江烁这一下却是差点把自己撑死。害怕被人发现,只能捂着嘴拼命咳嗽,一边还手忙脚乱地想把罪魁祸首的烟给辗灭了。秦一恒帮他拍着背顺气,顺手抢过还在冒烟的小玩意扔在地上一脚踩灭。 

  江烁咳了一会后缓了过来,和秦一恒相望无言。过了几秒,不知道谁先泄出了笑声,两个少年看着彼此不同程度的狼狈相笑成一团。 

  “我觉得不是我们的问题,是烟的问题。一定是因为我买的太便宜了才这么难抽。”笑完后,江烁一本正经地道。 

  “等你有能力赚钱的时候再去考虑高档货吧,江总裁。”秦一恒笑。 

  “哎,秦一恒你看过《家有儿女》没有?我记得里面有个镜头就是一堆不良少年蹲在草丛里抽烟……” 

  两人又玩闹了一阵子,直到张凡的电话追了过来才惊觉已经过了那么久。江烁反复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留下烟味,秦一恒说就算有,他自己也是闻不出来的,所幸张父也是抽烟的,回去后洗个澡也就消掉了。 

  “……对了,张凡说今天听来个好玩的传闻,叫我们赶紧回去。” 

  “行。” 

  “那这烟……”江烁迟疑。秦一恒轻轻笑了笑。 

  “留着吧。就算以后用不着,好歹也是个纪念。” 

  “……也是。” 

  江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烟盒塞进了口袋,于是路人的目光更加异样了。他起先还有些心虚,看到秦一恒平静的侧脸又放下心来,后来干脆在路上哼起了小曲。

  ——就当它一夜“不良”人吧。

   

   

Fin. 


和 @Nvom食音 讨论了一下,有志一同地认为两只初次抽烟的场景一定非……常……美……味……^q^

热度(15)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