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青凡】轨道

· 百粉点文,还债系列




  如果非要叶凡给自己认识的人冠以一个“变态”的称号,刘青的大名绝对高居榜首,其次就是廖涛……当然,这两者的变态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但若说到女朋友相关,除了刘青叶凡还真想不到其他人。呃,还有李大伟,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另外叶苹也勉勉强强可以凑个数。
  总之,女朋友这个概念,在叶凡的印象里还停留在刘青女友那个阶段。在他看来那才叫正版女朋友,叶苹充其量也就是个诈骗份子。所以在一次偶遇之后,叶凡一经提醒就想起了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学姐。
  ——他记得刘青曾经说过她叫小雨。
  叶凡没在执行任务,屁股后面也没有术者跟着,于是就停下跟她聊了聊,顺便打量了一下对方的精神样貌。倒不是图谋不轨,而是他记得这女孩是被刘青甩了的,但现在看起来好像生活滋润得不得了。
  叶凡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起来了,他忽然很想知道刘青是怎样结束他所谓的“爱情”的。不过叶凡再小白也知这是揭人伤疤,他自认自己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何况这不是脸皮问题,已经关乎人品问题了,于是只得按捺下心底的冲动。但没想到他不说,反而是对方主动提出来了。
  “别学姐学姐的了,叫我小雨就行。”小雨笑着,“对了,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刘青?”
  “咳……”叶凡被水呛了一下,过了几秒后才说:“呃,算见过吧?”
  “他现在看起来怎么样?”小雨问。
  “啊……他……”
  叶凡嘴上应付着,内心却在仰天长啸:什么情况?风流男主无情甩下女友另寻芳花,女主痴情等候数十年载只为浪子回头?呃,好像没有那么久……
  叶凡平复了一下心中奔腾的草泥马,这才开始认真回答这个问题,同时脑中开始回忆刘青平时生活的一些细节。
  喜欢端着个破茶杯喝茶。
  脸上总是波澜不惊。
  帮助自己时非常可靠。
  蹭自己饭时非常可恶。
  神龙见首不见尾。
  气息变态,身手强得诡异……这个不能说。
  青衣过处,血溅三尺……这个更不能说。
  叶凡梳理了一下,发现还真没什么好说的。该知道的想必他女友也差不到哪去,不知道的又是不能告诉她的。于是他只能给了个最烂大街的答案:“虽然他总是冷冰冰的吧,但我看得出他过得挺好的。”
  “这样啊。”小雨好像很欣慰。
  “那个,可能我有点冒昧……”叶凡挣扎了一会,“你和刘青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叶凡实在是忍不住了。不过他看小雨提到刘青时非但没有怨恨,相反还有种老朋友的感觉,觉得应该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打击。就算有,以叶凡简单的观察来判断,也不严重。
  果然,小雨只是平静地说:“他给了我一封分手信后就分手了。怎么,你不知道?”
  叶凡解释道:“不是,我……等等,分手信?那是什么?”他突然反应过来。
  “分手信啊,字面意思。”
  “多少字?”叶凡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没数,十几页呢。”小雨说,“知道他有自己的难处,我当然不会强迫他,于是和平分手。不过,我们还是朋友。”
  叶凡心中大呼:叶苹你好好学学人家,什么叫中国好女友?这就是啊!话说回来刘青居然写分手信,还是十多页……真不愧是A师大前·中文系主席。不过也许其中五页写的都是诗也不一定……叶凡的思想又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小雨探头看了看公车,冲叶凡一挥手:“我的车到了,走啦。”
  叶凡礼节性地挥手。小雨上车前回头,“刘青以前经常提起一个师弟,今天我才知道,那个人就是你。”说完笑了笑,转身离去。车门迅速关上,引擎启动,公交绝尘而去。叶凡想再追问几句,人家早已开出数米了。
  叶凡在原地傻站了半分钟。刘青经常提起他?这倒是个新鲜事。但是看刘青女友那笑意满满的眼神,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啊!
  叶凡忿忿不平。
  ……
  转眼寒假又要到了,A师大的学生正沉浸在一种痛苦并快乐的氛围中。但叶凡远远望着学校大门却只有唏嘘的份。他的学籍早就被A师大删除了。乌鸦当初说就当是提前找好了毕业后的工作,可是总共算下来任务也没几次,这之后他堂堂一个黑组组长反而像个编外人员一样无事可干。眼见又一个合家团圆的漫漫长假即将到来,叶凡不觉得孤独寂寞,只觉得人生无望。
  想着给乌鸦打个电话找事干干,结果刚掏出PDA,电话就响了起来。一个不认识的号码。莫不是乌鸦?叶凡心下犯嘀咕。
  “谁?”
  “刘青。”对面答道,“你现在在哪?”
  “呃,A师大附近。”叶凡说。
  “嗯。老师说春节快到了,问你去不去他那里一起过年?”刘青说。
  “当然啊!”叶凡惊喜交加,他还以为找不到父亲了。转眼又纳闷道,“为什么爸不给我打电话?”
  “他有你新手机号吗?”刘青反问。叶凡恍然。
  “那就这么定了。”话筒那边传来鼠标点击声,“机票订在月底,然后转车去淳杨县,再之后的路程我就不知道了,你去过,应该比我熟吧?”
  叶凡越听越觉得不对劲,问:“这是要去哪?”
  刘青淡淡道:“叶家村。”
  叶凡惊得差点没跳起来:“干嘛去那儿?”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老师本来就是叶家的掌门人,何况你还有叶信,怕他们灭了你不成。”
  那次杀廖涛叶凡一直在村外徘徊,压根没有进村的机会。本来父亲说叶情的那一茬时还觉得没什么,但回来后又听得颖夜对叶家村冰冷的描述,只觉得毛骨悚然。
  “但是,我们两个黄昏的……”叶凡还在试图挣扎。那边刘青叹了口气。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去问问老师,不出意外的话就两个星期后见吧!”刘青说完挂断了电话,留下叶凡一个人继续在A师大门外惆怅……
  ……
  两个星期转眼就过,对叶苹和小扬来说看看电视逛逛论坛就过去了。五毛兄弟更好打发,网吧一天就泡过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近视。
  刘青过来接叶凡时,另外两人得知是人家父子团聚,也知趣地没有跟来。只是小扬看见刘青也要去时表达了些许疑问。
  “他爹是俺老师。”刘青扔了这么一句话后,扬长而去。
  刘青直接把叶凡带到了火车站,也没告诉他要去哪,风风火火地登上了车。期间叶凡因为白牙差点被扣下,结果又是刘青帮他化解危机。
  “走哪都能惹事,你能不能带脑子出门。”刘青数落他。
  “我那是意外……”叶凡辩解,每次都因为白牙过不了安检他也很郁闷,总不能把它扔家里吧。难怪乌鸦、叶苹、林俐他们的武器都那么别致。
  “话说,为什么你没事?”叶凡忽然想起一事,“你的武器到底是什么?难道你的气息已经达到注入空气的地步了?”
  刘青只是淡淡一笑,并不作答。深知他这个反应的意思的叶凡也只得作罢,他太熟悉这种表情了,每次刘青想隐瞒一些事情时,就是这个表情。
  刘青对自己已算是相当坦白了。同为黄昏的人,他没告诉小扬和颖夜青衣使的身份,却唯独告诉了他——尽管那算是个意外。经过这么多事,他对刘青已经是百分之两百的信任。他不想说,叶凡也不能逼他。即使真想逼,也得掂量掂量两人之间的差距先。
  车票买的是上下铺,刘青上车后没多久就蹿了上去。叶凡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火车在铁轨上飞速奔驰着,整个车厢也跟着摇晃,像婴儿的摇篮。
  在叶凡的记忆中,这样和刘青单独相处的时候不少,但仔细一想,大多数情况好像不是在任务就是刘青拉着他逃命。两人除了在A师大那段时间,就没能安安稳稳地单独在一起吃过饭。
  火车开动后不久,车灯忽然熄灭了。
  “火车什么时候到站啊?”叶凡敲了敲头顶的床板。
  “明天中午。”刘青的声音飘下来。
  叶凡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却暂时没有睡意,干脆开始练气。
  漆黑的车厢里,有老人偶尔的咳嗽声、有人们低声交谈的声音、有男人打呼噜的声音、还有乘务员走过时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随着叶凡专注度的集中,这些细小的声音也越来越遥远,包括上铺隐约可闻的呼吸声。
  普通人睡不着都是吞安眠药,叶凡睡不着却是练气。练着练着就睡着他不是第一次了,似乎这玩意就是专门用来治疗失眠的。
  小扬总说他缺乏警戒性,被人捅一刀说不定就直接睡过去了。
  叶凡的回答是对他们绝对的信任,虽然无耻,但心中的确是有这种感觉。
  信任他绝对的实力。信任有他在,自己绝不会被捅。
  那万一……他不在了呢?
  思至此,叶凡的气息突的一绕,吓得他赶紧停下运气。上铺的刘青察觉到了气息的波动,“干嘛呢?”
  “没事没事。”叶凡连忙应道。
  “在外面注意点,现在想要你命的术者一抓一大把。”刘青压低声音道。叶凡连连点头,把刚才无意中放出来的气息收了回去。
  那万一他不在了呢?
  叶凡躺回去,继续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结果没过一会就放弃了。倒不是他想不出答案,而是他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其实凭自身精湛的气息和自己的努力,叶凡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做到察觉周围任何的风吹草动,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但他一直没有这样刻意去训练自己,这也是叶苹等人非常不放心他独自在外的原因。
  叶凡记得小时候父亲总会守在旁边看着自己睡着,而自己睡得非常安稳,不到天亮绝对不醒。因为他知道父亲就在旁边,天塌下来父亲也会保护自己。现在在叶苹他们身边,这个一觉睡到大天亮的习惯依然没改,只是安全感来源的对象变化了而已。
  天如果真的塌下来,上铺的刘青肯定第一时间遭殃——这个想法比较缺德,换个矫情点的说法,天塌下来也有刘青帮他顶着。顶不住了,再一起跑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就像脚下的这条铁轨,你永远不知道它会通往何处,在哪里终结。
  ——反正你我必定会在终点站相遇。



Fin.

没写出心中的感觉……ORZ

热度(46)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