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无题

  结束了。

  系统提示音在耳边响起,这声音他不陌生,然而眼下“请玩家输入所创建角色的ID”的提示却让他一阵恍惚。

  上一次面对这个界面,是半年前了。那个时候他因室友的一句玩笑,随手起了这个名字,这一叫就叫了半年。

  然而就在五分钟前,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已经成为了过去。

  今天的华山一役,恐怕是人在江湖开放以来最大的一场战役,今后也会在江湖上广为流传。这样声势浩大的一战,本以为会死伤惨重,但最终真正失去一切的,却只有两个人而已。

  释手洗失去了什么,恐怕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以退为进的解散帮派,真正目的却是打入敌方内部积蓄实力,堪称完美的计划。可惜他算到了一切,却算不到人心。

  紫竹青梅,十三少,袖里云,浪翻,无洋子,六神……

  还有,我从哪里来。

  这个名字让释手洗一阵刺痛。他和此人可以说从江湖开放初期认识到现在,也可以说是除了帮内人士外,在江湖上结识的第一个好友。

  华山论剑,合并帮派,化整为零,闭关,保存实力,复出……

  他清楚自己的所有计划,清楚自己的武功,清楚自己的实力。更清楚他自己该出手的时机。

  他蛰伏了这么久才露出的杀机,却在十分钟内转眼掐灭在了自己手中,想必一定很不甘心。

  对方可能很愤怒,可能在某个网吧外发泄,甚至可能出门就和自己撞上。

  但释手洗已经不想管了。他累了。

  摘下墨镜,退出游戏。静静地坐在屏幕前对着电脑桌面发了一会怔后,他起身离开了网吧。

 

  天是阴的,要下雨了。




本来想写个恶搞的,结果越写越心酸,于是停笔。

恶搞的内容是:释手洗和我从哪里来一起坠崖,消沉了一段时间后重振旗鼓杀回游戏,结果一进游戏就和同样刚进新手村的我从哪里来撞个正着。两个浑身上下只穿着一块布的男人互相对望无语凝噎……

热度(13)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