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江漂(隐顾漂)

第一次写跨剧组CP……意外地带感 @零时 


· 前方第八字母预警





  江波涛遇见漂流还是他20级时候的事。

  退役后找了份新工作,在闲暇之际去玩了那个叫《平行世界》的网络游戏。那个时候他为了洗掉PK值领取了通缉任务,在酒馆里第一次遇上那个人——那个一出手就秒掉一堆人的长发法师。

  有点嚣张。

  这是他对他的第一印象。

  后来他们一起喝了酒,他得知这个人叫漂流,是这个游戏里的第一法师——理论上的。

  你的剑法跟一个人很像。分别之际,漂流忽然莫名其妙来了一句,他笑了笑。

  加个好友吧。

  系统提示:您已将漂流加为好友。

  ……

  《平行世界》有个东西,叫做亲密度,是依据两人联系的频率和组队打怪的经验值来判定的。而无浪和漂流的亲密度一直保持在一个不上不下的水平。

  江波涛有点奇怪,漂流说过他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定居,可他总喜欢以各种理由飞回出生的主城顺便叫上自己练练级,或喝一杯。

  练级的过程中,漂流在扔下法术的间隙总喜欢往无浪那边瞄。江波涛虽然有察觉,却也不点破。

  后来有一天,漂流突然说:我们做吧。

  江波涛挑挑眉,有些意外,但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进入对方的身体时,漂流皱紧了眉,冒出涔涔冷汗,显而易见是第一次。江波涛安抚着他,亲吻着他的嘴角,并应对方的要求蒙住了眼睛。

  漂流张开嘴,像离开水的鱼一样急促地呼吸着,可江波涛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将舌探入温暖的口腔,揪住对方的开始温柔地搅动,透明的液体不断从二人接吻的缝隙处流出。

  江波涛无意中的一个动作让漂流剧烈颤动了一下,一声近乎哀求的声音被堵在口内发不出来。江波涛心领神会,调整了一下位置后开始精准地攻击。这动作使得漂流的声音愈发撩人。

  被压在下面的人双手胡乱摸索着,徒劳地想从地上的杂草中寻求一丝安全感,可那些草根无一例外地都被扯断了。

  在那最后一刻来临之际,漂流感到眼前一花,眼上的黑布被扯掉了。晕过去前,透过朦胧的意识,他好像看见了久未谋面的某个人的面庞,微笑着对自己说。

  ——好久不见。



Fin.



其实我们今天还开了刘谦X王杰希的脑洞你们造吗

刘谦: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王杰希:你敢不在我身体里说这句话吗?

【……被打死

热度(20)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