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菩提

The god is in the rain.


随心自我,爬墙严重,拖延晚期。
戒骄戒躁。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白秦】死宫笔记 [Fin.]

· ff14背景,但主要人物不是ff14,就不打游戏tag了

· 半安利半科普向,没玩过应该也看得懂

· 送你的礼物




《死宫笔记》



  石场水车。

  这里是黑衣森林的一个小小村落,在这里居住的有森林原住民和少数流落到此的阿拉米格人。和别处村庄略有不同的是,这里有专门的负责人可以把冒险者引领到死者宫殿的入口处,之后的生死就完全靠冒险者自己了。虽然风险是如此大,但收益也是相当可观,因此总不乏有冒险者前去探索。

  这段时间出入石场水车的人能在村口看到一道漆黑的人影,此人肤色黝黑,站在阴影处,别说脸上的表情了,却连性别种族都不敢肯定,只是路过的人都下意识地对其退避三舍。

  太慢了。

  路人绕开的决定是英明的,是睿智的。此时的白开,的确很想随便揪个人过来一个螺旋斩砸过去发泄一下。

  死者宫殿,这个冒险者行会中口口相传的圣地,他居然是最近才听说的。这也没办法,暮晖之民原本就居无定所,到处流浪,白开本人也喜欢当独行侠,直接导致他世界时事较为敏锐,但却对人们茶余饭后的关注话题缺乏了解的窘境。在孤身前往死者宫殿探索了三个小时后,就无奈地败下阵来。

  这也不能说是他技术问题。死者宫殿设有抗拒入侵者的结界,人一旦进入其中,武器的原本威力就通通失去了效应,只有当地角尊艾·乌纳·科特罗制作的聚魔装备可以令使用者将自身以太化为武器,并且还要寻找迷宫里的银色箱子来提升威力。再者,暗黑骑士这个职业并不像学者和召唤师那样兼顾攻击力与自我恢复力。一个人在不完全了解死者宫殿的规则下贸然闯入,铁定要吃大亏,白开能单枪匹马闯到30层已经算是他能耐了。途中数次险死还生的经历不提也罢,接下来他再自信也不敢再往深里闯了。

  麻烦啊……

  白开深深感到了个人力量的渺小,他也很清楚,要想去往深层,最快的办法是和其他人组队快速把武器提升到最顶尖的状态,但问题是,他一个独行侠上哪里找队友?而且就他这个水平,一般的队友还入不了他的眼。

  恰在他离开死者宫殿后纠结的时间段里,又遇上了那个向他科普死者宫殿的店员。此人看出他的窘境后,斟酌片刻,抛来一份邀请函。

  为打消白开的疑虑,他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弯弓。

  “红色!”白开狠吃了一惊。

  武器泛红,意味着武器强化到了60%以上。强大的附魔武器,意味着丰富的经验。这东西与使用者共生,作不了假。这样的话,就算此人是个菜鸟也无妨。白开不缺理论知识,他缺的就是经验。因此他讶异一番后,痛快地就答应了。

  时间定的是今天,约定的时间也早已过去很久。白开忍无可忍之下,再次打开了通讯器。

  “嗡嗡嗡——”

  “喂……”

  “人呢!!!”白开吼,表示他现在非常暴躁。

  “来了。”那边依旧淡定。

  “哪?”白开随便扫了眼四周,一片龙鳞都没有,更气了。

  “你身后。”

  “嗯?”这次声音好像是从现实里传来的,白开转了转视线,总算发现不远处的两个……哦不,三个人。他差点看漏了被杂草挡住的拉拉菲尔。

  三个?白开开始起疑。莫不是想把他引诱进死者宫殿摁死在里头?

  那个貌似是领头的精灵,从后面拍了拍一个居民,交涉几句后脸现茫然的神色,再次抬起了手。

  “嗡嗡嗡——”通讯器再响。“你在哪?”

  白开正思考着是冲出去送他们去见札尔神还是溜之大吉,转念一想老子连蛮神都没怕过会躲这几个逆贼?遂扔下通讯器走出阴影。“这儿!”他吼道。

  那群人这才看到他,那个拉拉菲尔还“咦”了一声,好像分外不理解他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精灵走上前来,友好地对白开伸出手:“不好意思,从行会出来后碰到被卷入麻烦的妖精朋友,帮手时耽误了一点时间,就直接过来了。”

  白开却注意到他的着装。

  “炼金术士?”他看向那个店员,那个“邀请他一起探索”的人类。

  马善初肯定地点了点头。

  “死者宫殿里防具和武器全部失效,里面有它自身的一套体系。”他还是解释了一下。

  “我知道。”白开点了点头,再次打量了一下那个精灵。那一身华丽的服装,错不了的,是炼金术行会赐予少数人的荣耀,极其稀有。

  这么一个高级炼金术士,同时还是个战斗高手?说实话,白开不太信。毕竟艾欧泽亚这么大,高手,有,这不他自己就是,辅修了好几门技艺。高手中的高手,辅修多门技艺并对其精通。至于全职业精通……不好意思,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位旷世奇才,如果有,那一定是受到母水晶海德林庇佑的光之战士,早把死者宫殿打穿百八十遍了。

  “你负责什么?”白开问。

  “辅助。”此人从背后取出一个星盘,泛红。白开明了,哦,占星术士。

  “这位是马善初,吟游诗人,也是我的助手。”他介绍起身边的人,马善初微微鞠了一躬。白开却在心中冷笑,他在心中根据这群人的职业构成猜测他们会怎样对付自己,好加以防范。

  “这位,江烁……枪术师。”

  白开听了一怔,“没转职?”

  “还没有,他……刚刚入门。”马善初说得已经算是很委婉了,直白点说,按冒险者的平均标准,这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雏。

  “那他进去不是给那群魔物白送吃的?”白开随口就说了。那拉拉菲尔顿时涨红了脸,想反驳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儿。好在精灵帮他解了围:“我会保护他的。”

  “你又是谁?”白开问。

  “秦一恒。”



  在前往死者宫殿入口的路上,精灵絮絮叨叨地给拉拉菲尔讲解各种注意事项,白开却表现得有点心不在焉。

  “进去后跟在我们后面,别走丢。”

  “嗯嗯。”

  “尽量贴着墙边走,少惊动魔物,也是为了避免踩到陷阱。”

  “好的好的。”

  “……”

  不听倒对白开没影响,这些基本的要点他早已铭记于心,况且他现在的注意点早就不在死者宫殿上了。马善初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在头前带路,跟白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放心,老师很厉害的,不会有事。”马善初注意到他心思不在这上面,误以为他是担心他们的实力,如此宽慰。

  “嗯?”

  “老师最高进入过78层。”马善初用数据征服白开。

  白开没吭声,这的确是一个可以征服他的数字——至少比他的30层好看。所以他更加有理由相信这群人就是为了灭自己而来的。

  “好了,到了。”秦一恒忽然停下了解说,其他人抬头一看,可不是,死者宫殿的入口在前方静静地等待他们。

  四人互相望了望,秦一恒倒也没再说什么,道了句“小心行事”就先行踏入了。一队人鱼贯而入。

  一踩入死者宫殿的区域,白开就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缠绕上身。毕竟是经历过一次的人,很镇定,但同行的拉拉菲尔瞬间就小脸煞白。

  “是结界。”马善初宽慰。

  “前十层没什么难度,我们分开走吧。江烁,你跟着我。”秦一恒说。

  “行。”白开马上认可这个方案,他巴不得跟这群人离得远远的。

  “没问题。”马善初也表态。

  秦一恒又叮嘱了一句:“每层捡到的魔陶器,集合时马善初和江烁交给我。白开不用。”

  “嗯?”白开倒是意外了一下。

  “魔陶器是什么?”江烁在问。

  “是很有用的道具。”

  “比如?”

  “到时跟你说……”

  白开听到这时已经走远了。那拉拉菲尔还真是个纯得不能再纯的新手,但也不能排除是装出来让他消除戒心的嫌疑。至于秦一恒,他暂时还看不出什么底细,刚才那样的安排他也做得出。只是让自己不要交出魔陶器却是让他有些意外,若是真的要他交出去的话,这伙人的居心就实在值得寻味了。

  收拾了三个魔物后,白开听到远处转移石冢启动的声音,便往那边赶去。几人汇合后马善初把魔陶器交给秦一恒,接着直接进入下一层。

  宫殿的开始阶段的确十分轻松,几人飞快地向高层推进,连江烁也敢甩开秦一恒到处跑了。几人中途踩了几个陷阱,但都无大碍,算是有惊无险。

  “好了,接下来马上就要进入20层以上的区域了。”19层集合的时候秦一恒没有一起站进转移石冢,而是在外围讲解。“20层的魔物比10层的厉害一些,但也没厉害到哪去,小心一些就是了。然后是20以上的层数,开始由装甲厚重的白开吸引敌人注意力。然后江烁……”

  “等等,”白开毫不留情地打断,“我去吸引注意力?你们在背后搞什么动作怎么办?”他直接露骨地表明了他的不信任。几人都是一怔。江烁率先发作:“我们好心帮你你还怀疑我们?”

  “我有求过你们帮忙吗?”白开反问。

  “怎么没有?你……”江烁说到一半突然卡住,白开的确没有当面求过他们帮忙,是马善初对他们说有个冒险者需要组队,他们想当然地以为是白开自己找上门的。于是几道灼热的目光汇聚在了马善初身上,他就算不想也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了。

  “咳,抱歉,是我的责任……一开始是我先对白先生发出邀请的,却没有事先跟他说明我们的人数。这种情况下怀疑我们也是在所难免……对不起。”

  几人尴尬地沉默了一阵,秦一恒开口问:“那你接下来还会跟我们一起吗?”

  “会,为什么不会?我可是受到委托的,但是,一起行动就免了,我一个人势单力薄生怕被您们推进魔物堆里去。”白开阴阳怪气地说。

  “那就这样吧……”马善初叹气。

  “好,我们现有的魔陶器我来分配一下。强化攻击和强化防御分别三个,等会我和白开各用一个防御的,江烁和马善初各用一个攻击。”秦一恒若无其事地说,仿佛先前那段撕破脸的剧情跟他无关一样。白开暗暗叹服,只是……

  “我有个问题。”他说。

  “你又怎么了?”江烁第一时间不满。

  “其实……我也有。”马善初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白开说:“你不觉得我们在被什么东西一路盯着吗?”他在“东西”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暗示在暗处观察他们的那股视线显得不怀好意,而且,这里也没有其他冒险者在,这是先前已经确认过的。这视线却是一路跟了过来。

  “我知道。”不料秦一恒只是淡淡地这么一句。

  “你知道?”白开质疑。

  “我也感觉到了,但既然我们只能‘感觉到’而不是‘看到’,那也说明我们暂时对它做不了什么,只能多个心眼防范了,所以我才说20层要每人打碎一个魔陶器。”

  秦一恒这么一解释,其他人恍然大悟。马善初和江烁是习惯了对秦一恒言听计从,白开对这样的安排也无话可说。只是因为心里依然很在意那个躲在暗处的东西,击杀20层大戟花时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接下来是21层……这个你拿去吧,我们不需要。”

  秦一恒递给白开的是三个魔陶器,用来感知到隐藏宝藏的位置。这是白开被委托的内容,帮忙寻找15个隐藏宝藏。于是他很不客气地收下了。

  “这个也拿着吧。”秦一恒又递过来一个,白开一看,形态变化,使自身附近的魔物变身成青蛙、河童、小鸡一段时间,是某些时候的救命利器。他当然也收下了。之后秦一恒又把最后两个强化攻击和防御的魔陶器塞给了他。

  “给他这么多干嘛?”白开离开后,江烁表达了他的不理解,在他看来这人狼心狗肺被魔物吃了最好。

  “这人只是多了个保护自己的心眼而已,并不坏。倒不如说这种心眼很多时候救了他一命。”秦一恒耐心解释。江烁懂了没有不知道,马善初倒叹息着点了点头。

  “你也别太自责了,我们与他只是萍水相逢,只要保证他在与我们同行阶段尽量不要出事就算尽了义务了。”秦一恒转头又开导马善初。

  “好的,谢谢老师。”

  别看这几人一直在说话,推进迷宫进度的要事也完全没落下。毕竟他们有三个人,还有负责恢复的占星术士在,小心一点完全没有问题。

  转移石冢启动后,他们赶过去时白开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汇合时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默默地传送到下一层,然后白开离开……

  “好尴尬啊……”江烁郁闷。

  “是有点。”马善初又惭愧上了。

  “继续吧。”秦一恒是最坦然自若的一个,没看他刚才又塞了个感知宝藏给那敖龙吗?

  接下来一路无话,21层由白开等他们的情况还是少数,毕竟他要找隐藏宝藏,来得总要比其他人迟一些。有时候秦一恒他们看到也就顺手捡了,等汇合时再交给白开。

  层数推进到29时,秦一恒又站在了转移石冢外面。

  “30层的宁吉兹济达我有必要说明一下……”

  “恐惧迷雾躲身下。”白开冷不丁冒出一句,这是他上次单挑宁吉兹济达时得出的结论。后来也特意去查了这个招式的名称。

  “没错。”秦一恒说,“当你们看到它跑到场地中央一动不动时,就赶紧躲到它的身子底下,不然会被雾气迷了眼,行动不受自己控制。”虽然说的是“你们”,但眼睛看向的却是江烁。

  “明白!”江烁连忙说。

  “那就进吧。另外可能要劳烦白先生帮我们吸引一下它的注意力。”

  马善初听了大为意外:他会答应?不料白开转头就打了他的脸。

  “行。”

  答应了?

  马善初觉得不可思议,一度以为白开是消除了疑心。但当战斗开始后,他才知道白开答应的真正原因——可不是,把宁吉兹济达拉到边缘背对悬崖,可不就能同时看到魔物和他们,他们又是否有在搞什么小动作了吗?

  马善初抑郁时也没忘了攻击,毕竟他是这群人里除秦一恒外对死者宫殿最熟悉的人,相比最陌生的江烁来说,至少不会看到恐惧迷雾发动前兆还没有反应,而江烁正犯了这新手常见的低级错误……

  “江烁!”秦一恒连忙喊了一声,想把就在几步之外的他拉进来,可惜晚了一步,中了招的江烁身体不受控制地扭头就往崖边冲去。秦一恒一个箭步上去拦了下来,接着顺手把刚抽到的世界树之干扔给了白开:30秒内伤害降低10%。紧接着扔了马善初一张先前暂留的太阳神之衡:30秒内攻击提升10%。

  虽然江烁那里出了点差错,但整体来说还是有惊无险。白开的确有在注意他们,但分内的工作做得也是一丝不差,加上秦一恒时不时恢复一下,白开根本倒不了。马善初一波爆发就击杀了宁吉兹济达,而江烁此时才刚刚从混乱状态恢复不久。

  “呃……抱歉……”江烁很惭愧,他几乎什么忙都没帮上,现在脑袋还是晕的。

  “下次注意。”秦一恒只是这么叮嘱了一声。

  几人传送离开。在离开前的一瞬,白开倏然感到背后射来一道阴森的目光,那寒冷的气息让人龙鳞倒立。重新出现的一刻,白开马上拔出武器转向身后,反观马善初和秦一恒也是同样的举动。

  “怎么了?”江烁吓一跳,也把手放在了背后的长枪上。却看到他们慢慢放下了武器。

  “都感觉到了?”白开问。

  马善初点头,脸色不太好看。

  秦一恒皱眉,“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建议今天先到这里,改日再来。”

  死者宫殿前50层,每10层会有个缓冲层,面积不大,没有魔物,非常安全,人们通常会在这里整顿恢复。白开的意思是继续,他的委托还差三个,下一个十层不出意外就能收集完成。秦一恒考虑到江烁的状态,提议休息一阵再走,白开同意了,他也的确需要休息一下。

  “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况,你还要坚持独立行动吗?”马善初问坐在另一边的白开。

  “可以考虑协作。”

  “协作?你的意思是?”

  “可以一起行动,但是决策方面,秦一恒负责你们仨的,我负责自己的。”白开说。虽然还是坚定地撇清了关系,但总算对他们不是拔刀相向的态度了,也算好事吧……马善初心想。

  几人又休整了半个小时,就重新踏入了死者宫殿。江烁一进来就看见一个银色箱子,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结果“砰”的一下被炸了满脸灰。

  “开门红啊……”

  秦一恒帮几人套上护盾,一下一下地帮江烁恢复到满状态,“从现在开始,开箱子不要几个人一起去开,一个人就够了,其他人保持一段距离,避免波及受伤……对了,这里有没有人认为自己人品很好?”

  白开居然接话道:“我吧?之前在没有感知宝藏的情况下找到了两次。”

  “狗屎运啊?”江烁当时就惊了。

  “好,那就由你和江烁轮流开银箱子,你们的强化值低,比我和马善初更容易成功。”

  江烁愣神,白开马上说:“我好像刚刚才说过互不干扰决策的话?”

  “强化成功对你有利无弊,我认为你不会拒绝。”

  “那我要是拒绝呢?”

  “那就全部让江烁去开。”

  “喂!”江烁受惊不小。

  白开见状,反倒被他逗乐了,好气又好笑:“算了算了……我开就我开。”正巧第二间房又有一个银箱子,白开啪地一下打开,强化成功。

  “好!”马善初鼓掌。江烁郁闷。

  “你是什么职业啊,我都没怎么见过。”他转移话题。

  “废话,你的阅历见过什么。”结果话题拐回来砸了自己一脸,江烁鼻子都气歪了。马善初连忙打圆场,“白先生是暗黑骑士。”

  “血高防高很耐打。”秦一恒补充。

  “揍你们也不成问题。”

  “想必揍敌能力也不差,请吧。”秦一恒做了个“请”的手势。白开被噎了一下,想不出什么话应对,只得摇摇头提剑上了。

  江烁大乐,称赞道:“秦二好样的!”

  马善初看着这群人打闹,哭笑不得,后知后觉地想道,这不正是最开始他邀请白开时期望看到的情景吗?结果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只是……强化值越低的人开箱子强化成功的可能性越高,这是哪门子说法?难道不是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来判定是否强化成功吗?强化要是全队同步的话,一个双99+的老手进来指导新手,全队因为他的存在无法强化,岂不是坑死新手了?

  看到马善初询问的眼神,秦一恒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有话出去再说。马善初看到对方的反应心下倒是明了不少——秦一恒不傻,他既然知道这规则还有意这样说,利用的就是白江二人的新手身份。江烁就不说了,很好骗。白开的话,据马善初了解这人,或者说这个职业经常做独行侠,这些别人眼里的团队常识,在他们这类人中可能是最难接触到的知识……至于老师的目的,也很好揣测,应该是进一步缓解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且就目前看来,效果不错。

  暗黑骑士,占星术士,吟游诗人,再加个龙骑预备役,这已经是一个配置完整的队伍了。又有经验丰富的秦一恒开路,想翻车都难。一队人马就这样一路顺风顺水地推进到了44层,途中由于互相有了配合的意识,居然一直没出什么乱子。

  “等一下。”

  白开打碎了刚刚开出来的感知宝藏后,没有马上进入转移石冢,而是叫住了他们,“这一层好像有宝藏,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找找。”

  江烁奇怪:“你怎么知道?”

  白开瞟了他一眼,“玄学。”

  “……”

  “别走太远。”秦一恒嘱咐。白开应了一声,跑远了。秦一恒回头看了看众人脸色,道:“你们先休息一下吧。”

  马善初摇头:“我不累。”

  “我……”江烁本也想复读一次,但看到秦一恒的眼神,败下阵来:“好吧,我坐坐。”

  “50层的魔物比起之前需要消耗更多的体力,我怕你吃不消,虽然有我在,但你失误多了我们还是有可能全死在这里……我教你的还记得吗?”

  “注重躲避,别贪攻击……”江烁拉长了声音。秦一恒满意地点了点头。

  马善初倒是针对之前战斗中的事情提了些问题。秦一恒一一解答,期间看了好几次怀表。马善初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是不是太久了?”

  “嗯……”秦一恒斟酌片刻,“我去看看,你们在这等着。”



  白开其实并没走远,他也知道越往高层越不能落单的重要性,只打算在附近找找,没有就返回的。结果他最近的人品不知是不是真的受到哈罗妮女神的庇佑,就在隔壁房间发现了隐藏宝藏的光辉。而且令他吃惊的是,距离光辉不远的地方居然站着一个人。

  在他的记忆里,好像这是第一次在死者宫殿看见过人类,看装束似乎是同样来此地探险的冒险者。但白开从那人身上嗅到一股不安的气息,感到奇怪的同时有了戒备之心,于是绕开那人去开宝藏,结果走到半道那剑术师突然拔剑向他冲来,白开一惊,都打上门来了哪能不还手?结果才来回两个回合,就因为宝藏败光了人品,很不幸地踩到了诱饵陷阱,三个魔物同时出现在周围,白开当场骂了一声娘。

  瞬时间遭到一人三怪的围攻,白开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在此等劣势下也没见惊慌,但也知道这种局面十分不妙,大大的不妙。这种时候,白魔法师、占星术士、学者、甚至是幻术师……随便来一个那都是救命稻草啊!抱着这种想法,白开开始往来路撤去,只专注于跑路和抵挡一些致命的攻击。令他神烦的是,那剑术师不但对他紧追不舍,而且打人还疼得要命。有种那些魔物不是他踩出来的而是这家伙召唤出来的错觉……

  “先天禀赋。吉星相位。”

  正在白开苦苦支撑时,一个有如天籁的声音钻入耳朵,白开瞬间就被恢复到了几乎满状态。他不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精神一振:“来得好!”立刻从深恶痛绝的减伤状态中退出来,改开了暗黑:攻击力提高15%,魔力持续消耗。

  秦一恒来了之后先是稳住白开的体力,接着观察战局。当看到围殴白开的怪堆中扎着的一个人时,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只是继续辅助白开。等看到敌人只剩下一个时,秦一恒也进入了战姿状态,加速输出。

  “想要名震艾欧泽亚,所以我们才……”

  最后倒下的是那个剑术师。白开几次尝试与其交涉都毫无反应,已经认定这是某个魔物的幻术了,却在最后吐露了类似遗言一样的讯息。

  剑术师的尸体化成灰逐渐消散,秦一恒走到愕然的白开身边,问:“你还记得这个地方的名字吗?”

  白开不语,但瞬间明了。

  “我在这里遇见过很多人,他们都有各自的执念……但起死回生,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你是说……有人在利用他们?”白开听出了弦外之音。

  “嗯,准确地说,有人在利用他们的执念,把他们从阴间拉回来,变成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那他可真是救世主啊。”白开冷笑。“既然他们都在死者宫殿出现,是不是可以认定幕后黑手就躲在宫殿深处?”

  “很有可能。”秦一恒说,“但我最高只进入过96层,很遗憾,期间并没有见到他。”

  白开奇怪,“96?之前那个诗人不是说你最高记录是78层吗?”

  “哦,那个是我一个人进来的记录。”

  ……暴击。

  78除以30等于多少?小数点后面的数点得白开想吐。这人为什么总能一脸风轻云淡地说出这样气人的话来呢?但一路过来白开也的的确确看见了这人的实力,不论是指挥上还是技术上,就算他说自己打到100层白开都觉得可以接受。

  “回去吧,他们在石冢那里等着呢。万一有巡逻怪路过那间房那他们也不妙了。”

  白开在返回路上思考一个问题,“我说,既然有这么个人物存在的话,那我们之前感受到的视线……”

  秦一恒接过话头:“可能就是他……你是想这么说吗?”

  “不,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比起那个躲在里面玩小孩子把戏的废物,这个更像是……”白开斟酌着用词,“……一股思念?”

  “炽热、疯狂、欢喜、绝望、悲伤、甜蜜……”秦一恒轻声念叨,不知怎的,他总觉得这股视线有些熟悉……

  “一个亡灵。”白开下了定论。

  “而且执念异常强烈。”秦一恒补充,“要小心了,50层魔物的气息不对,很可能与我之前遇见过的不是同一个,这个情况也得跟他们说一下。我看还是今天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白秦二人回来时,江马二人正按捺不住想出来找他们。秦一恒把发现的情况告诉原地等待的二人,马善初顿觉事情棘手,四个人与陌生的魔物打交道,其中还有个纯新手……

  马善初的担忧同时也是秦一恒的,他果断做出了中断探险的决定。虽然委托的15个宝藏只收集了14个有点遗憾,但白开显然也分得清事情轻重,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的命最重要。结果几人尝试离开死者宫殿时,却惊愕地发现出口被封锁了。

  “是魔法结界……”

  几人陷入短暂的沉默,这分明是被人困起来了。江烁满怀期待地看着秦一恒,在他眼里秦一恒神通广大,说不定有办法把这障壁给破开。

  秦一恒注意到江烁的眼神,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江烁一愣,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死在这,顿时绝望地坐倒在地。

  “其实……我们可以试试,”马善初看到江烁的模样,担心众人士气受到影响,遂开口道:“老师之前不是也试过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击杀整数层的魔物,并成功了吗?”

  “可是10层、20层这些魔物,和50层、100层的难度是不一样的。”秦一恒说,“而我感觉……这次新出现的比之前的要更强了。”

  “呃……”马善初语塞。

  “说这些有什么用?反正在这里是不可能有人来救的,与其干耗时间等着饥饿耗光我们的体力,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它然后活着出去!”白开一看到江烁颓废的样子就来气,忍不住斥道。

  “说得对。”秦一恒蹲下身,“江烁,起来,我给你特训一下。”

  “我也来帮忙吧,帮这小子训练一下应变能力。”江烁闻言一哆嗦,转头一看,白开仿佛凶神恶煞一般提着大剑过来了……



  “得把碍事的人清理干净才行呢……

  死者宫殿50层,一名女子身着华丽的灰色礼裙飘浮在圆台中央。礼裙下摆是白色的褶皱,两边各缀有一个淡紫色蝴蝶结。她的法师帽上装饰了一圈紫玫瑰,右眼戴有魔鬼的单边眼罩,双手手腕各系着一根玫瑰红手绳。女子手持一把一人高的镰刀,左肩停留着一只样貌酷似人类的生物。

  她因着对所爱之人的思念被“那个人”重新召回到现世,强大的执念化为了她的力量,吞噬了上一个在50层把关的魔物。她与其爱人的化身牢牢把控着这道关卡,收割每一个来到此处的冒险者的生命,只因他们打搅了自己的冥婚蜜月……

  女子空灵的笑声在空间里回荡。她看着圆台边缘突然闪现的四个人影,露出诡异的笑容:“你说是不是呀……阿维尔……”

  “准备上!”白开大喝一声,第一个冲上前去。

  “哈哈哈哈哈哈……”女子迎向白开,攻击却掠过他落向紧随其后的江烁。江烁大惊,连忙避开,白开一个伤残砸了过去,强行把女子的目标引回到自己身上。与此同时秦一恒砸碎了一个魔陶器,效果为一定时间内自身变为梦魔形态给敌人附加易伤状态。

  “注意躲避!”马善初喊。他一进来就注意到了地板上密密麻麻的字母,中央还印有几个大的,细看似乎是人名,但也没工夫去细细琢磨。总归不可能是摆着做装饰的……马善初正想着自己是否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布置,秦一恒急了,无奈处于变身状态无法沟通。此时女子已然开始了第一个吟唱,除其脚下的一块空地外全方位覆盖的大面积技能,秦一恒见状,只叠了三层易伤就被迫提前退出梦魔形态,大喊:“躲她身边去!”边跑向女子身边,边对惊讶的马善初道了句:“是惨剧灵殿!”

  实际上,秦一恒才是进入后最为震惊的一个,原因是这名女子,以及整个环境,都和他印象中的某个委托极其相似。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女子就向他们攻了过来。如今见代指挥的马善初脸现犹豫神色,他也不得不出声提醒了。

  马善初听后顿时反应过来,那个委托是秦一恒单独参加的,他并没有亲身参与,只是听秦一恒转述过部分,所以一时间没有联想起来。那次的委托人是一个拉拉菲尔冒险者,曾经的队长不慎战死,小队就此解散。在路上偶遇秦一恒后提到收到了以前队里的女幻术师的邀请函,内容是和已故队长阿维尔在墓园举行的婚礼。追查下来发现幻术师艾达为了复活未婚夫,到处收集人的灵魂,甚至觊觎冒险者强健的身体。成功阻止艾达后对方摔落了悬崖。但委托人离开时却似乎看见了什么一样尖叫着逃跑了,秦一恒虽没有看见他所看见的,却也感到了些许不安的气息……如今看来那不祥的预感终究是成真了。

  “范围伤害一定要躲!”秦一恒喊这句话时,艾达吟唱已经完毕。江烁的新手弊端又一次体现了出来,反应慢了点又没疾跑开,是四人中唯一一个中了招的。立刻有几滴血滴在了在地板上,另三人马上注意到地上的大字母亮起来了一个。

  “一定躲好范围伤害!”秦一恒再次强调,“地上的字母要是全亮了就死定了!”

  这句话刚喊完,艾达的下一个吟唱又开始了,这回是以她自身为中心的一个大圆。吃了教训的江烁拔腿就跑,这回总算是没人受伤。毕竟躲避这种事没办法教,只能靠自己的应变能力,至于白开不久前给江烁的特训到底有没有用……反正江烁失误时总会恶寒地想到白开漆黑的大剑……

  几个来回下来虽暂时没再有人受伤,几人还是不敢有松懈的意思,谁知道她还有什么隐藏的招式没有放出来?正想着,白开忽然发现艾达的左眼开始隐隐发出红光。是什么样的攻击?白开紧盯她的动作。

  “背对。”

  一个声音冷不丁在白开背后响起,接着白开就被人推了一把,擦过艾达身边直接扑向她身后的江烁。

  “搞什——”白开骂到一半戛然而止。因为艾达的尖啸适时地响了起来,自己却没有产生不适的反应。他还注意到江烁这个近战没有面对面地攻击艾达,而是跟他一样背对敌人,等到尖啸完了才转过身继续攻击。远处的马善初和身后的秦一恒都是同样的举动。不过秦一恒由于帮白开躲了一下自己没完全转过去,只是侧着身子也险险避开了。

  白开是当局者迷,艾达的攻击发动前只有眼睛的变化,其他攻击都停下了。旁人觉出不对劲,秦一恒大胆地做出了背对的判断,结果白开因为太过投入没听见,秦一恒不得不上前帮他一把。

  “谢谢。”白开退回到艾达身边时低声对秦一恒道。

  “嗯。”秦一恒应了声,翻出刚抽到的卡,看了一眼直接烧了……

  战斗已过半,众人都摸出了艾达的套路,躲起来更加得心应手。秦一恒的推断果然不错,除了癫狂视线要避开眼神接触外,地板机制和惨剧灵殿一样,虽然激活方式不同,但地上字母亮起的数量直接影响了他们受到的大招伤害。除了最开始江烁的一次失误令众人损失了些体力,后面地板字母暗下去后大招的伤害顶多只能算擦伤了。江烁现在精神也是高度集中,生怕再有什么闪失。这家伙后面居然一直没出错也让白开暗暗咋舌,秦一恒见此就是欣慰了。

  艾达倒下时发出了阵阵不甘的呻吟,左手努力伸向高处,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她的尸体消散后化成一颗明珠。明珠白光一闪,幻化为了艾达生前的容貌。

  见似乎没有危险了,众人都收起了武器。白开注意到秦一恒看向艾达的眼神带着复杂的情绪,那似乎是……惋惜?

  “啊,好久不见了……”艾达睁开眼看见秦一恒时露出讶异的神色,“我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冒险者。这也是为了死去的……阿维尔……”

  她捂住脑袋:“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我掉下去之后……一个魔法师……”

  说到这里,艾达身上的光辉越来越耀眼,渐渐覆盖了她的全身。待那光芒消失时,艾达的幻影也消失在了原地。马善初动动唇正想对秦一恒说些什么,却发现他眼神一动,径直上前,在艾达消失的地方捡起了一枚戒指。秦一恒闭上眼抚摸着冰冷的婚戒,再抬头时眼神凌冽地看向了高层不知躲藏在何处的“那个人”……



  从死者宫殿出来后,江烁就是一副马上要倒的样子,秦一恒先把江烁送回住宅区,白开也一路随行。马善初路过冒险者行会时打了声招呼,也离开了。秦一恒看向白开:“你还不走吗?”

  白开一路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一样一直没说话,等到江马二人离开后才说:“本来我想问问你关于视线的问题,但现在不重要了,你肯定是有类似的经验对吧?”

  “嗯。”

  “多亏了那个妹子的话,让我们终于确定了幕后黑手的身份,呵呵,‘魔法师’……”白开啐了一声,“我的意思是,你若是要去找他算账,带我一个。”

  秦一恒挑眉:“你不是不喜欢和人组队吗?”

  “是啊,我没那个耐心和菜鸟组队。”

  “江烁就是。”

  “可你不是。”白开盯着他眼睛,“我想真到了那时候你不会带上你那个学生吧?虽然他实力可以,但你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秦一恒点头道:“对。其实,你也完全没必要牵扯进来。”

  “嘿,爷乐意。”白开说,“知道什么是暗骑吗?”

  “多管闲事,黑暗行道。”秦一恒张口就来。

  “……后一条对的,前一条你是想见扎尔神吗?”白开面露不爽。秦一恒笑了笑,插口袋时摸到了里面的戒指。白开也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问:“她的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

  “嗯……那个委托人我见过,是她以前的队友。我会去找他一起商量的。”

  “那好。”

  白开也没问太多,留下自己的通讯贝之后就离开了。秦一恒转身进入格里达尼亚的栖木旅馆,接待员安托瓦诺招呼秦一恒:“秦先生,刚才那个人是暗骑吧?您可真是神通广大,什么人都能打交道。他是您什么人啊?”

  秦一恒在入住手续上签上自己的姓名,听到这句话,想起那个人一路上直爽的行事作风,战斗中出人意料的默契配合,以及今后可能会有的各种合作……

  “是我搭档。”他这样回答。



Fin.




· 努力回忆着原著性格并试图在不同的世界观及身份下进行改变然而还是ooc如脱肛野狗……

· 最开始想设定秦是白一直不服气单方面视作的对手,觉得太套路了PASS。中间是几人傻白甜和谐友好,显得白太幼稚了,继续PASS。最后才改成一开始因为怀疑反目,但后来因为共同敌人出现加上秦调和渐渐和解

· 死者宫殿会随机刷新一些人形怪,倒下时会说遗言,这是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个地方,每次看到那些遗言都很感慨,仿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睁开眼睛……达米利奥……”的精灵富豪,有“好不容易恢复了记忆……”的老练幻术师,有“贝阿……贝阿……我一直都喜……”的枪术师冒险者,有“如果我有真正的勇气的话……”的黑影之民枪术师(据说是枪术师大师兄,没做过枪术任务不清楚)。文中的这个是我前期遇到过几次而且印象深刻的,就写进去了,用于增进感情(?)本来打算设定只有白秦马这种懂玄学的才能看到,江烁看不到,但想想西幻世界观还是别搞那么多了,而且看不见的话之后的艾达怎么打……

· 秦一恒精灵族森林之民,占星美美美,炼金美美美

· 白开敖龙族暮晖之民,黑色龙鳞,勇猛好斗,居无定所。同时暗黑骑士的官设是【他们为了信念而背负罪行,并在自己的内心孕育出强大的黑暗……他们决不会举起盾牌,因为骑士的盾牌上绘有象征权力的纹章。他们只会挥起双手大剑,在黑暗之路上孤身前行。】

· 江烁为什么是枪术师(龙骑)?因为有个说法是龙骑是ff14主角并且龙骑在之前的版本被戏称为“躺尸龙”【。

· 马善初在吟游诗人和机工士之间纠结了好久

· 我好像特别中意白马比白秦先相识or关系更深的设定

· 鄙人正在拿单刷死宫成就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 好气啊其实我想写这样的!!



========


死者宫殿79层。


白:我们就这么顺利地到了79层啊?

秦:有什么问题吗?

白:之前马善初不是说你的最高纪录是78层?

马(连忙):哦,那个是老师的单人纪录。

白:……


……


死者宫殿110层。


白:秦大师好秦大师妙秦大师最牛逼——哎那个谁你敢不听秦教授指挥是不是活腻歪了?

江:……你有病?

马:???(白先生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热度(10)

© 一菩提 | Powered by LOFTER