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朋我】楼上楼下

  由于职业特殊的缘故,全中国都有他江烁名义下的宅子。但偶尔碰到比较凶险,秦一恒处理起来有点棘手的宅子时,江烁都会把宅子过户到秦一恒的名下。对普通人来说,拥有几套宅子已经是他们不可企及的追求,但跟江烁一比还是差远了。不过秦一恒也并不在乎这些,他银行卡里的够用就行。
  可江烁知道的只是明面上的,秦一恒瞒着他暗地里收了几个宅子备用,其中有一个就是他们合伙拿下的第一个凶宅楼上那间。
  秦一恒当初买下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考虑到那些砖的原因,他决定把这里作为一个长期据点。以前那个家他早晚都会离开,不如提前就给自己铺好后路。
  不过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
  秦一恒有天回家看到小区门口停放的那辆熟悉的车时,脑子里滑过中学时期听过的这样一句台词。
  他匆匆赶到自己住的那栋楼前,远远观望了一下,并未发现异常。秦一恒在周围等候了片刻,正琢磨着是个什么情况,就看见几个工人陆陆续续走进了楼道。
  得,这下不用猜了。
  既然他们把工人都叫来了,应该不会那么快下楼,秦一恒于是跟在工人身后进了楼。为了进一步确认,他在一楼停留了片刻,果然见电梯在那一层楼停下了。
  进入家门,秦一恒立刻来到阳台。虽然大白天车水马龙的,可小区里还算比较清静,又加上离得近,他无需费什么力就能听到楼下的动静。先是有人声,似乎是在商量什么事,过了一会后便传出了比较大的动静,还挺有节奏感。
  秦一恒把手搭在阳台的扶手上,隐隐还能感到一些震动。
  他叹了口气,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这事绝对和白开脱不了关系。
  这事的确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按他推测的正常情况,江烁找过来一定没现在这么快,至少也需要两周的时间。这只能说明他们得到了什么高人相助,但他目前还无法确定这人到底是帮江烁还是有其他目的。
  秦一恒站在阳台上默默梳理着眼下的情况。过了没一会儿,他觉察到那个震动的感觉消失了,紧接着是一声惊呼。随后重新陷入了寂静,估计是下面的人在低声交谈。
  ——那堵墙看来是瞒不住了。
  秦一恒看了看渐渐西下的红日,按灭了烟头。
  ……
  白开并没有在此久留,他临近晚上就开着车回去了,留下江烁一个人住在宅子里。
  秦一恒忽然记起,江烁刚刚拉着他入这行后接了第一个宅子,当他看到满墙的血手印时吓得脸都白了。尽管解决之后自己再三保证不会有问题,对方却还是不依不饶地拖着他住了一个月。
  江烁的胆子并不大,这是天性,即使小时候经历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日后再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会本能地感到害怕,并寻求自己的帮助。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通常都是江烁作饵,他在守。不知道白开是怎么处理的,但他猜江烁此刻的心里一定不平静。也是,在家里头发现这种东西,换谁都平静不了。
  入夜后,秦一恒关掉了灯,临睡前又到阳台上看了一眼,发现楼下灯火通明,看样子不到天亮是不准备关了。想了想房主的小心思,不禁失笑。
  那堵墙其实并不会危害人,否则不管是白开还是秦一恒都不会让江烁一个人住进来,而墙引来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威胁。秦一恒不知道白开是什么打算,但他知道这段时间这里不会太平。至少,只要江烁还住在这里,他就不能随便离开。
  就算这是白开故意布下的陷阱,他也得往下跳。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
  秦一恒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他和江烁的日常生活其实差不了多少,干这一行的人基本都是如此。天天的伙食除了速食食品就是外卖,一来二去的,外卖小哥闭着眼都能摸到他家了。
  这天虽然冰箱里有现成的食物,他还是订了外卖。外卖小哥已经见怪不怪了,过来后秦一恒问他楼下是不是新搬来一个住户?
  小哥一愣,想了想回答说,是不是新搬来不知道,但刚才的确给楼下送了个外卖。
  秦一恒轻笑。知道了,谢谢。
  ……
  虽然没什么威胁,但那墙有问题,秦一恒比谁都清楚。
  挖开砖的时候好几个工人都在场,何况监视他们的眼睛一直都不曾消失,几天的时间,足够这消息在界内传好几遍了。
  他在等,江烁在等,对方也在等。
  江烁发现墙的问题后,白开就跑过来和他一起住。秦一恒也稍稍安了心,白开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
  江烁的安全有了保障后,秦一恒也开始布自己的局。白开能察觉到的,他当然也能,甚至比他更清楚来自暗处那些不见光的威胁。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早已不比以前,城市的高楼大厦反而阻碍了人际关系的发展。秦一恒自从住进来以后没有见过任何邻居,更没去敲过一户人家的门,不过现在他觉得,是时候去拜访一下楼下的楼下了。
  ……
  日子一天天过去,气氛也欲来欲紧张。秦一恒有时候听见楼下莫名响起的声音,就知这两人又在捣鼓什么“白家独门方术”。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许这局真能发挥作用吧?
  秦一恒摇摇头,他还不能在江烁面前现身。这个地方经过这次事件,恐怕也是不能呆了。
  他靠在阳台的护栏上,楼下隐隐传来白开的声音,似乎是在训斥什么。江烁好像挺不满地回了句嘴,但听了白开下一句后似乎惊了一下,听脚步声是马上跑到了窗边,接着很激动地冲另一人喊着什么。然而等了几秒,只听见窗帘被拉上的声音。
  秦一恒在阳台上吹着风,没打算进屋。
  大概一刻钟后,有扇距离很近的门被轻轻碰了一下,拖鞋的趿拉声随之响起。很近。
  空气里慢慢飘起了烟味,秦一恒莫名有些紧张起来。他撤回手,像是怕被下面的人发现似的,往屋中退去。
  白开,你上次说在鬼赶集的经历,不是忽悠我吧?江烁道。
  呸!你白爷爷吃饱了撑的特意编个故事忽悠人,忽悠谁也不能忽悠缺心眼啊,太浪费了。白开也出来了。烟给我一根。
  江烁没接话,估计是懒得理他。接下来是打火机的声音。
  对了,你们这些人都是从小从事这行业么?祖传的?不上学?
  妈的义务教育法摆那呢你不上学?干什么不得认字写字啊,你就拿还愿师来说吧,我他妈就没听说过文盲也能干这个。
  还愿师?什么东西?
  欸,姓秦的没跟你讲过?
  ……
  来来来,诚心磕个头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你他妈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
  两层楼的距离撑死也就三米,加上没有门窗的阻隔,两人的对话秦一恒听的是一清二楚。
  他原本是想进屋的,但听到江烁的声音后停下了动作。想了想,又靠回了原先所在的位置,之前紧张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烟草的味道淡淡的,秦一恒猜自己低头就可以看见他们俩人,但终究还是没有这样做。

  楼上秦一恒静静地倚在栏上。
  楼下白开肆无忌惮地扯着淡,时不时得到江烁的两句回骂。
  不见。不说。
  不闻。不知。



Fin.

是啦lo主看了更新又鸡血啦!!!【坐等被打脸……

热度(63)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