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韩顾

写这玩意纯属恶搞,为了治愈群里那堆被我虐成玻璃渣的心灵。各位看官只当小品一笑而过就好。


·网近主,独闯全职乱入

·作者有病






  话说上回顾四少与齐家新娘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正要饮交杯酒之时,忽闻大堂一阵嘈杂,一人突兀闯入,剑指新郎官,大叫:“随我离开这是非之地!”

  顾四少放下交杯酒,望向来人,面带疑惑:“你是……”

  “少废话,速速随我离开!”来人大喝道。

  “休想!”

  忽然一声尖啸,侧里杀出一柄长剑,与来人的紫剑相撞。不料对方压根招架不住,几招之后便被击飞出门。见那人不肯罢休,只得暂避锋芒。

  “这是!!”顾飞一阵动容,他看得清楚,来人手里拿的,赫然是暗夜流光剑!这是他们顾家的传家之宝,怎会落到如此草民手中?

  “我速去速回!”顾四少急忙对新娘道,话音方落已经冲出门外。被红布遮掩住视线的新娘只来得及“哎”一声,伸手却只能抓到被那人的身形带出的疾风。

  “此乃何人,竟敢动我顾家根基?”顾四少施展轻功追出门去,满腹疑虑。这时,前方的打杀声已然传入耳中,顾四少急追而去,果见两人交战一团。那白衣人明显落了下风,身上伤痕累累,却依旧不肯放弃。他的对手顾飞也认识,是那人称“江湖第一快剑”的逍遥居士,不过武功比起自己还是略逊一筹。

  白衣人见他来,只冷笑道:“顾四少舍得动大驾了?”

  “汝是何人,竟有我顾家宝剑!”顾飞喝问。

  白衣人不答,眼中流露出黯淡的神色,转瞬即逝。随即又恢复了先前那股子自信的姿态,他仰天大笑:“我韩渊一世英名,怎奈栽在自己死敌的四子手中!果然老天爷都嫉妒本公子的美貌,誓要扼杀本公子吗!!天意!真乃天意啊!”

  说罢,暗夜流光剑忽然剑锋一转,不再指向逍遥居士,而是突然向顾飞发起攻击。这等攻击在顾飞眼里尽是破绽,随手即可化解。不料那白衣人即将攻到眼前时,忽然催动毕生功力,来势汹涌,逍遥居士拦截不住。顾飞一惊,下意识地先发制人,夺其剑,转而送进对方的胸口……

  ……

  血。

  “呵呵,汝……怕是永远记不起大明湖畔的本公子了吧……”白衣人最后留下的话语,随着他的倒下,永远消散在了尘烟中。

  顾飞顿觉头部一阵剧痛。

  大明湖畔……韩渊……世家冤仇……决战……失去记忆……新婚……然后……

  现在,记忆中,韩家的唯一幸存者,曾经的恋人,倒在了他面前。

  “四少?”逍遥居士见顾飞面色难看,出声关怀。

  “哈哈哈哈哈哈……”顾飞忽然大笑,惊得逍遥居士不敢上前。顾飞拾起暗夜流光剑,对逍遥居士道:“逍遥,这些年多谢你关照我们顾家了。这柄剑,就拜托你交给我爹了。”

  “等等,四少,您这是……”

  “有幸与你相遇,也不枉红尘走一遭。今汝已去,夫复何求!”言罢,不待逍遥居士阻止,剑光一抹,顾飞也就此倒在白衣人身边。

  “这……”逍遥居士完全呆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江湖的一代武功奇才,竟然就此泯灭在自己眼前……

  心情沉重。已然发生的,逍遥居士无法改变,他只能将二人合葬,并等待人来好向顾家回报……

  “逍遥!逍遥!”忽然,一个身影随着他的叫声迅速逼近。来人走到面前,诧异道:“怎么回事?我不就去了趟华山吗,发生了什么?”

  “顾四少,和韩家贼子……同归于尽了。”逍遥居士沉痛地道。

  来人更惊:“是吗?难道不是公子强抢新郎婚宴上把顾四少掠走了从此两人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吗?”

  “靠!是吗!萧萧快叫牧师来!牧师啊!出人命啦!!”

  “呼叫稻香牧!!呼叫石不转!!!!”

  “石不转不是去打国际联赛了吗……”

  “……”

  【你妹啊这么大一个黄金分割牧师躺地上看不见啊!!!】

  “我靠还带文字泡……”

  “你丫不是挂了么!”

  【快复活老子!!!!在本公子的陪伴下仗剑走天涯是那武夫的福气,哈哈哈哈哈……】

  “改剧一时爽,鸳鸯火葬场!”

  【……把那边那个毁尸灭迹吧,我不介意。】

  【大不了一起黄泉路走一遭。】



fin.

热度(24)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