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网近】双火双水#CP如题#

咳咳,放文之前,先对这位提供灵感的仁兄致以诚挚的谢意。





——————



水深:极度深寒升级4级行会招人了!!不管你是高手还是菜鸟都能找到适合你的位置!错过这村没这店了啊!!

火球:平行世界第一行会非常逆天升级5级行会招人啦!!只招高手菜鸟勿进!只要99人!只要99人!!!!只要你报名,你就有1/99的机会一睹第一高手千里一醉的尊荣!!!比那什么林荫城的破行会有前途多啦!!!快来报名啊!

水深:我日你仙人。

漂流:楼上的两位仁兄,你们名字很像。



(群里有人说“漂流,你也是水呀”,又有人接了一句“火燃衣也是火啊”。于是……)



情景再现1:

 

他隔着一道火墙,看到对方的脸在高温的气焰中模糊不清。天上的火轮伺机而动,随时准备下来吞没自己的身躯。烈焰焚衣,他却顾不上自己一身不凡的装备。看得见他低吟吟唱语的小动作,却无力阻止他。对方用力挥动了一下衣袖,刚刚熄灭须臾的火焰拔地冲起,又一次拦到了他的身前。他始终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那身火红的法袍仿佛要与火焰融为一体一般,绚烂地绽放在昏暗的山谷中,下一秒蓦然消失在了火墙后。

 

情景再现2:

 

  接到顾飞的消息,火燃衣匆匆忙忙赶往指定地点。身为法师的他自然快不到哪去,但由于离坐标比较近,因而是第一个到达的。

  漂流在坐标点接应,火燃衣看到他时脚步一顿。倒不是不知道漂流也在队中,主要是看到他时忽然没来由的想到了落日城,从那之后自己就在掉级之路上一去不复返……思至此,火燃衣又是一阵黯然。

  漂流也看到了他,朝他挥了挥手,火燃衣走过去。

  “都有谁?”火燃衣问。

  “千里,诡瞳,云襄,再加上你我,还缺一个人。”漂流答道,把火燃衣加入队伍。

  火燃衣默默不语,站到了漂流身边。

  “最近还好吧。”百无聊赖之下,漂流居然开始主动搭话。再次勾起火燃衣的伤心事,火燃衣又开始黯然神伤,嘴里却答道:“还行。”

  漂流笑了笑:“千里那家伙有时执着得过分,难为你们了。”

  火燃衣顿时起疑:“什么意思?”

  “没什么。”漂流说。火燃衣疑心更甚了。

  接下来漂流倒是没再说话,火燃衣却是焦躁不安,实在是不习惯这样和漂流独处。四下张望,想看看有没有法师往这边走来。

  “火燃衣?”漂流忽然道。

  火燃衣怔了怔,“啊?”

  漂流却不管不顾地点了点头,随后不再言语。火燃衣正想发问,忽然瞥见远处两个法师一起向这边走来,大喜,主动迎了上去。

  法师四人组会和后,向漂流指定的绝佳位置走去。火燃衣静静地走着,忽然听见系统“叮”的一声,怔了怔,打开。

  漂流将您加为好友。

  还没等火燃衣的惊愕劲过去,漂流的消息接踵而至:“你们还接雇佣任务吗?”

  火燃衣顿时释然,很快回复道:“接。你可以直接找大南谈,他好友开关没关。”

  “不用,你来完成就可以了。”漂流说。

  “啊?”火燃衣又愣住了。

  “城战结束后谈。”

  火燃衣抬头看了看走在最前面的漂流,只觉得五分利益两分疑惑三分警惕。考虑了一会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这时顾飞在征询了大家的意见后,把废柴法师拉了进来。漂流看着废柴这个ID思索着什么,目光扫到了队伍列表里的两个名字,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也许,ID也不一定全无意义。




Fin.

热度(15)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