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飞释

  福满酒楼,飞云坐在二层等待客人的到来。他约了一剑东来在此见面,为体现诚意特意把弄花等人支开,但也是在附近几条街徘徊,一有异状能保证第一时间赶到。

  约定的时间快到了,飞云正了正姿势,忽然听见楼梯口处传来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果然,没过一会释手洗比雪还白的一袭长衣已经出现在飞云的视线里。

  “释帮主真是言而有信。”飞云起身相迎,注意到释手洗也是一个人后微笑道。

  “彼此彼此。”释手洗回了礼,随即双方同时落座。

  “飞云帮主有何事,不如现在就说如何?”释手洗开门见山。

  “今日前来,是想与释帮主商量点事。”

  飞云说完这话顿了顿,观察对方的反应。释手洗不动声色地抿了口茶。于是继续道:“如今铁旗盟和落花十三楼已散,金钱帮经过上次的系统更新和铁旗盟的打击已沦为沦为二流帮派,再加上我从哪里来坠崖后夺宝奇谋便一直失踪,现在的金钱帮对我们已经构不成威胁。”

  听到某个名字时,释手洗微微蹙起了眉,但很快恢复常态,淡淡道:“飞云帮主该不是特意来与在下分析如今江湖形势的吧?”

  飞云微微一笑:“当然不是。释帮主是明白人,我们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本次前来,是希望一剑东来与我们飞龙山庄合并。”

  释手洗冷笑了声,一脸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飞云帮主认为我会答应吗?不错,一剑东来刚刚重建,实力已今不如昔,但也绝非等闲之辈。”言下之意指当初龙门客栈被飞云山庄兼并是很没骨气的行为。

  飞云听后居然不恼:“释帮主真是误会了。既如此,当年一剑东来与快到这里来合并不也是同样的心思?”

  “当时我从哪里来与在下是朋友关系,性质不一样。”

  说到这里,释手洗禁不住叹了口气。飞云想起当日华山一役,也是一脸感慨。

  “想不到释手兄竟选择同归于尽这样极端的方式,如此魄力,着实佩服,在下敬你一杯。”飞云道,以茶代酒干完一杯。释手洗连忙还敬。

  回味了一会,话题又回到最初。飞云沉默一会道:“既然这样,我们也不是喜欢强人所难之辈,释帮主还是继续发展你的帮派。想必一剑东来日后定会成为江湖上的一大帮派。”

  释手洗笑道:“那是自然。在下先告辞了。”说着便起身离开。

  哪知刚刚站起来,脚下便是一个踉跄,急忙一手撑住桌面才勉强稳住身子。

  释手洗心下一凉。早就疑心这是飞龙山庄的什么诡计,因此一直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与飞云谈判。事先也向崖下魂要了几种解药以防万一,谨慎起见甚至连茶都只是略微碰了碰嘴唇便了事,没想到这样还是中了毒。

  只听飞云的声音道:“这是我们帮的五毒高手调制出来的麻药,与另外几种毒混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效果,连我也不知道。”

  “你……”释手洗站稳已经十分勉强,此时眼前的一切都开始飘忽,包括飞云一脸得意的表情。释手洗来不及说出更多,给崖下魂的消息也才发了一半,便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释帮主,谈判现在才真正开始。”飞云居高临下地看着失去意识的释手洗,微笑着道。



---------

虫爹的番外中两个帮主在一萧茶楼的互动简直……_(:з」∠)_

热度(6)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