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云乌

  十九年前,云风5岁,乌鸦5岁。初次选拔中,云风第一次遇见对方,并在他手下吃了次大亏。
  十七年前,云风7岁,乌鸦7岁。两人接到了黄昏派下来的第一个任务,搭档合作,出色完成。云风发现对方没有想象中那么阴沉,相反看到自己受伤还急切地跑过来关心。
  十四年前,云风10岁,乌鸦10岁。经过第N+1次的检测后,云风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渐渐超越了乌鸦。
  七年前,云风17岁,乌鸦17岁。像是验证乌鸦的推测,云风被组织任命为蓝衣使。
  六年前,云风18岁,乌鸦18岁。乌鸦第一次接过云风递来的烟,被呛到了。
  三年前,云风21岁,乌鸦21岁。昏暗的房间里,云风亲吻着对方起伏的胸膛,乌鸦死咬下唇。云风无奈地抱怨他可不想被别人当做奸尸癖。
  两年前,云风22岁,乌鸦22岁。乌鸦成为黄昏最高负责人,云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肃清内部的计划。与此同时,乌鸦终于答应不再忍耐声音,云风倍感欣慰。
  一年前,云风23岁,乌鸦23岁。乌鸦被气胶炸弹所伤,云风心急如焚。杀了心怀鬼胎的明指后乌鸦的病情却迅速恶化,云风恨不得把他的尸体刨出来再劈一次。
  一个月前,云风24岁,乌鸦24岁。乌鸦孤身走上一条崎岖的山路,在血色黄昏的灵堂内摆上一位故人的名字。
  两年后,云风24岁,乌鸦26岁。红色的余晖照亮灵堂一角,如血的黄昏正对着一张沾灰的遗照和旁边的几片亮黑色羽毛。



Fin.

啊……我竟然真的这么干了……最近超想看乌受,用个短打投喂一下自己qwq
期中考完回归了。目前青凡开了个头……嗯,待我慢慢还债……

热度(7)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