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韩顾】赌场

群里玩扒ID游戏,输了。 @上林宛 点了赌场韩顾,不会写,赌场,于是,跳过了,重点。所以,名不副实。





  “既然要玩,就玩大的。”韩家公子把手中的牌翻来覆去地洗,忽然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怎么样,敢不敢压上你的全部身家?”

  他直视着对面那人的眼睛。

  那人笑了笑。

  “好。”

 

  ……

 

  “赢了。”韩家公子把手中牌一摊。不料输了全部财产的对方脸上丝毫不见惊慌,他只是平静地放下了牌,起身。

  “我输了。”顾飞说。

  韩家公子冷笑。

  “你以为那点智商瞒得过我吗?”他轻蔑地踢了一下桌子。“这桌子下面早就安了窃听器,对不对?这个房间的门五分钟后也会被警察强制冲开。楼下的大门也早被数量警车封锁……”

  韩家公子说着,起身离开了座椅。他关掉电源,缓缓踱步到了窗边。那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直接俯瞰整座城市。在漆黑的环境中,外面的世界无比明亮。低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红色的闪光灯在大厦周围围成了一个圆圈。

  “怎么还不动手,难道还要我把手送到你面前不成?”

  一片寂静。过了很久,韩家公子也没有听见那人的动静。他似乎在灯光熄灭的一瞬间就从这个房间里消失了。

  韩家公子没有回头。霓虹灯的光亮照耀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没有表情,看不穿内心。

  ……妈的。

  他心中升起一股烦躁。韩家公子忽然转身,朝着记忆中那人站立的位置冲了过去,同时手上的戒指咔嗒一声响,亮出了一根极其细小的银针。

  咔擦。

  他很快就被黑暗中的一股力量掀翻在地,还没来得及缓解从背脊传来的疼痛,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他再熟悉不过的响动。

  “呼……”

  这时本该是犯人全力挣扎逃脱的时候,但顾飞没想到对方竟然松了口气,完全放松了下来。他不得不再次确认了一下——手铐铐得好好的,没有钥匙绝对打不开。

  与此同时,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同时传入了二人耳中。

  “来了吗?”韩家公子的声音听上去竟有几分笑意。

  “你为什么不跑?”

  “跑?跑出这个房间,跑得出这座大厦吗?”韩家公子不屑地道,“本公子从来不做毫无意义的事。”

  “……”顾飞沉默了一会。

  “一个在逃八年的罪犯,我不认为像你这样精明的人会犯下这种错误,明知道是陷阱还踩下去。”他盯着对方的眼睛,“你什么也没得到——”

  “你错了。”对方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一声剧烈的撞门声也在此时响起。韩家公子平静地看向门口。

  “我得到了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顾飞问。

  “你猜。”

  “……”

  顾飞皱了皱眉,这人的恶劣他向来有所耳闻,正欲开口再问,门却在此时被突然撞开,一小队全副武装的警察鱼贯而入。

  ……

  站在大厦门口,顾飞有些茫然,如此兴师动众地来缉拿一个逃犯,布置了精密的计划,可到最后罪犯几乎是毫无抵抗地就擒了,一些显得那么不合常理。

  韩家公子被另外两个警察押送进一辆警车,顾飞盯着他的背影。对方好像有所感知,在钻进警车的最后一刻回头看了看自己,勾勾嘴角。眼神依旧像他刚踏进赌场时见到的一样,高傲、冷冽。随后警车开动,闪烁的红灯彻底消失在视网膜中。

  不懂。

  什么都不懂。

  不懂自己,不懂那个人。

  站在黑暗中时他能借助来自窗外的灯光清晰地看见那个人的身形,背对着自己,莫名的有一丝熟悉感。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上去动手,他认为那是出于谨慎,但潜意识告诉他,他不能。

  警察不能抓捕一个罪犯?笑话。

  顾飞把这些念头抛出脑海,活动了一下身体。却忽然感到肩上一阵细微的刺痛,他一惊,连忙将目光转到那处,诧异地发现那里竟然插着一根极其细小的针。

  这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出现在那里的。

  那家伙……

  顾飞把那根针拔了下来,不是很疼。他脱下衣服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皮肤,也没有出现黑斑或任何类似的中毒现象。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还是尽早回去检查一下比较稳妥。

  他不可能是毫无目的的,可为什么偏偏是自己?

  坐在驶回警局的车中,顾飞试图将所有的疑点捋一捋,却毫无头绪。

 

 

  【韩家公子,罪犯代号94172。

  在逃八年。期间曾在某市定居四年,此后再次潜逃。

  除剑鬼外,无固定合作搭档。】

 

 

  那家伙的长相……什么样来着。

  有点不记得了。

 

  霓虹灯照亮了夜空。警车在路上飞驰。

 

 


Fin.

 

 

 


解释一下,韩家公子在逃期间在顾飞家住过四年,还跟顾飞学过一点武功,所以顾飞才会觉得有熟悉感。后来顾飞知道了他是逃犯,感觉受到了欺骗。进入警局后在一次任务中发生意外,选择性地遗忘了韩家公子的一部分。在大厦中韩家公子给顾飞注射的是一种麻痹神经之类的药物,效果是使人彻底忘记残缺的记忆碎片,也就是说彻底遗忘韩家公子的过去,好不让他回想起曾经受到的伤害。结尾的最后几句隐晦地暗示了这种征兆。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神奇的药物……就不要追究了(。

热度(38)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