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双剑

  “无痕啊。”一剑冲天望着何雪依走进复活点,冲他挥了挥手后一阵白光消失。

  “嗯?”剑无痕也注视着那个方向,随口应了一句。

  “很快就是我和雪依的一周年了啊,没什么表示?”一剑冲天道。

  剑无痕不屑一顾:“跟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表示的。”

  一剑冲天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行了,过来吧,跟我打一场,然后去京城搓一顿。”

  “怎么,你请客?”剑无痕问。

  “哦,没问题。”一剑冲天应的很是痛快,让剑无痕顿时起疑。

  “你没吃错药吧?你请客,还是京城饭店?今天什么日子?”剑无痕大叫。

  一剑冲天头也没回地答道:“初恋。”

  剑无痕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人雪依是第二任,你都被人甩了还追忆个屁啊!真没出息!”

  “滚,明明是个人妖欺骗了我的感情。”一剑冲天道。

  “有差别吗?”剑无痕乐得看见一剑冲天出糗,一有机会就大声嘲笑。一剑冲天非常干脆地一掌太极推了过去,剑无痕猝不及防,翻倒在地,爬起来大骂一剑冲天可耻。

  两人一路打打杀杀,到了襄阳才消停下来。剑无痕看着高高挂起的牌匾,一阵茫然:“就在这打?”两人的身侧就是一萧茶楼。

  一剑冲天点了点头:“不错!”

  剑无痕笑道:“好地方!”

  一剑冲天也笑道:“想必你不会不记得这里吧?”

  剑无痕打量了一下街道,玩家们看见两人摆开的架势早已自觉挪出空位,给了二人足够的打斗空间。剑无痕细细一扫,发现与当日的情景如出一辙。唯一的不同,也许是今天那好得出奇的天气。

  剑无痕回头看向一剑冲天:“今天我以剑无痕的身份,在此挑战江湖第一高手,一剑冲天!”

  周围群众哗然,随即便是一片窃窃私语声。只有一剑冲天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只是笑了笑,随后拔出七绝旋风剑,横在了身前。

  “来吧!不要让我失望。”一剑冲天淡淡道。“上次我输了,这次可未必。”

  “来了!”剑无痕提起急雨剑,急速冲上。七绝旋风剑也在同一时刻应声而出,挡住了七剑,余下的五剑仍是执着地向自己刺来。一剑冲天手腕一抖,六柄剑转了个方向,再次拦下了剑无痕。

  就在双剑交接的一瞬,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光芒。两人相视一笑,手上不停,仍是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剑无痕失去了毒心伞的减速奇效,虽然有追魂十三剑却也奈何不了一剑冲天,这从日常的比试中就可以看出来。片刻后,剑无痕又被一股软绵绵的气流呼的打翻在地。

  一剑冲天站在原地,还剑入鞘,一个潇洒的落手式,赢得了观众的一致喝彩。剑无痕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衣服上的泥,嘴上嘀咕:“装,真能装。”

  一剑冲天横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剑无痕眉开眼笑地迎了上来:“不是要去北京饭店吗?走着走着!”几乎是拖着一剑冲天离开的。

  “赢了吧?快请客请客!”剑无痕立誓要痛宰一剑冲天一顿。但对方直接无视了他这句话,反问道:“感觉怎么样?”

  “一般。”剑无痕淡淡道。不想一剑冲天只笑了笑,痛快地一挥手:“一般就好。走吧!今天我请客!”

  两人临去时,回头看了看渐变渐小的茶楼,不约而同地回忆起了那天细雨斜飘中的一战。那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不,或许连过去式都算不上。

  剑无痕豪气干云地把最贵的菜点了一遍,转过身来看到一剑冲天嘴角抽搐的表情,乐不可支。

  没有将来时。只有今晚,只要今天一个晚上。

  酒被npc小二端了上来,二人相互碰杯,一饮而尽。


  足够了。

热度(51)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