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江湖任务行——少年篇(二)

时隔半年的更新……


前文链接

第一章 苏万言



第二章 下山


  自从凌非笑承担了两人份的挑水任务后,苏万言的每日功课不知轻松了多少倍。每当凌非笑辛苦地把四桶水都挑上来后,都能看到他笑嘻嘻地站在后院门口等着他。

  “这一段路就我来挑吧。”苏万言跑下来欲接过担子。

  “不了,做事要善始善终。”凌非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苏万言跟在后面,无奈地吐了吐舌头。

  “你怎么还没去早课?”放下担子,凌非笑抹了抹额上的汗,说道。

  “呃,万一师父过来看到我却没看到你……不好吧?”苏万言吞吞吐吐地道。

  凌非笑一听就明白了,这家伙除了刚开始那几天因为不懂而爆发的热情后,就没哪次起得比他早过。通常都是他早课了对方都不见人影,师父问起的时候都是凌非笑代答,从来没哪次是苏万言替凌非笑代答的——没办法,谁让他以前起得那么早,那个时间紫鹤真人根本不会跑这来溜达。

  所以苏万言出现了却没看见凌非笑,这绝对是反常现象。

  想到这,凌非笑又皱紧了眉,小聪明和算盘都打这了,对武功的学习会不会有影响?

  “门派安排这些任务不是毫无意义的,修身养性方面的锻炼有助于武功的方方面面,不然无法达到大师兄和师父那样的境界,更别提超越了。”凌非笑严肃地道,“来,我看看你的肩膀。”

  “啊……”苏万言苦着脸,不情不愿地解开衣服。

  自己给的那些药开始发挥作用了,又因为不必再挑担子,肩膀的伤口愈合得很快。什么够不到后面所以要人帮忙,果然都是骗人的。

  “嗯,还行,这样下去大概三天后就没事了。”凌非笑淡定地帮师弟拉好衣服。

  “三天啊……”苏万言小声嘀咕,也不知又在打什么小算盘。凌非笑看了他一眼。

  “走吧,不早了,早课快迟到了。”

  ……

  武当派隶属全真教,教派的宗旨是“苦己利人”,实行出家制度。不说习武不是享受,伙食的质量远远不如家中,单就没有荤食这点就让苏万言够难受的了。

  “四师弟,你又来了。”凌非笑略有些无奈地对厨房里被抓现行的“小偷”道。

  苏万言捏捏手里的馒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呃,一个没忍住就……”他感到脸有些发烫,“师兄,拜托了,你千万不要告诉师父啊!”

  凌非笑叹了口气,“上次你就是这样,这次又——罢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过偷盗行窃毕竟不是我武当的做派,莫要再犯。”

  “是!”苏万言欢喜地答应了。

  ——嘴上是答应了。要他不犯,恐怕是不可能的。

  “小厮说从这条小路可以下山去……嘿,还真的是啊。”

  人满为患的街市中,一个不高的身影灵敏地窜来窜去,并不时在琳琅满目的店铺前停步观望。

  苏万言被关在武当山真是有一段时间了,这集市他来过不少次,但此番偷溜出来却像是从未见过世面一样对一切都感到新奇。

  由于家境富裕,家里的珠宝首饰定然不会少,尽管由于门派规定他远离这些东西也很久了,好在他也不怎么稀罕。所以苏万言主要看的还是能勾起他馋虫的摊位,苏家在他临走时塞给他的银子这时派上了用场,不一会儿苏万言就把肚子填饱了。不仅如此,衣袋里也被塞得鼓鼓囊囊的。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回去有点舍不得呢……”苏万言颇为留恋地望了望热闹依旧的集市,“唉,还是回去吧,要不然会被师兄骂的。”

  集市距离武当山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苏万言生怕在晚饭之前赶不回去被发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但如此这般走了一会儿后,他发现有些不对劲。

  按说他进来的那个入口虽然偏僻了些,但也不至于荒无人烟。现在时间不早了,人们也陆陆续续开始离开。可苏万言发现自己似乎一直在逆行,而且看人们的脸色,似乎比自己还要着急。

  那个路口有什么问题吗?苏万言心道。

  无论在哪个时代,只要是豪门世家,都多多少少会对鬼神之事有所迷信。苏万言虽然不怎么信这些,但耳濡目染的也听父母讲了不少,此刻的第一念头就是那个入口不太平。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打听一下为好。

  “先生请留步!”他拉住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男子,“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苏万言——他为了潜出武当,特意找了一套破破烂烂的衣服,还蹭了不少泥灰在上头,脸上也干净不到哪去,现在完全一副小叫花子刚刚得到一笔很大施舍的模样。

  对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其实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前一个晚上有户人家被杀了,据说死得很惨,弄的周围人心惶惶的。现在官府正在四处张贴通缉令,大家准备跟去看看。”

  苏万言低下头开始琢磨什么。那人顿了顿,又好心地叮嘱道:“小兄弟,你是一个人吧?最近留点神,不要到处乱跑,当心——”

  他的话没有说完,一声女人的尖叫突兀地传了过来,听声音似乎在人群的反方向,离此处似乎隔着几条街。那男子吓得一抖,差点咬了自己舌头,眼前一花,眼前的小叫花就不见了,地上撒了一些集市上随处可见的小吃。他连忙转头去寻,结果只见得一个影子在拐角一晃而过,接着就消失了。

  ……

  凌非笑练完一套剑法后,在原地调整气息,期间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往另一个方向瞥了几眼。那里有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人,此刻正在施展的也是凌非笑适才练习的剑法,只是两者相较起来还是凌非笑的功底比较深。稍微懂一点门道的人即可看出,对面的少年动作生涩,显然还非常不熟悉,甚至可以说完全没领会剑法的要旨。

  凌非笑叹了口气,走上前去。

  “赵师弟,你是不是没有认真看师父的示范?”他道,“这是入门剑法,只要找准要点,一般不会有太大困难。”

  少年停了剑,回头看了看凌非笑,耸肩笑道:“没办法,三师兄……我前晚上几乎没睡,师父示范的时候我实在太困了。”他说完,还无辜地眨了几下眼睛。

  凌非笑轻微皱了皱眉。

  赵寒是紫鹤真人今日新收的弟子。尽管他比苏万言还要大好几个月,可门派中向来不以年龄论大小,无一例外都按照入门的先后来排序。如此一来,赵寒在师门中便成了最小的五师弟。

  凌非笑心里其实是略微有些排斥这个新师弟的,这跟苏万言给他的感觉不太一样。苏万言只是给人了一个错误的第一印象,他在武功上面的态度那是没话说的。可眼前这个新来的弟子却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对什么都不怎么上心,练功也心不在焉的。

  不过既然是师父收入门下的弟子,定然有什么过人之处,凌非笑也只能相信紫鹤真人的判断了。而紫鹤真人在新师弟到来后嘱咐他的第一句话,便是在自己不在场时对师弟进行必要的指点。

  凌非笑深吸了一口气。

  “四师弟,稍微让一下位置。我现在重新演练一遍。”

  赵寒见凌非笑主动提出示范,立刻从善如流地撤了木剑,退到一边。看着凌非笑提起木剑,似是在运气,几秒后摆出了入门剑法的第一个动作。

  “第一步很重要,你看好了……”

热度(3)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